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空客CTO:做一名与众不同的航空人

 2017-06-13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李岩  [投稿排行榜]
2017-06-13 22:44:56

我来说两句(1) 分享

空客CTO:做一名与众不同的航空人

  图:保罗·艾瑞蒙科(Paul Eremenko),空客首席技术官(CTO)。

        提起空中客车这家航空制造业巨头,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应该会是全球的网络、先进的产品、严格的管理、缜密的流程和细致的操作。然而,就是在这样一家真正国际化的企业,却有着一名与众不同的航空人,他带领着自己的团队,誓言为空客补充一些看似与传统观点之间颇为异同的新鲜理念和革命元素。这名年轻有为却具有传奇经历的空客人,名叫保罗·艾瑞蒙科(Paul Eremenko),现任空客首席技术官(CTO)。

  今年夏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与部分媒体圈同仁在北京见到了这位让我们久闻大名的传奇人物。那一天,十余人齐聚一室,大家的目光都被他所吸引,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他不仅充满经历,特别有思想,而且难得敢于踏入航空制造业闯荡一番,毕竟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一个充满严谨、死板,甚至有着些许守旧的行业。当然,还有好几位女记者一直小声嘀咕说:“好帅。”所以,简单点说,空客的这位CTO,有颜值、有头脑、有魄力、有故事。

  实话实说,见保罗之前,虽然本人做了一些功课,看了些书面资料和网上信息,但我一直拿捏不准该如何定义他,不知道该称其为科技人,还是航空人。不过,见了面,听过其个人讲述之后,我反倒觉得他是名不走寻常路的航空人,这种观点不仅源于他和整个行业的渊源与缘分,更是出于那份对于航空不折不扣的痴迷和热爱。

  活动当天,保罗在一开场自我介绍时就说:“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是航空航天迷。”事实也证明,他之后的人生,一直也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和角色持续着这份航空之缘。

  2000年左右,保罗在一家无人机公司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那时候无人机还没有成为现实,也并非一个很热门的领域。当初,他们很简单地认为自己可以是行业颠覆者,可惜最后却被无情的颠覆了。

  后来,保罗加入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先后在战术技术办公室担任副主管和代理主管,该办公室主要负责无人机、机器人、X-Plane和卫星项目等。在任职期间,他参与研发并管理了多项计划,并产生了革命性影响。

  另外,在DARPA任职期间,保罗还参与制订了两个教育类主题项目:旨在专注培养制造业劳动力的MENTOR项目和将国际空间站SPHERES机器人平台向高中生开放的InSPIRE项目。

  此后,保罗加入摩托罗拉公司担任先进技术部门副总裁,重点关注移动设备的先进制造技术。随后,谷歌将摩托罗拉移动业务出售给联想公司,但Ara项目被保留。由此,保罗变身谷歌公司高管,主管开放模块化智能手机平台Ara项目。

  再后来,保罗机缘巧合地成为了空客集团硅谷创新中心(A3)的首席执行官。去年7月,空客集团CEO托马斯·恩德斯(Thomas Enders)邀请保罗加入执行管理团队,并正式任命其为空客首席技术官。

  那么,对于有着如此丰富阅历和跨界经历的保罗,他又希望能够为空客带去哪些与众不同的全新脉动呢?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他所积累的过往经验。保罗告诉民航资源网记者:“有三点,是我在过去工作中学到的,我希望能够在空客的创新和技术生态链中加以推广。”

  首先,保罗在DARPA工作期间学到了完全不同的做法,单位会将个人发展与相关项目进行相互绑定和挂钩,而非进行完整的职业生涯规划,这让参与者都能伴随项目而成长,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和主观能动性。

  其次,就是要向员工施加时限压力。在保罗看来,这种做法其实是非常正面的一种手段,通过严格设定时间来激发和激励员工勇于创新和尝试的精神。很多时候,在相对紧迫的时限压力之下,员工必须要通过革新的做法来行事,不能按部就班或循规蹈矩般操作。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才见证了很多成功,以及随之而来的颠覆性技术的诞生。

  还有一点,是保罗在谷歌期间亲身体验和学到的,就是一种开放的态度,以及给予员工充分授权的企业文化。譬如说,只要是合法且公司没有明文禁止的事情,我们是不是能够允许员工大胆去尝试、去改变、去创新?我们内部能否打造、支持和鼓励这种以开放、合作、信任为基础的工作氛围与企业文化?要知道,很多伟大的创新都是在交流与沟通中诞生的,它们生动、有趣,甚至异想天开,但这不正是孕育新鲜变化的沃土吗?

  当然,要想让一家全球航空工业巨头加以改变并真正引领创新,其难度自然显而易见。不过,保罗对此倒是非常乐观,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也许,正是因为深知现状,以及了解空客既有的先天优势,才能让他这般信心满满吧。

  保罗表示,他的核心任务,就是为空客现存的技术、研究及创新方式带去变革与转型。那么,想要实现这一目标,一方面要有速度,另一方面事关态度。

  保罗告诉记者:“最重要的一点,开展创新的时候就是要讲究速度和效率。我们都知道,技术发展、改变或进步的轨迹通常都是指数级的,其中一个衡量变化速度的指数轨迹是倍增时间,意指衡量某一技术性能加倍或其成本减半所需的时间。”

  纵观航空制造业,如果我们以客公里飞机运营成本来衡量的话,那么可以得出过去其倍增时间约为30年。这相较于电子技术和电源领域的平均倍增时间大约只要5年,数码技术领域只需约18个月,而软件应用领域甚至更短。

  那么,对于空客这样一家自身处于倍增时间约30年的行业,其既有做法很多都围绕传统速度形成,如今却要面对很多倍增时间远远短于航空业的领域,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思考和优化自己的创新速度与变革效率。

  对此,则需要空客进行内外两方面的调整。就内部而言,我们需要降低机构的臃肿程度并使内部流程更为精简,剔除那些繁文缛节的东西。对外,我们需要充分开放,与众多外界发展迅猛的参与者积极合作,因为他们很多时候正是这些技术领域的重要驱动者。

  在这一方面,空客自然有着其行业巨头属性所赋予它的诸多天然优势,而国际化和全球化就是其中之一。这使得空客可以在全球范围对那些专注于特定技术的创新热点地区和领域进行仔细评估,并与其中的创新公司、高等院校、研究机构、政府部门及其他合作伙伴等各类实体充分互动。

  当然,保罗也强调,在创新与转型之路上,依然要坚持和遵循一些基本宗旨。譬如,空客所研发的任何产品都必须是安全可靠的。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要在创新研发方面停滞或倒退,从而畏手畏脚地死守传统“零风险”手段。在他看来,在坚守底线、准则和宗旨的基础上容忍风险的创新文化是可以与安全可靠的产品文化并存与兼容的。

  至于中国,保罗的态度一直是赞赏有加,他认为中国在很多方面都取得了长足进步,特别是很多创新与科技领域甚至已经成为全世界的“领头羊”。自从他担任空客CTO以来,基本上每隔一个月就要来访中国,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中国很多地方正在成为日新月异的创新热点城市,例如深圳、北京等。

  保罗很兴奋地告诉记者:“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中国更适合做业务与创新。”只要看看中国企业在很多领域所取得的成就,我们就知道中国在这方面的突飞猛进。譬如,无人机、互联网、电子商务、共享出行等等,中国企业不仅在不少方面已成为世界第一梯队,而且有更多的中国企业敢于在前所未试的领域成为先行者。

  据保罗介绍,他所带领的团队目前正在筹备在深圳建立空客创新中心。此外,空客也计划在中国选择多个初创公司合作伙伴一起携手从事更多相关创新业务。目前,所有工作都在按部就班进行中。

  经过了半天的时间,倾听了保罗的故事,在场的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他的个人魅力,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潮澎湃。对于这名1979年出生于前苏联时期的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后来成长于美国,如今却主要在法国和德国工作的小伙子,我们都深深感受到了他的与众不同。

  当然,还有一点,我印象最深,就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不经意之间流露出的对航空业的那份痴迷与热爱。我记得,他说过“我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之一,因为没有比加入航空航天业更为激动人心的时刻了。”我记得,他还说过“除了我是一名航空航天迷,平时生活还是比较普通的,飞机和宇宙飞船就是我最大的爱好!”

  说实话,我很期待,还能有机会和他见面,因为很想听听那时的他又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新思维、新观点、新故事。

  保罗·艾瑞蒙科,现任空客首席技术官,就是这么一位不走寻常路的与众不同的航空人。

  图:保罗·艾瑞蒙科(Paul Eremenko),现任空客首席技术官(CTO)。

6荐闻榜

延伸阅读: 空中客车公司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