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南昌机场:烈日下的“哨兵”

 2017-08-24 14:39:44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刘雨欣  [投稿排行榜]

分享

      烈日下,在机坪上的作业人员,像蜜蜂一样围着停机位上的飞机辛勤的忙碌着:有的人围绕着飞机的各个面仔细的进行着检查,有的人谨慎地向飞机供给燃油,有的人开来行李拖车忙着向飞机货舱、行李舱装卸行李货物,有的人忙于装载配餐……飞机底下有一名特别的人,他戴着墨镜,穿着反光背心、黑色制服、黑色的皮鞋,眼神像鹰一般的锐利,环顾四周,满眼警觉,像机坪上的哨兵一样,守卫在飞机30米范围内,时刻警惕着任何靠近飞机的人和物,他是飞机监护员!8月8日下午14时左右,小编背着相机,穿上反光背心,在监护室班组长的陪同下前往火辣辣的机坪上,与我们的飞机监护人员一同亲吻夏日机坪的火热。

      机坪绽放的“玫瑰”

      刚进入机坪,在217停机位上,一名飞机监护员正在负责一架因流控而长时间停留机坪的飞机监护任务,飞机周围没有其他的作业人员。这名监护员是一名个头不高的年轻女孩。2017年6月份,刚刚大学毕业的邬翀进入南昌机场安检护卫部监护室,虽然她早已听说了,飞机监护任务会是咱们安检最辛苦的岗位!但她还是坚持下来了。为了尽防晒,邬翀穿着长袖制服,用她的话来说:“在热和被晒黑两者中选,我宁愿忍受热!”话虽如此,邬翀的脸、颈部早已被晒黑。机坪作业热量高,水分流失快,邬翀从兜里取出一瓶矿泉水,咕噜噜地就把水喝完了,然后又把水瓶揣回兜里,完全是一副女汉子的形象!看着邬翀那被晒的红彤彤的脸,真让人心疼。小编不禁问道:“女孩不是一般都值守廊桥监护岗吗?廊桥虽然也很热,但最起码不用像这般被太阳炙烤吧!”班组长龚良涛很无奈的回答说:“现在的航班量迅猛增加,为了合理科学勤务安排,监护室的女孩都会轮流值守机坪监护岗。”因天气、流量控制等原因造成的航班延误,是监护员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飞机一旦延误,那就意味着监护时间的延长。

      就是这股较真的劲!

      212-213机位值守的两名监护员是两名样貌、身高、年龄差异较大的监护员。机位的监护员叫肖思寰,是监护室的一名“90后”的腼腆小鲜肉,据监护班组长介绍,他是科室的月度岗位标兵,他勤学肯干,是同事们的表率。另外一名的监护员熊林许是一名“70后”的监护大叔,他的皮肤黝黑,个子不高,不善表达,但工作起来却非常的认真。他走上机坪监护岗位,向着沿规定线路慢慢滑行至停机位的飞机敬礼!然后转过身,走到工作人员进入机坪作业的规定线路口,一个一个认真地检查着人员证件,有的工作人员出示证件不到一秒就往前走,但我们的监护员会马上劝阻:“请配合检查!”;有靠近飞机的车辆,监护员也会小跑着跟上车辆,待车辆停稳后立即上前查验车辆的通行证及驾驶员证件,有的驾驶员隔着车窗出示证件,但我们的监护员非常“固执”地要求驾驶员将车窗摇下,把证件递出来,监护员拿着证件一项一项的核对。有时,其他的机坪作业人员会调侃道:“我们天天在机坪上抬头不见低头见,早就熟悉了,还需要查这么认真吗?”,我们的监护员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必须认真!”。正是监护员的这股较真的劲,确保了每一架航班的正常起降。

      屏幕里的“监护时长”

      小编走进了监护的调度室,调度室被几个办公物品柜隔成两个区域,在休息区里两个监护女孩趴在桌上休息,桌上放着各样的水杯,还有几个没有开动的盒饭,休息区的最里面摆了两张高低铁板床,几个监护男孩挤在下铺睡得很熟,丝毫没有发现“外来人”。在调度室的工作区,两个方格储物框整齐地摆放着手机、对讲器,而手机的主人此时都在监护岗位上。工作区的中心是航班调度工作台,调度王一军正聚精会神地盯着显示屏中的航班计划。期间,他拿起对讲机通信:“3U8577落地,停机位204”,紧随着对讲机里回复道:“204收到”。调度人员必须随时随刻关注航班落地情况,然后将信息传达至岗位上的监护人员。若接到监护任务结束的语音讯息,他会立刻拿起笔,在旁边的白板上,记录相应监护员的监护时长。一名班组长告诉小编,监护室专门组建了一个调度群,每天定时在群里发布“监护时长统计表”。他拿起手机,随便调取了一张前些天的统计表给小编看,并说道:“在当前的航班量情况下,一名监护员平均每日要监护10余架次航班,统计表里90%以上的监护员日监护时长在800分钟左右,这些都是有记录的!”。统计表里监护时长少的,并不意味着工作轻松,而是因为他们同时承担着夜间航空器值守任务。

      黑夜里“猫头鹰”

      统计表里监护时长不到百位数的监护员,大多都是夜间通宵值守的监护员。其中的龚良涛是一名资深的监护员,在监护工作快5年。统计表格中的“70分钟”其实是他额外的工作量。原来,他常常主动承担航空器夜间值守任务,在夜里11点至次日的6点,骑着自行车,根据规定的巡视路线,穿梭在机坪上,像黑夜里的猫头鹰一般,瞪着两个大眼睛,环顾机坪四周,守卫着夜间停车航空器的安全。很多时候,即使夜间看护任务结束,他都会主动留下来,与白天作业的监护员一起分担早班的监护任务。8月8日,龚良涛的状态挺不错,没想到在夜里值守期间他却发起了高烧。他的头疼得厉害,一声不吭,直到8月9日的早晨7点才在朋友圈冒了一句:“果然烧了一个晚上,从额头冰凉到现在烫得不行!”。原本以为他会请假,却没想到,他灌了两瓶正气水,休息了会儿又出现在岗位上,直到他轮休的一天,他还主动前往安检现场去跟班学习。期间,监护室值班经理发现龚良涛身体状况不佳的情况,多次关心叮嘱好好休息。当被问及:“为何不请假时”,龚良涛只回答道:“人本来就不多,也没多大的事,扛一下就行!”

      烈日下的“哨兵”——安检的“铁军”,他们顶得住日晒,扛得住风雪,在机坪上留下了日夜坚守的身影。他们为南昌机场冲千万的高速发展默默耕耘,为守护蓝天的安宁,展现自己独特的岗位风采,也许他们没有那么多波澜起伏的故事,但他们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集团公司高速发展献力,为守卫空防安全护航。

    2荐闻榜

    (供稿:江西省机场集团公司党群部

    延伸阅读: 机务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