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中国适航报告》之2016中国大飞机起飞元年

 2017-01-18 来源:中国民航网 作者:刘斌  [投稿排行榜]
2017-01-18 14:26:58

我来说两句(1) 分享

《中国适航报告》之2016中国大飞机起飞元年

  图:航班号为EU6679的ARJ21-700飞机从成都飞往上海。(威猛/摄)

  引言 热盼

  一代又一代的航空人,

  从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盼到满头银发暮年榆桑;

  一双又一双热盼的双眼,

  从湛蓝辽阔的天宇望断浩渺无垠的云端。

  哪年哪月,中国自主研制的喷气客机才能出现?

  何时何辰,中国大飞机才能翱翔蓝天?

  航空人百折不挠奋力追索,渴望蓝天梦圆;

  民航人克难奋进砥砺前行,期盼梦圆蓝天。

  热盼的时刻不再遥远,

  2016年——中国大飞机起飞元年。

  2016年6月28日,中国首架涡扇喷气新支线飞机ARJ21-700正式投入商业运行,宣告中国大飞机的先遣机型历经曲折,终于成功飞向市场新航程。C919将在年底首飞,宣告中国大飞机突破道道难关,首飞起航。

  万众企盼,蓝天梦圆。中国大飞机进入创新发展的新阶段。

  中国喷气客机问鼎蓝天,叩开天门,证实中国自主研发大飞机水平迈出了突破性的一大步,证实中国适航能力提高了历史性的一大步。自主研制和适航审定是中国民机事业的两翼,为了中国高端装备制造业的强盛,航空人与民航人心系一体,顽强奋战,举步维艰,脚踏实地,在万里长空中划出了成功的轨迹。“要做一个强国,就一定要把装备制造业搞上去,把大飞机搞上去,起带头作用,标志性作用”。对于飞机研制,公众比较熟悉;对于飞机适航审定,公众则仍然有些陌生。笔者将在《中国大飞机》长篇报告文学一书中,集中表述纪录中国大飞机45年艰难曲折的发展历程和中国商飞创新奋进的感人事迹。《中国适航报告》着重报道中国民航适航“国家队”在ARJ21-700飞机适航审定过程中的感动事迹,两者相辅相成。从适航视角看研制,会有新的发现;而从研制视角看适航,也同样会有新的认知。

  公众出外旅行,乘坐飞机,首要关注的是飞行安全。什么是适航呢?适航不是试航,也不是试验飞行。

  适航是航空领域中的一个专业,顾名思义,适航与飞行安全密切相关,而飞行安全又与公众出行密切相关。也就是说,适航与生命安全息息相关,人命关天,必求万无一失,适航就是安全。

  先听听两位专家的解读吧。

  中国民航局原总工程师张红鹰,曾先后两次乘坐适航审查中的ARJ21-700型飞机体验飞行。他说,应该普及适航知识,通俗地讲,适航就是飞机的适航性,是飞机始终处于安全状态的基本品质。适航是民用飞机进入市场的最低门槛,代表社会公众对飞机安全的认可。ARJ21-700型飞机是中国第一款按照国际适航标准,走完适航审查全过程的涡扇喷气新支线客机,通过了适航审查,并成功取得了型号合格证的飞机,表明中国民航适航审定能力有了显著提高。工业兴、适航兴、国家兴。

  中国民航局总工程师、适航司司长、ARJ21-700型飞机型号合格审查委员会主任殷时军讲得直白:没有适航,就没有民机。民用大飞机是国之重器,ARJ21-700型新支线飞机是中国大飞机的开路先锋,民机产业是国家高端装备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它进入商业运行,标志着向市场成功迈出新的一步。飞机是“飞”出来的,“飞”的过程就是适航审定的过程,适航审定是民机安全性能的“保证书”,是民机走向市场的“通行证”,是国家民机发展的重要支撑,是国家民机产业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荣立“民用航空安全集体一等功”的ARJ21-700新支线飞机型号合格审查组,12年来把握“坚持标准、严格审查、条款衡量、数据说话”的准则,出色地向共和国上交了一份圆满的答卷,向社会公众上交了一份安全保证书。

  喜鹊报春的沉思

  2016年6月28日,天宇澄碧,日朗风和。天府之国、锦官秀城成都。

  中国首架涡扇喷气新支线飞机ARJ21-700腾空而起,正式投入航线运行,开始了令人瞩目的商业运行处女航。

  图:6月28日,在成都双流机场停机坪上,空乘人员在ARJ21-700前合影。 摄影:范新宇

  与“天”相关的事,都是天大的事;与“飞”相伴的事,皆是风靡之事。ARJ21-700新支线飞机启航商业运行之旅,振奋人心,它是一个标志,从此,中国的万里长空,现代喷气客机不再是波音和空客清一色的天下,中国人自己研发制造的喷气飞机终于叩开了天宫大门。

  ARJ21-700新支线飞机,只不过是探路先行,是开路先锋,是中国大飞机的先遣机。它像报春的枝头喜鹊,低吟高鸣:春来了!中国大飞机时代开启了。

  从远古梦幻到望洋兴叹,从望尘莫及到望其项背,一代又一代,经久漫长。

  1万多年前,新疆哈巴山谷多尕特洞穴,珍奇的岩画群中,一幅形似现代飞机的图形,令人惊叹,茹毛血饮、刀耕火种时期,留下了如此想象飞扬的印痕,天赋灵感,智慧无疆。

  2500年前,诗人屈原仰天长叹,发出“天问”: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末形,何由考之?暝昭瞢暗,谁能极之?冯翼惟像,何以识之。明明暗暗,惟时何为?阴阳三合,何本何化……感天撼地,卓绝惊世。

  唐代文豪刘禹锡有一千古名句,称奇天下:“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秋高气爽日,一鹤凌云飞翔,满载诗情、遨游云端,奇思妙想,美仑美奂。

  夸父逐日的神话,嫦娥奔月的传说,仓廪跳落的故事,羽人飞翔的想象,大漠深处敦煌石窟中婀娜多姿的飞天壁画,传神传奇,万代颂扬。华夏儿女“飞翔”的渴望,源远流长,“松脂灯”“孔明灯”“纸风筝”,真实彰显发明的灵感,探索的智慧,生生不息。

  旷世奇才列奥纳多·达·芬奇有句名言:“人应该有翅膀,假如我们这一代不能实现这个愿望,下一代也会实现。人是万物之灵,必定会像天神一样在天空飞翔。”他的天才预言和研究发明,开启了人类航空科学的大门。

  广州黄花岗烈士陵园,在中国始创飞行大家冯如的墓碑前,我默然瞻仰,感思万千。冯如不愧为“中国航空之父”,亲自设计、亲自研制、亲自驾飞,一片赤诚,壮怀激烈,竖起了中国航空的第一面大旗:中国人要有自己奋飞的翅膀!他仅仅比美国莱特兄弟晚6年。可以说,同一时代,同时起跑。100年后,美利坚合众国赫然成了世界民机航空霸主,而作为曾经“万邦来朝”的泱泱大国,中国则多舛多难,被讥讽为“折断了翅膀的鹰”。

  在开国大典的隆隆礼炮声中,通过天安门广场的马队上空,虽然有轰鸣的人民空军飞机飞过,但都是刚刚缴获和收编的飞机,而且仅有17架,两两一组,最后一架单飞,耐人沉思。

  新中国的航空工业在零公里处起步,伟大领袖毛泽东高瞻远瞩,气壮山河地发出指令:“先学楷书,再写草书”,浪漫诙谐,举重若轻,把航空航天事业发展之路清晰指明。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好的学生,毕恭毕敬向“老大哥”学习,模仿A-24,研制成功涡桨飞机运7。后来,老树开新花,“一代天骄”新舟60问世,在走独立自主的道路上蹒跚前行。最可喜的是,运12飞机勇闯海外世界,在通用飞机研制和适航方面成绩斐然,鼓舞人心。

  回望中国大飞机之路,一波三折,令人备感酸楚。上世纪70年代,遵照“上海工业基础这么好,可以搞飞机”的指示,轰轰烈烈搞了“708”工程,到头来酿成一曲壮举悲歌。运10飞机尽管有七上雪域高原的辉煌,尽管搁置上海机场一隅晒太阳,尽管被明嘲暗讽为“707+1”,但不能以成败论英雄。这个经历,无疑是中国人追梦大飞机的一次伟大实践。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航空人“永不言弃”,不停地四处求索,不断地八方探寻,中国民用大飞机路在何方?从MD82/90到MPC-75,再到AE-100,曾异想天开“用市场换技术”,曾一厢情愿以“工业合作谋进步”,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一位航空界的老领导在接受我的独家采访时形象地比喻说:“运10飞机左边一记耳光,AE-100飞机右边一记耳光。两记响亮的耳光,把脆弱的中国民机工业打痛了、打醒了。不能存在幻想,不能亦步亦趋,别人不会轻易给你核心技术,必须“以我为主”,“走自主研制的中国道路”。

  中南海传出的喜讯

  清醒地认知过去,依靠自己,才能打造自己腾飞的翅膀。

  新世纪的第一个春天来了,寒凝大地发春光,红墙外的白玉兰翘首蓝天,含苞欲放。在中南海的一次国务会议上,朱镕基总理在听取国防科工委刘积斌主任关于要上涡扇喷气支线客机项目的汇报后,一板一眼地说:“我国民用航空市场规模大,对支线客机的需求多,发展支线飞机符合国情。”随后单刀直入地问:“你需要多少钱?”

  刘积斌主任停顿了一下说:“至少50亿元。”“50个亿我没有,给你25个亿。”朱镕基总理果断回应。

  刘积斌主任还想解释说明一番,坐在旁边的科技部部长朱丽兰立即阻止了他:“总理已经同意了,先干着嘛,别解释了。”刘积斌领会其意,没再说话。朱镕基总理又加上一句,提醒说:“不能按军机那一套搞。”

  上民机项目啦!上民机新支线型号了!喜讯像一阵春风传遍了中航工业第一集团,人们奔走相告,欢欣鼓舞。

  不久,涡扇喷气新支线客机项目被列为国家新产业计划的12个重点项目之一。2002年6月14日,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正式批准新支线飞机项目立项。

  中国民机发展史上的里程碑

  中航工业第一集团群情振奋,调整思路、创新思维、创新体制,不按军机的那一套搞,彻底打破计划经济的桎梏,成立了新型的项目公司——中航商飞,实行现代企业制度管理和项目管理,明确市场观、客户观,明确走自主研发与国际合作的道路。

  2008年,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开始研制大飞机C919,中航商飞整建制连同ARJ21-700新支线飞机项目归于中国商飞。如同田径场上激烈的接力赛跑,中国商飞开足马力,艰难前行,克难攻关,奋力拼搏,ARJ21-700新支线飞机成功告捷。

  2014年12月30日上午,一架涂着鲜艳“中国红”、吉祥“七彩带”的涡扇喷气客机从上海起飞,开始了具有特殊意义的飞行。飞机上坐着时任中国民航局局长李家祥等一行人,李局长时而检视客舱,时而询问情况,频频点头,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是专程来迎接这架ARJ21-700新支线飞机晋京获取合格证的。

  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马凯登机参观,听取了飞机性能介绍,了解研制和适航审定情况。在现场讲话时,他说:“ARJ21-700新支线飞机按照国际标准和规范进行了适航审定,将获取型号合格证。这表明中国航空制造业取得了长足进步,表明中国适航审定能力得到了大幅度提高,这是中国民机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取得型号合格证

  隆冬的北京,气温骤降寒气袭人,位于三元桥外的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礼堂却是一派热烈景象,暖意盎然,人气鼎沸,ARJ21-700新支线飞机型号合格证颁证仪式在这里隆重举行。当李家祥局长把合格证牌颁给中国商飞公司董事长金壮龙时,全场响起了长时间的热烈掌声。参加ARJ21-700新支线飞机型号合格审定委员会最终会议的同志们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流下了滚滚热泪。

  这12个春夏秋冬,审查员代表们南来北往,不是在适航审查一线,就是在奔向适航审查一线的航班上,或者在本单位紧张的适航工作中。局外人很羡慕他们,认为他们干的是“高大上”的工作,其实他们是默默奉献的英雄。来北京,没去过颐和园;到上海,没逛过南京路;去西安,没看过兵马俑。在这支中国民航适航“国家队”中,有的人年逾花甲,本应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为了ARJ21飞机适航审定,他们老当益壮又上阵;有的人上有老下有小,本该守在亲人身边尽孝尽责,为了ARJ21飞机适航审定,他们舍小家为国家,频繁奔波出差;还有的人为了ARJ21飞机适航审定,错失升职调级的机会,却依然无怨无悔。

  12年风尘仆仆,素面朝天,克难攻关,审查组成员们用热血和汗水完成了适航审查、批准符合性报告3418份,共计30多万页。如果将其打印出来,厚度可达30多米,有10层楼高。审定试飞累计761架次,飞行1141小时57分钟,前所未有。此外,还建立了中国民航第一支试飞团队,执行试飞科目243个,其中高风险项目全部圆满完成。

  中国民航局党组决定,授予ARJ21-700飞机型号合格审查组“民用航空安全集体一等功”,在全民航系统通报奖励。崇高荣誉,来之不易,实至名归,审查组第一次完整、严格地按照国际标准的CCAR-25部对首款国产涡扇喷气飞机进行了适航审定,显现了中国民航适航审查的能力和水准。他们在ARJ21-700新支线飞机适航审定报告的结论上端端正正书写了两个大字——“安全”。

  ARJ21-700飞机取得了型号合格证,标志着中国首款涡扇喷气新支线飞机拥有了航线运营资质。审查组成员们能不热泪盈眶吗?12年的心血倾注、汗水挥洒,终于有了结果,一切付出、辛劳和奉献,都值得了。

  中国是民用航空市场大国,但还不是航空强国,中国民航庞大机队中的2426架运输飞机,没有一架“中国研造”的涡扇喷气客机。今天,实现具有历史意义的“零的突破”,令人欢欣鼓舞!

  2015年11月28日,又是一个喜庆的日子。ARJ21-700新支线飞机交付首家客户——成都航空公司。在交付仪式上,中国商飞公司董事长金壮龙将一把具有象征意义的硕大金钥匙交给成都航空公司的代表,意味深长。

  美国波音公司在交付飞机时,有“剪领带”的例行环节,以记录交付飞机的架数。中国商飞公司交钥匙的形式,同样具有特殊意义。金色的钥匙是一个象征,象征中国商飞崇高的职业精神,象征飞机的安全可靠,象征中国适航取得的审查硕果,还象征售后提供的全方位服务,同时也象征着诚挚的重托、期待和希冀。

  航空制造是人类工业文明的先进集成,是高端装备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是国家经济和科技实力的重要标志。短短30年,中国走过了发达国家200年的发展历程,如今已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政通人和、国盛民安,加快研制大飞机正逢其时。

  (刘斌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编审,中国作协2015年重点作品扶持项目《中国大飞机》作者)

6荐闻榜

中国民航网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