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春秋航空新掌门之忧:中外廉航将短兵相接

 2017-08-06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沈怡然  [投稿排行榜]
2017-08-06 11:08:14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春秋航空新掌门之忧:中外廉航将短兵相接

  图:春秋航空新掌门王煜。

  这位47岁的中年人讲话温和,四个月前他在春秋航空最关键时刻,接任父亲王正华掌舵人的位置。2017年7月28日这天,他照常在凌晨醒来浏览前一天航班运行数据,这个习惯自他升任总裁起已经维持了一年半。

  十二年前,春秋航空由王正华一手创建,作为中国首批进入民航业的民营公司之一,春秋被看作中国最优秀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能提供比三大航低近4成的票价,并在2015年上市。春秋也是民航业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公司之一,公司的国际及港澳台航线占比超过三成。

  对于王煜的父亲王正华,已有数十家媒体进行了不同层面的报道,讲王正华的胆魄、雄心又轻车简从,却鲜有媒体耐心地描述过他。就像公司上下都知晓他父亲打太极的爱好,却不知道这个新董事长偏好于什么。

  王煜在今年3月接任父亲董事长,他是家中长子,铁路工程专业出身,后留学于美国南伊利诺伊大学货币政策和MBA专业,回国后先后就职于罗兰贝格、毕博、翰威特咨询公司,2008年在春秋航空任副总裁,2016年升任总裁。

  不同于他的父亲,他在同事眼中是个绵密、细致的人,更善于体察政策、商业环境的细微变动。谈话间,他更多地流露出担忧,当他对环境或者某个人的细节有所察觉,便开始担心坏趋势的发生。

  从西方到中国,他敬佩敢为人先者身上大刀阔斧的气魄,却无法认同他们过于张扬而棱角鲜明的性格,他敬佩父亲给春秋航空灌输了艰苦奋斗的精神血脉,甚至他敬佩的每个人身上都有父亲的影子,却并不愿过多讲述父辈的传承。

  春秋航空的总部位于上海。在外滩及隔江相对的陆家嘴一带,有着中国最大证券交易所及最完备的金融交易体系。向西20公里处,这个中国机队规模最大、最早国际化的低成本航空公司,隐藏在虹桥机场附近一家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宾馆,这处作为本部基地的办公楼是由宾馆改造的。旁边是附近唯一一家小卖部,以及停着一辆10年前出产、作为前任董事长王正华座驾的吉利轿车。

  没有保安头发花白的传达室大爷,坐在面积狭窄的大厅,大厅右侧一米多宽的红木楼梯,墙上依次挂着装进棕红色木质相框的照片,它们记录着公司引以为豪的国际化历程,依托上海枢纽,65条航线伸向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地。

  二层的总裁办公区让人有穿越回1980年代的错觉。狭窄、静谧,为省电而常年漆黑的走廊内,每踏一步,脚下裂缝的木地板便传出“吱哑”的响声。两侧的门是老式宾馆客房门,上面依次写着副总裁、总裁、董事长的字样。用胶带反复修补过的铁制门框以及岁月带来的斑斑锈迹,让人很难想象里面坐着掌管百亿资产的上市公司董事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煜是个新节俭主义者。对于春秋赖以生存发展的成本控制体系,上任一年多的他已驾轻就熟。为了降低票价,春秋成为了中国首个独立于中航信数据系统的公司;为了省去每年高昂的销售代理费,春秋最早使用互联网技术进行直销。降低成本是春秋的核心壁垒,通过设置单一机型机队降低飞机、航材采购成本,减少库存并降低维修工程管理难度;去掉头等舱位换来更多可用座位,以摊薄燃油成本和起降费用。近三年来,公司的单位营业成本保持着比三大航低近三成的水平,这让春秋航空得以提供显著低于三大航的票价。

  如果“钱是一半赚来、一半省来的”是王正华的宣言,那么王煜则是一种“够用就好”的效率至上,他日常也无时无刻不强调着资源利用,要求身边人打印纸张要双面使用,中午到食堂吃饭,遇到自己额外想吃的菜便要求打半份。王煜计划着修建新的办公楼,他决定购置一批最先进的设备,但对装潢觉得没必要花钱。

  从总裁到董事长期间,王煜都和同事共用一个办公室,不足二十平米的空间里,一幅格外显眼的世界地图暗示着他坚持国际化的决心,就像他所强调的,春秋是最早飞出国门的民营航空公司,正经历着中短途国际市场的新变化。

  这一年,他开始对国际航空公司进军中国怀有忧虑。国内低成本航空业市占率已经从2012年不足7%,到2016年超10%,这仅是全球水平的1/3。相比拥有200多架飞机的低成本航空亚航,春秋航空的飞机数量仅70多架。有着旺盛出境游需求,却仅有轻量级参与者的中国,正在成为国际低成本航空公司的下一个必争之地。

  王煜习惯于从蛛丝马迹洞察趋势,再用大量的数据和调研结果加以证实。他时刻关注着国内竞争格局的细微变化,例如“一带一路”会议上,表示积极看好中国市场的马航董事长身旁,静静坐着马来西亚总理,还有今年5月传出亚洲航空和中国光大集团的合资消息。

  这些无不让他感到潜在的竞争,他把市场形势比作黄河上的悬河,此时水位已经非常高,只不过是靠国家牌照限制拦在外,一旦进入便意味着中外低成本航空要短兵相接。对于他和春秋航空,现在是丝毫不能放松的关键时刻。

  访谈

  经济观察报:为什么说2016年是春秋坎坷的一年?

  王煜:上半年主要是运力集中引进,因为多种原因导致原本应于2016年上半年计划引进的8架飞机延迟至2016年6月末的最后两周集中交付。一般航空公司的速度是一个月引进1-2架,因此当时在运行、安全承载力上压力很大。飞机刚购进,4月浦东机场又因为航班准点率不达标而被停止受理加班、包机和新增航线的航班申请,公司不得不转到二三线城市开设新航线,这个状态至今仍未显著改善。国际市场的供需关系、目的地国家政策以及双边关系的变化,让公司主要境外目的地日本、韩国、泰国、台湾地区航线均受到影响。

  经济观察报:你认为春秋航空的竞争对手是谁?

  王煜:周边国家的区域性航空公司。他们早就看好中国本土市场,一旦在国内成立航空公司,将与春秋构成直接竞争。

  经济观察报:怎么看待OTA平台建立航空公司?

  王煜:中国航空业越来越成为金融青睐的领域,但是,民航业是一个高度专业化的行业,尤其是航空安全至关重要。一旦忽视安全问题出了事故,会毁坏整个行业信誉,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经济观察报:2017年对国际中短程航线市场有什么发现?

  王煜:今年民航局局长冯正霖强调民航强国的8个特征里,首先就是大众化、国际化,未来中国民航的开放局势是肯定的,中国本土的低成本航空会直面来自周边国家更大体量的同业公司的竞争。而中国低成本航空说到底还是轻量级市场,按照ASK(可用座公里)来算,美国低成本航空占据40%的市场份额,按照人头来算,整个民航市场70-80%都是低成本航空的份额,而中国只有8-10%。中国大众化航空还有很大的潜力,还大有可为。

  经济观察报:目前国际航线的开通情况?

  王煜:我们目前海外航线65条。新的航线每年都在增加,如泰国苏梅岛,日本的箱根、佐贺等,日本很多精致、深度小城都是我们未来看好的目的地。今年上半年泰国恢复的比较好,我们也恢复了南昌到曼谷航线,加密了广州、深圳到曼谷航线。当然,航线的恢复和加密,还是要看地缘政治、市场因素以及航线和时刻的综合影响。

  经济观察报:升任董事长兼总裁后,在内部经营有什么调整?

  王煜:在走入新阶段的公司亟待制度调整,从事业部型的管理方式,变为矩阵式的条块管理模式。

  经济观察报:你认为春秋航空的基因是什么?

  王煜:一个是艰苦奋斗,另一个是创新。经济观察报:如何把父辈传承的艰苦奋斗精神,与当下80、90员工的新生活观念融合?王煜:通过点滴的言传身教,比如老员工在带新员工时候就会把打印双面纸张等行动示范给他。大部分员工对此还是认可的,这是中国的传统美德,就像他们的父辈、祖父辈也这样的教导,我们这辈的人都没有经历物质匮乏的时代,但即使活在不匮乏的阶段,节俭、提高资源利用率类似的观念在新一代人群中也会有所回升。

  经济观察报:为什么接任父亲作职位?

  王煜:本来在咨询公司也有不错的发展空间,但上阵父子兵,2008年进入春秋时父亲已经65岁,这个年纪哪怕省部级干部都该退休了,也不忍心父亲一人支撑。另外,在国外的经历,让我更坚定航空在中国是个朝阳产业,这从中国60%的个人出行比例可以看出。

11荐闻榜

《经济观察报》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