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市场还未成熟 2017年30%无人机企业或被淘汰

 2017-03-01 来源:企业观察网 作者:高金霞  [投稿排行榜]
2017-03-01 10:35:07

我来说两句(3) 分享

市场还未成熟 2017年30%无人机企业或被淘汰

  图:斯凯智能的Skye无人机。斯凯智能在去年12月正式宣布破产,至于破产原因,主要还是产品积压卖不出去,欠供应链资金难以偿还。图/雷锋网 

  “国际上税收最高的就是中国,制造业综合税务比美国高35%。”2016年11月,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望言论一出,引起社会强烈反响,成为政府、专家学者、企业关注焦点。从“死亡税率压死企业”到“死亡税率只是个案”,连日来,社会各方关于中国高税收的激辩此消彼涨。

  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李炜光表示,2016年带队进行民企税费负担调查显示,2015年中国企业总税率达67.8%,在21个亚太经合组织国家中排名第四,远高于发达和发展中国家。

  那么,在社会各方一致认为,目前中国企业税负成本居高不下的大背景下,作为新型高科技制造业一脉的无人机行业,是否也深受影响?对此,记者走进无人机企业进行深入探访和了解。

  税收约占小规模高科技企业利润近半

  新年伊始,春节气息还未消逝,坐落于少林寺脚下的河南翱翔航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翱翔无人机),为降本增效,正在酝酿一场大规模裁员,裁员规模将占现有员工的1/3。

  从模具设计、飞行测试到研发、生产制造,翱翔无人机现有员工上百人。该公司总经理程航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一个高科技小规模研发制造企业,无论是面对大的经济环境还是自身行业发展,2016年都是极其尴尬的一年,一面是经济寒冬,一面是高税负重压,企业已无力承担。

  那么,作为一般纳税人企业,到底要缴多少税?

  程航以一架含税售价200万元(实际价格差很远)的无人机为例,他说,假如一架无人机的纯物料、人工成本是100万元,生产飞机零配件的下游企业没有增值税专用发票,除100万元的纯物料价外,还要再缴17%的增值税,约为29.06万元;此外,还有以利润为基数的25%企业所得税即25万元,两项相加为54.06万元,仅增值税和所得税已占整架飞机100万元利润额的50%多。

  粗略计算,作为这样的一般纳税人企业,除员工的五险一金外,日常必须缴纳的税费包括: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城建税、教育费附加费、地方教育费附加费、土地使用税、房产税、印花税、个人所得税、残疾人保障金、工会经费11种税费。

  更令人意外的是,作为新兴高科技研发制造产业,翱翔无人机从2014年入驻河南登封至今,没有享受过当地政府的任何税收优惠政策。

  根据现有税收制度,由于翱翔无人机在研发、试验性材料的采购,达不到供应商要求的规模量,大多不提供增值税票,对于翱翔这样的生产制造企业,下游企业提供不了增值税票,本企业销售多少产品,就要根据17%的税率,缴纳多少增值税。税收标准的不统一,造成翱翔无人机很多成本无法抵扣。

  税收对公司发展影响还是比较大的。程航表示,征税本身为了缩小贫富差距,对于规模稳定的行业、企业不算什么,对于初创期的小规模企业就靠一点一点抠出来的钱来搞发展及创新研究,有些企业甚至要靠偷税、漏税来发展。

  2016年12月14日至16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表示,政府将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相关人士表示,2017年民营企业有望获得更多政策红利,但具体如何落实,还有待时间验证。

  实际销量较预期下降80%

  高税负只是压在翱翔身上的几座大山之一。现有行业外部环境所带来的影响,使整个无人机行业举步维艰。

  从京东研发“载重数吨、续航300公里”无人机,到全电动自动载人飞行器,近两年,媒体和投资机构的热炒,以及各种专家言论的吹捧,给社会大众一种民用无人机无所不能的错觉。

  “无人机什么都能干,想像一下还可以。”翱翔无人机创始人张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整个无人机行业技术水平,与真正实际应用相差甚远,需待时日。

  按不同使用领域来划分,无人机可分为军用和民用两大类,对于无人机的性能要求各有偏重。

  军用无人机是技术水平最高的,用于侦察、诱饵、电子对抗、通信中继、靶机和无人战斗机等,对于灵敏度、飞行高度速度、智能化等要求极高。

  民用无人机分为工业级和消费级。以行业分类而言,工业级包括影视航拍、农业植保、巡线巡检(电力、石油管道)、公共安全(警用执法、防灾救灾、边境巡查等)、地图测绘、环境监测、物流快递等,处于群雄混战;用于个人娱乐、自拍的为消费级,大疆无人机一家独大。

  目前,全国大大小小无人机企业330多家,真正的工业无人机研发制造企业30家左右,翱翔无人机便是其中之一。遥想2003年7月,翱翔无人机前身郑州领航无人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领航”)成立时,大疆还未出世,全国民用无人机研发企业不足30家。

  作为该公司创始人,张垚是一名80后的狂热飞行爱好者。从1999年开始玩航模,2001年加入长沙国防科大无人机教研组,参与中国第一架复合材料工业无人机“大白”的研发制造,主要负责机身复合材料研发。

  2002年“大白”无人机一问世,成为全国测绘领域一枝独秀的明星产品。张垚说,当时理念很简单,只想把飞机做得大一点,带着相机到空中拍照,由于当时锂电池技术瓶颈,只能是燃油动力。

  2008年5月的汶川地震,开启了无人机应用于中国重大自然灾害的先河。在道路严重损毁,救援部队无法进入灾区现场的紧急情况下,民间自发成立的航拍队伍携多架“大白”奔赴救灾一线,拍摄、带回灾区图像材料,为救援指挥中心找准重灾区与人员聚集地作出重大贡献,使救援顺利进行。

  自此以后,中国减灾委将无人机列为“应对自然灾害救援辅助工具”,中国测绘局开始重点关注无人机在测绘领域的应用,并把“大白”列装为行政测绘单位采购工具。

  “翱翔是幸运的。”程航表示,得益于“大白”在2008年汶川地震的应用,领航在行业内小有名气,积累了原始客户,得以生存维持到现在,虽然规模不大,却也相对滋润。2010年便已走出国门,与非洲、东南亚、韩国等国家军工、民间企业开展业务往来。

  2016年是翱翔无人机比较尴尬的一年。在“大白”基础上,针对国内测绘市场,张垚带领团队研发出了3.5小时长航时,油箱容积达6.5升的大白升级版——“大圣AX-2”,售价36万元至79万元不等。虽然军方侦测机构及国内通用航空企业亦有采购,总体销量却比预期下降80%。

  分析叫好不叫座的原因,张垚表示,测绘对国家及政府单位而言不是必须购买业务,受当下经济环境及房地产动荡影响,政府在这一领域投入迟缓很多,无论是购买机器或服务,整个行业都面临着政府欠款的尴尬,原来的测绘企业单位,也不再购买设备。

  政策与人员成本之困

  政策配套没跟上及专业人才的匮乏,亦使整个行业面临着难言的尴尬。

  在无人机的多个市场领域,政府是主要客户之一。法律明确规定,政府单位购买产品和服务时,必须合规合格合法,对于无人机而言,国际上所谓合格证明的依据,普遍以获得飞行器的适航证的为准。

  关键问题在于,中国现在还没无人机适航证认证体系,无人机可以飞行作业,但办不了适航证;无人机企业在政府采购或与政府合作时,就面临着被拒之门外的政策门槛,因为与无证产品签约合作,相关政府人员就有被违规问责的可能。

  事实上,早在2009年6月,国家民用航空局出台《关于民用无人机管理有关问题的暂行规定》;2010年10月,国务院把无人机发展同时列入《国务院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举产业的决定》及《国家“十二五”规划》;2012年的3月和7月,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和国务院同时列入《高端装备制造业“十二五”发展规划》和《“十二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

  “新型行业发展太快,相关主管部门还没来得及学习西方发达国家经验,产业已经形成了。”张垚表示,很多政策无法落到实处也是一大问题。

  专业新型人才的匮乏,在拉升企业成本的同时,还掣肘着无人机行业的发展。

  作为新型产业,很多无人机企业并未找到真正的发展方向,或能引爆市场的高附加值产品,还要面临各项成本的上升,尤其人工为最。

  翱翔无人机总经理程航表示,类似高端制造业无法实现机械化生产,反而对人工技能的要求和依赖很高,从机身复合材料的层层刷胶、定型、烘烤,到测重、机器组装等全部人工为主,人员工资占整个成本的80%。

  以该公司最近生产的自由组装单座有人驾驶固定翼——领航者机身为例,一架领航者碳纤维轻型复合材料机身的生产,大概要10个员工,进行一个月的生产周期,每人每月平均工资7000元,整个机身套材的售价在15万左右。

  “相当于原来10元一双袜子,成本7元钱,人员工资1元,净赚2元。现在一双成本是8元,人员工资2元,附加值没了,想生产高品质袜子,现有员工技术水平达不到,还要再培养。”张垚举例说。

  更严峻的是年轻一代专业技能的匮乏,及人员流动的不稳定性。张垚透露,新型领域的专业技术人员是缺失的,在登封这样县级市,没有技术水平的员工工资标准在3000元左右,基本创造不了价值,在对其进行4到6个月的培训时,还要面临成功率和流失率的问题。

  通货膨胀、消费水平的提高和基本薪酬的增加,这些成本提高的同时,并没提高创造的价值。张垚表示,这是社会变革,产业转型、升级所必须经历的阵痛。

  不仅是生产技术人员稀缺,飞控手及后期图像处理比对人员的匮乏,直接影响了无人机市场销售。大多航测航拍、电力和石油管道巡检等政府、企业单位,因买了机器无人操作,及后期处理太过麻烦而不得不放弃。

  无人机企业淘汰率30%

  翱翔无人机现状只是整个行业发展的冰山一角。

  喧嚣、繁荣的表象,掩藏不了真实的空虚。整个无人机行业历史研发投入欠账太多的后遗症,开始逐渐显现。

  2016年年底,传来了两家知名无人机厂商大裁员的消息。零度智控裁员134人,约占员工总人数的25%;亿航裁员约70人,约占员工总人数20%。零度智控与亿航两家负责人坦言,在过去的2016年,企业盲目扩张烧钱严重,患上了大企业病。

  2016年1月,亿航在美国CES展上,向全球发布了全电动自动驾驶载人飞行器——“亿航184”,被称为“会飞的汽车”。传言,在资本对高科技投资趋冷的现实面前,“亿航184”多次演示炸机融不到资金,因而只能裁员。

  在此前的2014年12月、2015年8月,亿航分别获得了1000万美元A轮融资,及金浦集团领投的4200万美元B轮融资。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9月,已有30家无人机企业,分别获得国内外资本的种子轮、天使轮、A轮、B轮或C轮融资。

  有人大胆预言,2017年无人机企业将被淘汰30%-40%。所谓倒闭,并不是产品不好,而是当下市场还未成熟,产品还没有推向市场的情况下倒闭的。

  这并不是耸人听闻。张垚说,目前,消费级无人机市场总量有限,经过近两年野蛮式疯长后,供大于需是不争的事实,消费级无人机飞起来很容易,想要飞得好其实很难,技术研发和资金实力薄弱的企业注定被淘汰。

  工业级无人机,由于前期研发投入欠账太多,在各专业应用领域的研发投入不够,市场还未形成,没有产品销售业绩,企业生存自然艰难。

  影响无人机企业淘汰与否,并不在于市场而是投资方。张垚说,与西方发达国家因为热爱,而专注、纯粹的投资理念不同,中国风投和资本大多抱着赚快钱的心态而来。对于以概念吸引投资而研发的无人机企业,如果发展方向不明,技术瓶颈没突破,随时面临倒闭的危机。

  黎明之前,黑夜犹暗。在真正的无人机市场还未打开之前,无人机科研类项目的历史欠账能否补上,取决于资本。

  向卖服务转型

  事实上,从电力、石油管道巡线巡检,农业植保及森林防火,航测航拍等,工业级无人机蕴藏着无限市场需求。

  客户需求的变化,使无人机产品销售举步维艰。2017年,是翱翔无人机的转型之年,开启由研发制造、以卖机器为主向卖飞行服务及后期数据处理转型,把电力、石油管道巡线巡检、林业巡查、农业植保作为主要服务业务。

  根据市场需求快速反应,这是企业应该做的,如果不及时改变,被淘汰就成必然。河南省民航办主任康省桢接受企业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关键需要深入到行业里做市场研究,客户真正需要什么。

  看似“不无正业”的背后,实则是被迫无奈的转型。

  无人机只是一个受计算机控制的飞行平台,完成一些复杂的飞行任务。大多社会公众对无人机的认知偏差,以为买一架无人机,就把所有工作都做了,实则不然。

  例如,某电力单位几百公里的电力巡检。一般情况下,客户不仅要买几架无人机,还要再招几个飞控手,飞行取得图像数据后,还要找研究所开发此类软件,再找人做后期的图像数据比对、分析。

  “一般人做不了这些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张垚表示,客户不想要这些繁琐的环节,只想大包买服务、要结果。

  近日,翱翔无人机还在与登封政府谈合作,免费为当地做一个林业无人机应用平台,对违法占地、违法毁林、违章建筑等林业资源调查,开展周或月巡查,取得图像、影视资料,并进行图像分析和比对。

  除此外,以全年每公里6000元至8000元的价格,翱翔正在给某央企洽谈上千公里的石油管道巡检,如果顺利合作,将为企业带来600万元至800万元的营业收入。

  虽然如此,也并没想象中的乐观。

  程航透露,这项业务只是成本价,利润并不高。他给企业观察报记者算了一笔账,1000公里的管道巡检,至少需要投入5架无人机、10人飞控队伍。因为每天都要飞,每人年薪在10万至15万元,每人每年再加5万的吃喝、差旅费,总人工成本200万元左右。加上造价40万元的5架无人机200万元,仅人工和机器成本就已400万元。

  “加上开发图像比对系统的费用,及其他开支,基本所剩无几。”程航表示,如果管理没跟上还可能会赔钱,但必须要走这一步,这是对市场的一种探索,后期可做弹射接力,试着把人员减少。

  “对无人机采集数据的后期处理,是一个持续化发展。”程航表示,企业要深入一个行业,才能真正打开一个领域的市场。

  了解更多通航资源,尽在通航资源网www.GARNOC.com

1荐闻榜

企业观察网

通航资源专题

无人机专题

延伸阅读: 无人机倒闭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