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教科书级人物:飞过七个机型,参与筹备上航

 2016-12-15 来源:民航资源网  [投稿排行榜]
2016-12-15 14:42:29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摘要] 他身上有太多头衔:上航第一代飞行员、国家一级飞行员、原上航安运部总经理、原上航工程技术大学飞行学院常务副院长。要想保障安全飞行,仅仅靠飞行员的观念督促是不够的,这需要烙印在上航的整个运行流程中,最重要的是,构建属于上航自己的安全运营标准,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
教科书级人物:飞过七个机型,参与筹备上航

  图:徐宝纲

  一踏进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大门,我们向门卫打听飞行学院怎么走。“噢,你们问的是航飞楼吧?门前停着三架飞机的就是。”一个大学居然拥有三架飞机? 带着疑问,我们见到了徐宝纲。

  他身上有太多头衔:上航第一代飞行员、国家一级飞行员、原上航安运部总经理、原上航工程技术大学飞行学院常务副院长。但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都喜欢亲切地称他一声:“徐老”。

  原来为了让飞行学院更有飞行氛围,让学生更有使命感,徐宝纲为学院组织买来了三架退役的飞机。

  七十六岁的徐老声音洪亮,中气十足,他站在飞行学院门口,指着门口的飞机一架架自豪地介绍。

  “这架是运五,是中国第一种自行制造的运输机。”

  “这架是安-24,曾经中联航的民用飞机。”

  ……

  对飞机历史娓娓道来的背后,是徐宝纲相伴飞行、倾尽心力的一生。

  (徐宝纲在介绍飞机机型)

  从南到北,少年怀梦追逐蓝天的启程

  1958年春天,中国空军在江苏泰兴的适龄中学男生中选调飞行学员。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小城里36个班级,那个时候,能当兵,还是空军,是每个男生心中的梦想。

  报名的人数多达一千名,经历了严格的体检和层层政审后,最后只选择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徐宝纲。

 

  “雏鹰初展翅,战场逞英豪。”如同所有十七岁的少年,徐宝纲内心有个英雄梦。年少的他怀着对飞行的向往,收拾行囊,离开了父母和家乡,去了千里之外的长春空军第一航空预备学校。

  在航校训练了两年后,民航到学校招募飞行员,徐宝纲是第一批被调到地方飞行大队的飞行员。从幻想中的搏击长空到驾驶飞机洒农药灭虫,当时他的内心无疑是有点失落的。但是很多年后再回顾伴随这份转折带来的经历,他已经没有丝毫遗憾。

  从无到有,见证上航的一路起飞

  1985年2月19日,上海市人民政府交通办公室副主任贺彭年,应市长汪道涵召见,受命筹备全国第一个地方性航空公司——上海航空

  当时的徐宝纲43岁,在华东民航管理局的计划处负责企业整顿。一次座谈会议上,筹办组的贺彭年主任听到了他对民航改革的发言,徐宝纲丰富的飞行经验和管理经验打动了他,于是贺主任向他抛出了橄榄枝,邀请他加入上海航空的筹建工作。

  (上航筹备组合影)

  要办航空公司,首先得要有飞机,筹备组亲自飞到美国花费总价值1050万美金引进了五架二手的波音707。按照现在的标准来看,这个价格是不可思议的,因为现在差不多只能购买一台发动机。然而能让这五架二手飞机顺利运行并不容易,为了保证飞行安全,机身、发动机、APU、起落架等所有配件都要重新进行评估。作为机航部的领导,徐宝纲也曾亲自爬到飞机机翼上打光、喷漆,修缮辐射点。

  负责评估这几架飞机的是从新加坡聘请的团队,经过长达半年的反复检验和评估下,最终五架飞机通过了合格验收。

  (去往美国波音公司的途中留下了这张珍贵的照片)

  飞机就位后,摆在他们面前的还有航空燃油的难题,当时民航总局的民航用油分配到各地,已经没有给地方航空公司的指标。徐宝纲先北上去到北京,直接向石油公司递交了申请,再去铁道部解决燃油运输问题,最终再返回民航总局,争取了油库储存的指标。回忆那段时间每个日夜的焦虑,千里迢迢的奔波,翘首期盼的等待,都化成了他一句轻描淡写的“略微有点困难”。

  (飞机涂装改完,这架波音707正式加入上航家庭)

  在徐宝纲和同事的努力之下,2000吨航空燃油先后在北京、上海、广州的油库就位。硬件到位后,筹备组向解放军空军写了《关于请调飞行人员的报告》,开始组建飞行团队。

  时隔三十多年,徐宝纲仍然对当时上航第一批飞行员的名字如数家珍。

  (徐宝纲与学生)

  第一批飞行员是徐宝纲亲自从空军部队选拔的,当时徐宝纲提出了颇为严苛的标准:年龄不能超过35周岁,运输专业的机长,最好操作过轰五机型……

  “上航的飞行员,身体素质和业务水平必须要是拔尖的。”徐宝纲这样解释。

  1986年1月11日,上航首次试飞上海至北京航线获得成功。作为筹备组的一员,看着上航从无到有,其中的波折和艰辛在最后都变成了上航顺利起“飞”的喜悦。

  从上到下,打造安全飞行帝国

  徐宝纲陪伴上航一路走来,见证着时代在变化,飞行设备不断先进,机组人员也从五人减到两人,但不变的,始终是对于安全的追求。

  要想保障安全飞行,仅仅靠飞行员的观念督促是不够的,这需要烙印在上航的整个运行流程中,最重要的是,构建属于上航自己的安全运营标准,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

  1999年,中国民航开始试点运行合格审批,当时同一地区的东航采用的是美国西北航空的标准来编写运行手册,手册被引进上航后,才发现机型和运营情况不一样,上航的审批工作被迫中断。

  时间紧迫,飞行和管理经验丰富的徐宝纲临危受命,但是他只有一周的时间重新构建适应上航的架构和改写章节内容。他重新组建了小组,在那个没有电脑的年代,徐宝纲每天要工作到晚上十二点以后,最后一天他是通宵彻夜工作的,最终内容从七八章扩充到二十一章,于截止日期前一天交到了民航管理局。

  12月26号,赶在千禧年之前,民航管理局正式给上航颁布了运行合格证书。

  “要不做就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这是徐宝纲始终奉行的人生信条。在他的带领下,上航建立了安全运行自我监督检查机制,形成了从公司、部门、到岗位的“两级管理、三级网络”的管理模式,也让上航在安全管理运行方面取得了诸多荣誉。

  2003年上航荣获航空安全金雁杯;2004年上航获得第一个IOSA认证。上航成为北亚地区及中国民航界第一家获得该项高标准认证的公司,也是世界上第七个获此证书的航空公司。

  (2003年航空安全“金雁”杯)

  (2004年IOSA运行安全复审总结会)

  从老一辈到新一代,最好的热爱是传承

  高越是上海工程技术大学飞行学院08级的学生,现在的他已经是上航的一名副驾驶。提到徐宝纲,这位年轻的飞行员颇为崇拜地说:“徐老是我们学生心中大神级的人物。”

  从部队到民航,徐宝纲先后飞过七个机型,这在现在的飞行员眼里几乎是传奇般的存在。给学生讲课的时候,他不喜欢念讲义,他更喜欢用各种飞行中的真实案例来分析事故征候,把安全两字烙在学生的脑海里。

  学生们喜欢他,因为他身上有老一辈的严谨,也有不会落伍的劲头。他办公室里挂着跟学生的合影,学生喜欢跟他聊天,“徐老就像家里的长辈一样,喜欢聊天,没有架子。”

  (徐宝纲和自己学生高越的合照)

  七十六岁的他,并不愿意多言之前的成就,更愿意跟我们分享他眼前的工作成果。停在飞院门口的三架旧飞机已经光荣退役,历经岁月洗礼后可以看见沧桑的斑驳。而它们对面火热建设的,是飞行学院飞行模拟器训练中心、飞行仿真技术实验室,规模在国内排在前列。

  (徐宝纲在国外的模拟训练中心)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飞行模拟机训练中心)

  “当时在国外参观完模拟机之后,我就想,回来后我们也要建设国内一流的飞行员模拟中心”,徐宝纲看着训练中心的设备和器材,如同自己孩子一般的骄傲。

  现在徐宝纲每天五点一刻起床,五点三刻准时走出家门,搭乘公交再转地铁再转公交,七点准时到学校上班,每天风雨无阻。

  他驾驶飞机起落了一生,追逐蓝天的喜悦已经印在血液里,在示范模拟机的时候他的眼睛里依然闪动着严肃和热爱。

  但是现在对徐宝纲最重要的,是看着年轻一代的飞行员在这里成长。这是他坚守岗位的意义,也是他对飞行这份热爱,最好的传承。

8荐闻榜

(供稿:上海航空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