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关注“赌、毒及心理性疾病”的破坏性影响

 2017-08-07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刘凡  [投稿排行榜]
2017-08-07 21:32:46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杭州及常熟的两起火灾,结局令人惨痛、教训异常深刻。两场事发皆因赌博所导致的人为纵火,社会各界在齐声谴责人性劣根的同时,也不断反思自身在安全治理中的盲点与缺失。

  如同赌博一样,吸毒近年来亦渐成影响社会治理与公共安全的难题,中国国家禁毒办于3月27日发布的《2016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现有吸毒人员250.5万名(不含戒断三年未发现复吸人数、死亡人数和离境人数),同比增长6.8%。[1]尽管滥用海洛因人员增长势头同往年相比趋缓,但基数庞大,复吸率高,治理难度大,社会危害严重。滥用合成毒品人员低龄化、区域扩大化、种类多样化趋势更加明显,由此酿成自杀自残、暴力杀人、驾车肇事、劫持人质等极端案件屡有发生。[2]

  航空安全事关国家安全、经济发展及广大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尽管毒品使用在飞行人员中不太常见,但作为社会组成一分子的航空业近年来似乎亦不幸受到赌博、毒品及心理性疾病等不良现象的侵袭。

  社会治理与公共安全,需每一环节的紧密咬合方有太平。而身边愈来愈多血淋淋的案例也在时时提醒我们务必关注“赌、毒及心理性疾病”等不良因素在我们日常生活中起到的破坏性影响。

  一、恶性事件的潜在诱因

  2017年的七月,两地一日之内先后发生重大恶性治安事件。先是江苏省常熟市虞山镇在十六日凌晨四时许惊爆纵火案,导致二十二人在睡梦中被烧死;继而当晚九时许,广东省深圳市又现恐怖命案,一男子闯入沃尔玛超市中随机砍人、纵火,合共造成十一死伤。事发后警方紧急出动,已逮捕该名来自重庆的蒋姓男子。

  两宗案件均属突发,嫌犯的暴力行为极其残忍。从陆续曝光的案情来看,前者疑因滥赌负债累累,在借钱未获满足的情况下火烧亲戚租用的员工宿舍,让二十多人在其报复社会的扭曲心理下惨遭烈焰焚身而无辜命丧黄泉;而后者,据其亲属介绍,此人一直患有精神病,此次不知是否在发病状态下犯下杀人的恶业。

  历史与现实中有多少惨痛的事例,皆因赌毒而起。常熟纵火案中行凶男子据称嗜赌成性。而六月发生在杭州导致一户连母子共四人不幸丧命的纵火案,也是由一名嗜赌成性、到处借钱的保姆莫焕晶所造成。

  众所周知,人一旦沾染上赌博恶习,犹如坠入万丈深渊,原有的价值观、人生观、责任感会因此扭曲得面目全非。常熟与杭州两起纵火案告诉世人:嗜赌成性,输得连最后一丝做人的理智都丧失的滥赌之徒,会酿下多么惊人的恶果。

  深圳的超市砍人案,则给人们提供了另一个洞悉社会治理漏洞的视角。2013年5月我国出台的《精神卫生法》,其中规定社会只有在精神病患者存在伤害自身或他人行为或危险的情况时,才可对其实施强制治疗。按亲属的说法,蒋姓嫌犯早就被发现患有精神病,然而其父却声称儿子三四年前出门打工后就一直没回过家。也就是说,蒋家家人并未对其采取积极的治疗措施,而依据《精神卫生法》相关条款要求,地方政府在此人没有安全威胁的情况下无法强制其接受治疗,同时,如此人在异地疯狂杀人,但经鉴定他在犯案期间处于精神病发状态,仍可不负刑事责任。

  两案酿成如此惨重的群死群伤,一方面对社会安定、民众心理造成强烈冲击,另一方面,也凸显社会在安全治理、法规完善、隐患排查及如何疏导心理障碍性人群的不足及困扰。

  二、“心理性疾病与毒品吸食”渐成航空安全的潜在威胁

  民航飞行安全是行业治理活动中的重中之重,飞行人员的心理健康状况、日常用药情况以及是否服用毒品和违禁或管制药品直接关系着飞行安全。吸食毒品会严重危害吸毒人员身心健康,因为吸毒所致最突出的是产生幻觉和思维障碍,毒品因具有兴奋、致幻等作用在吸食后会对吸毒人员的驾驶能力产生影响,使其出现感知错位、注意力无法集中、幻视幻听等症状。因此,若吸毒者驾驶飞机,极易因驾驶行为失控而肇事肇祸。

  不可幸免的是,航空业现今已有多起涉及飞行人员“心理性健康及毒品吸食”的负面报道。

  比如在心理健康方面:针对2015年3月发生的“德国之翼”4U9525号航班调查结果显示,该航班副驾驶卢比茨患有“心理疾病”,存在刻意隐瞒病情并“蓄意坠机”的犯罪可能。除此次空难外,历史上还有以下涉及飞行人员蓄意坠机案例:①1982年2月9日,日航JA350航班在从福冈飞往东京的途中坠毁。调查发现,机长片桐清二患有精神病史,由于其承受身心症折磨,故而把客机的二发及三发反推打开而导致飞机坠海,自己事后却第一个逃生。②1994年8月21日,摩洛哥皇家航空公司630航班在摩洛哥南部阿加迪尔市附近坠毁,40名乘客和4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调查委员会认定,坠机系机长尤尼斯·哈亚提故意为之而驾机自杀。③1997年12月19日,新加坡胜安航空公司185航班从印尼返回新加坡途中坠毁,97名乘客和7名机组人员无人生还。美国调查组认定很可能是机长朱卫民因工作受挫、股票亏损,从而将“黑匣子”人为关闭后蓄意坠机。④1999年10月31日,埃及航空公司990航班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楠塔基特岛附近的大西洋海域坠毁,机上217人全部遇难。美国调查人员认定客机副驾驶巴托迪趁独自在驾驶舱时断开自动驾驶仪,手动驾机冲向海面。⑤2013年11月29日,莫桑比克航空公司470航班从首都起飞后坠毁,27名乘客和6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黑匣子记录显示,机长费尔南德斯在客机失事前将自己反锁在驾驶舱内,拒绝副驾驶返回,3次手动操控,将客机飞行高度由1.15万米降至180米后最终坠机。

  就涉毒而言,在2014年4月,上海市公安机关曾查获一名因吸毒过量昏迷送医抢救的男子。经查,该男子系某货运航空有限公司飞行员,经鉴定,尿检呈氯胺酮阳性,警方故而认定其吸毒成瘾并对其处以行政拘留10日、依法责令社区戒毒三年的处罚。该货运航空有限公司随后开除该飞行员党籍,解除其劳动合同和飞行技术岗位聘用。2015年2月,国家禁毒办向民航局通报此案。民航局为此专门下发《关于吸取飞行员吸毒教训举全行业之力杜绝从业人员涉毒的通知》。此案亦成为近年来民航业飞行人员涉毒的首次报道。[3]

  在印尼,飞行员吸毒事件似乎早不新鲜。据媒体报道,2012年2月4日,印尼最大的私人航空公司狮子航空的一名飞行员赛义夫·萨拉姆因涉嫌藏匿病毒在飞行前被捕,其尿检显示因吸食毒品呈阳性。2014年12月底,印尼亚航执飞QZ7501航班飞行员在结束雅加达至巴厘岛航线后接受毒品测试呈阳性。2016年12月28日,印尼廉价航空连城航空一名飞行员在醉酒状态下登机执飞航班,引发机上乘客抗议。事发后,相关机构除要求连城航空调查涉事飞行员是否吸毒。2017年1月11日,印尼另一家航空公司苏西航空(Susi Air)的两名飞行员确认药物测试为阳性。

  2017年1月12日,印尼国家缉毒局局长布迪·瓦塞索(Budi Waseso)在印尼巴厘岛出席一个官方活动时称:“几乎所有发生在印尼的航空事故,不管是冲出跑道还是什么,飞行员都被测出毒品阳性”。 他还透露,2013年4月13日印尼狮航在巴厘岛冲入海里的背后原因是着陆时飞行员出现幻觉,以为海水是跑道的一部分。这与此前官方对外公布的将事故归咎天气以及飞行员之间的沟通不畅和训练不足等原因有所不同。对布迪·瓦塞索的上述言论, 印尼狮航、印尼航空安全局和运输局均拒绝评论。

  按照FAA航空法规要求,飞行人员不得在飞行前8小时消耗酒精,或者血液酒精含量高于0.04%。然而在 2015年美国对航空业空勤人员(包含飞行员、机械师、飞机调度员、地面安全协调员、航空检查员和交通管制员等)所进行的超过56,000次酒精筛查测试中,有119名体内酒精含量高于0.2%。 此外,2010年至2015年FAA官方记录表明,共有64名飞机驾驶员因违反酒精和毒品条款而被记录在案,而2015年所进行的对美国国内1546航空业空勤人员健康抽检中,其中38名飞行员对5种非法药物中的1种或5种以上的检测呈阳性反应。

  中国民航局医学中心毒理药理实验室主要承担我国航空人员的药品和毒品检测,该实验室已于2011年通过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CMA)和CNAS的考核,其检测结果具有法律效应。值得关注是,近年来,中国民用航空局持续加大对行业空勤人员的毒品和药品体检检测,数名航空人员由于服用违禁药品或毒品而被停飞。

  三、小结

  常熟与深圳两起案件向人们发出明确警示:我国的社会治理在如何治赌方面存在漏洞,各界对待赌博之祸万不可掉以轻心!正所谓“心瘾难除”,而对赌徒,是否能建立相宜的机制、管道让他们能在政府及社会的共同干预帮助下洗心革面、消除心魔,重新回归正常的人生轨道等正有待公民社会与各级政府加以积极应对与妥善解决。

  而对于精神病患者心理的关怀与疏导,一方面彰显显法律与实际的部分脱节,另一方面也凸显社会面临如何疏导类似人群心理障碍的突出困扰。事实上,许多精神病患的家庭因处在贫困线上下,往往无力负担而只好“放纵”病人,任其在社会上自生自灭。如此一来,家庭的危机被导入社会层面,对更广大的人群构成致命的威胁。有鉴于此,政府与社会既要考虑对《精神卫生法》及相关法律环节的健全与完善,亦要关注如何引进相关的心理干预机制,改善精神病患者人群的生存质量,以使他们能得到人道的积极关怀与治疗,避免成为在社会上游荡的一颗颗不定时炸弹。

  航空运输业作为我国的重要战略性产业,与国家安全、经济发展和广大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息息相关。尽管毒品使用在飞行人员群体中不太常见,但出于对飞行安全的严格要求,我国对自身航空业毒品使用情况始终保持着密切的监测,民航从业人员沾染毒品可能意味着职业生命的结束。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第七十七条规定“民用航空机组人员受到酒类饮料、麻醉剂或其他药物的影响,损及工作能力的,不得执行飞行任务。”第二百零八条规定,民用航空器的机长或者机组其他人员有第七十七条所列行为的,可以给予吊销执照的处罚。在CCAR-121-R4《大型飞机公共航空运输承运人运行合格审定规则》第121.577条则规定“担任安全敏感工作的人员,包括机组成员、飞行签派员等,不得使用或者携带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合格证持有人不得安排明知其使用或者携带了上述禁用毒品和药品的人员担任安全敏感工作,该人员也不得为合格证持有人担负此种工作。

  航空人员对上述法规条款的满足是通过年度及飞行或运行前对酒精及药品的例行检测加以实现的,这样一方面可以使公司或局方了解到航空人员有无某种危及飞行安全的精神性或心理性疾病,另一方面也可以检测出航空人员所使用的可能影响飞行安全的药物性质。因为检测的药品包括可能影响空勤人员履行安全职责的降血压药、降血糖药、抗精神疾病类药和镇静催眠药等,故而按照相关航空法律法规,若发现检测中航空人员降血压药和降血糖药若和自我申报不一致、航空人员抗精神疾病类药或镇静催眠药检测阳性的等情况将被暂停体检合格证的有效性,调查结果同时将记录于合格证管理系统中并根据医学标准再确认是否进行后续体检鉴定。航空人员被检测为吸食毒品或国家管制麻醉药品以及精神药品呈阳性的,将被予以永久停飞处理,相关信息将被纳入体检合格证系统的不良信息管理。

  无论吸毒者还是赌徒,要想戒除恶习都相当困难。而社会各界对“赌、毒”两者的管制及特定群体“心理帮扶”制度建设,也需要朝更加规范、专业、普及的方向发展。

  1. 参考消息《2016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发布 吸毒人员仍在缓慢增长

  2. 新华网:《国家禁毒委:中国吸毒估计实际人数超过1400万名

  3. 羊城晚报:《上海货运飞行员吸毒昏迷被拘留

  4. 《一大国国家缉毒局长称:本国出航空事故的飞行员都吸毒

  5.Malia, Zimmerman. 《Danger in the cockpit: FAA records show pilots fly drunk, engage in criminal activity》[N]. Fox News, 2016-04-27(2).

2荐闻榜

更多文章和观点请访问刘凡专题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