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飞行世家的传奇故事:民航接力棒一代代传下去

 2016-11-08 18:36:55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郑景友  [投稿排行榜]

分享

      民航资源网2016年11月8日消息:中国东方航空即将迎来成立60周年的华诞,东航山东分公司在10月26日实现了安全飞行23周年的目标。作为记者有幸来到东航山东分公司,第一次采访到了中国民航“三飞三长”(两个飞行机长、一个乘务长)的飞行世家,听到了他们一家传奇的故事。

      在外界看来神秘而光鲜的飞行员家庭,背后却有常人难以承受的辛苦。父亲李贵山是东航的五星机长,拥有16000小时的飞行时间。母亲贾志梅是70年代的空姐,儿子李司晨是88年的新机长,刚刚实现单飞。这一家三口的经历在民航界独具特色,他们一家三口见证了新中国民航事业的发展历史。

      一家三口常年飞,日子聚少离多,但依然甜蜜如初。


      图:李贵山一家三口


      ■梦想初现:

      40年前“万里挑一”

      他俩被选中了空姐和飞行员

      40年前,机会贫瘠而梦想充溢的年代。民航兰州管理局面向社会招飞行员和乘务员,万里挑一的遴选在全国展开。谁都不知道机会意味着什么,但对于追梦蓝天的少男少女,这个机会千载难逢。

      1976年底,在天津,刚满15岁的贾志梅,根正苗红,青春靓丽。“第一次来我们学校招生的时候我放学回家了,其实已经招了一个,但因为政审不合格又重新招,全校15岁到17岁的学生总共百余个,就只要一个女兵。”已经退休的贾志梅回忆起年少的故事,“当时并不知道,这次遴选会带来啥。”经历面试、考试、体检和政审,她成了最幸运的唯一一个。“知道自己选上了,走在大街上,都能感觉别人投来的羡慕眼光。”已经是40年前的往事,贾志梅回忆起来,眼神儿里依然是自豪满满。

      同一年,在山西。16岁的李贵山经历一场万里挑一的遴选,山西滑翔学校从全省几十万15岁-17岁学生中挑选了80个学员,在山西滑翔学校的第二年,也就是1977年底,原空军第十四航校(现位于四川广汉的中国民航飞行学院)来学校选拔飞行员苗子。接近400人的学生里面,李贵山脱颖而出,成为最终的佼佼者。

      “选拔前一天,我打排球扭伤了脚,根本参加不了体检,当时就想不可能有机会了。但身为班长,每天照常要带伤带队练操、拉歌 ,这些点滴表现都被来招飞的人看在眼里,他们在体检最后一天给了我机会。”

      李贵山凭借过硬的身体条件和优秀的表现,脱颖而出,顺利被录取成为空军第十四航校飞机驾驶专业的一名学员。

      就这样,贾志梅和李贵山,豆蔻年华的他们,凭借自身优质的资质,抓住了令众人艳羡的机会,圆了众多少男少女的梦想。但接到录取通知的那一刻 ,除了兴奋和激动,她们都有一种对未来未可知的懵懂。

      “李贵山,你越飞越高,离家也越来越远了……”得到消息后,李贵山在山西滑翔学校的教导员跟他说了这句话。当时,李贵山年少志高,掷地有声地跟教导员说:“男儿有志在四方,离家远怕啥!”而教导员的话一点没错,此后的李贵山的人生离家越来越远,人生也越飞越高。他辗转国内兰州、西安、南京、安徽、山东,从普通飞行员一直成为五星机长,从基层岗位一步步晋升为东航高层管理者。


      图:李贵山夫妇


      ■圆梦艰难:

      新空姐遭遇了恐怖的劫机  

      命运眷顾,精彩人生舞台的大幕拉开,李贵山和贾志梅分别开启圆梦之旅。

      1977年,进入了当时的民航兰州局,贾志梅成了一名空姐。“兰州的机场在郊区,经常漫天黄沙飞,条件也很不好,我当时有种失落感,但很快就被接踵而来的训练给冲淡。”贾志梅回忆,“第一次跟着飞行员上天连续飞五六个大起落,也许是为了特意训练我们,飞行员在空中制造一些颠簸,几次下来,我难受了很长时间。4个多月的训练后,我们就上飞机服务了,那个年代的飞机是伊尔14小飞机,只能乘坐32人。我们都要将茶水用盘子端出来,飞机稍微晃动,茶水就容易洒落一地,我们要一手扶着行李架一手端好盘子。因此,平时也抓紧时间练习平衡。”

      而70年代末能乘坐飞机的人大多是县团级以上干部,买飞机票要携带单位介绍信。“那时候没有旅客挑刺闹事,旅客上机飞机后,都抢着靠窗口的座位,当时没有对号入座,就跟现在坐公共汽车一样。上了飞机的旅客爱看外面的景色,看到河流山川就会询问我们,所以我们要熟记航线的地标,以备旅客询问。” 

      众人艳羡的工作,贾志梅却也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她遭遇了最为恐怖的“劫机”。

      1982年7月25日,早上8点多,贾志梅的航班从西安到上海,机上有72名乘客,其中还有二十几名外国人。飞机即将降落上海机场,可当飞机从8000米高空下降至4200米、2100米时,混在乘客中5个歹徒拿起匕首威胁要飞机改路线。


      图:李贵山父子


      飞机被炸破洞依然稳稳落地

      “当时没有锁闭架驶舱的规定,歹徒把旅客都赶到了飞机的后面。当时的飞机是伊尔18客机,飞机的结构是前舱、厕所、中舱、服务间、后舱。歹徒用匕首对着机长、副机长威胁他们把飞机开到台湾去。而当时飞机马上要降落,油量也根本不够飞很长时间。”

      驾驶舱内,机长和副驾驶一直在跟歹徒周旋,机长趁歹徒不留神,低下头压低声音对着无线电话筒通知了地面。而如何制服歹徒,机组人竭尽能力跟他们开始周旋。飞机在空中盘旋了32圈两个多小时,眼看油耗尽。紧要关头,机组人员在客舱中部向旅客们大声喊道:“同志们,共产党员站出来,我们大家一起跟坏蛋们干啊!”他的话音刚落,一个赤膊的歹徒手挥着匕首,向人群冲过来。

      “我们准备了拖把,水箱盖,汽水瓶,一一发给旅客们。”最前面一批人用拖把捣倒了歹徒,后面的人汽水瓶扔上来,歹徒们被打晕在地。

      这时,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引爆了随身携带的炸药包,飞机被炸破了一个大洞。趁着浓烟,机组人员又把一个歹徒给捅到在地。飞机这时候已经发出没油的警告,机长沉着冷静将飞机稳稳地落在跑道上。

      打开滑梯,我们向地面的人大喊:“歹徒被我们制服了!”旅客纷纷竖起大拇指:“你们真了不起,民航的飞行员真了不起!”“可能当时年龄小,还没有恐惧,信念里一直认为我们肯定能制服他们。”事后贾志梅说。据介绍,这是中国民航和国际民航历史上最具典型的一次空地协同,机组和旅客共同拼杀,斗争胜利的典范。


      图:李贵山


      成绩拔尖却晚了8个月才离校

      当贾志梅经历了劫机,并成了“反劫机传奇英雄机组”一员时,李贵山刚从航校毕业进入民航兰管局独立飞行中队不久。因为,他比别的同学晚离校8个月。

      经历了四年的航校学习,李贵山无论理论知识还是飞行实践都是名列前茅,而且他还在二年级时入了党。“400多个学员里面,只有三个人入了党,我就是其中之一,相当自豪。”政治进步、组织能力强的李贵山入了校后就一直是航校的拔尖学生,可却为啥比别人晚8个月才离校?

      原来,李贵山毕业时,赶上了国家选拔人才专门学习运输机(大飞机),他是被选中的4人之一。又回到航校进行了长达8个月的理论和高级教练机的学习,此后,他被派到了民航管理局独立飞行中队。次年,他就被独立放飞,成了一名25岁的年轻机长。

      如何成长为一名机长,只有他自己知道吃了多少苦。飞行看似神秘可十分枯燥,想达到每次完美的起飞降落,需要高度的责任感、夯实的理论基础、对每个机型的精准把握和超强的心理素质,而这背后凝聚成百上千次的反复锤炼和不断练习,付出的是数不尽的时间和精力。

      “飞行员的天职就是安全第一。”李贵山飞过苏制、国产、英制和法制等十多种不同机型的飞机,每个机型的资料需要了如指掌,空中飞行各种险情突发,需要在毫秒之间果断作出决断。

      “有一次驾驶安24飞机,差点跟空军的战斗机相撞。当时,我驾驶的飞机正在爬升过程中,这架战斗机飞过了他们的转换点、突然切入我们的航路。 这之前已经知道他们有训练,在爬升过程中,我就注意对外观察,那时候的飞机没有机上雷达机和地面二次雷达,突然从云系中出现了一架战斗机,还是十分惊险。我立马拉升了飞机,从它的上面惊险穿过。 这件事后来想来还是有些后怕。”


      图:贾志梅


      ■ 甜蜜初现:

      结婚30年中有20多年都在异地

      万里挑一的空姐和机长,在各自的岗位绽放光彩。一个年轻靓丽,一个英俊潇洒。情窦初开,青春萌动,帅哥靓女渐渐走到了一起。

      “我们对彼此都印象深刻,后来经人介绍就开始了恋爱。”贾志梅说。1986年,俩人走到了一块结成了连理。 从此,两人开始了聚少离多的两地生活。结婚后的李贵山也开启了事业的快车道,从西北航空公司中队长到东航山东分公司总经理,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走上领导岗位。

      “20多年时间,家里根本就指望不上他。怀孕5个多月还飞航班,一直到儿子出生两个月多,他才回来见到孩子。”可从贾志梅口中,并没有听到埋怨,更多的是理解。都在飞行系统里面工作,都知道这个工作的不易。

      2006年,贾志梅从西安调到青岛,原本以为可以结束两地分居,可李贵山又被调到了安徽。直到2016年初,李贵山再次调回青岛,他俩才终于在一个城市生活,而贾志梅也在这一年光荣退休。

      碰不到面交流全靠留“纸条”

      两个都是“飞人”状态,有时候航班不一致经常会十天半个月见不到面,80年代没有电话也没有手机,怎么沟通?——留纸条。

      “我飞航班的时候,就给他留个纸条,写下家里需要添置些啥,需要他做哪些事。等我回来的时候,纸条下面就写着他交待的事情。”贾志梅介绍。而这样的情况一直到有了BP机、后来是手机。但双方都在飞行,怕打扰对方,很多时候就“连问也不问了。”照顾家庭的责任更多就落在了贾志梅的身上,儿子从一出生就由她带在身边,虽然周边的很多“双飞”家庭都把孩子送回老家,而她却坚持自己带。“三岁不到就放全托,周末休息回家的时候,他会央求我们下次能早点接他,别让他总是最后一个被接走。”贾志梅有时候觉得心酸。“我们飞航班根本没法保证按时上下班,只能委屈孩子了。但这也从小培养了他自理能力,学习生活从小自己安排。”

      据介绍,东航内部有很多双飞家庭,一旦休息,飞行员会抓紧时间跟家人团聚,由于平时常在外飞行,飞行员接触朋友时间少,所以出现不少“双飞家庭”。航空公司有不少双飞家庭,即丈夫是飞行员,妻子是乘务员,在东航山东分公司就有6对这样的家庭。

      ■事业腾飞:    

      五星机长如何炼成?

      13000小时飞行炼成五星机长 

      贾志梅提供了家庭大后方的强力支持,让李贵山解除了后顾之忧。积累了13000多小时的飞行,他炼成了一个“五星机长” 。 

      东航对成为机长后须安全飞行累计达到13000小时才能被评定为“五星机长”。从飞行学员成长为机长最快也需要经过5-6年的飞行时间,按照常规年飞行量计算,若要成为五星机长,需25年的安全飞行经历。

      2012年7月1日,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经过前期大量调研和意见征询,正式制定并下发了《星级飞行人员考评和薪酬方案》(以下简称《方案》)。东航相关部门根据方案中的安全运行、飞行品质、作风纪律、服务等评审维度,对全体飞行人员进行了星级评定,确定将安全飞行超过13000小时的361名机长评聘为五星机长。

      2013年1月4日,在2013年安全工作会上,东航对首次评聘的361名五星机长给予通报表彰,集团公司总经理、股份公司董事长刘绍勇,集团公司党组书记、股份公司总经理马须伦为五星机长颁发金质奖章和荣誉证书。

      李贵山机长服的胸前佩戴着五星勋章,这是对飞行经历的一种认可。虽然除了飞行外,他还肩负重要的行政职责,但从心里他更愿意别人知晓他是一名机长。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的办公室内常备着一套机长服,在参加一些重要的发布会时,他会要求自己穿上机长服出席,佩戴肩章和“四道杠”,这“四道杠”分别位于肩上和袖口,分别代表“专业、知识、技术和责任。”

      遇到重要飞行任务,他依然需要带队飞。平时单位行政事务等着他做决断,没时间飞只能安排在周末和节假日。李贵山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虽然李总事务繁忙,但他的精力旺盛记忆超群,在采访中,他对40年前的人和事依然记忆犹新,对经历的人和事依然能够如数家珍,这得益于他平时不间断的训练和强化。

      ■事业传承:

      子承父业成了东航最年轻新机长

      耳濡目染,他们的儿子如今也成了机长。28岁的李司晨,目前是东航最年轻的机长之一。

      “走上这条路,其实还是因为叛逆。”李思晨的答案出乎意料,但又是很典型的80后个性。“考大学时我上的中国民航大学,学的是飞机动力工程,而不是开飞机。”当时他不想走入大家都认为的顺理成章的路,“就想不一样。”而父母也尊重了他的选择。李贵山在儿子高考的时候,压根儿就不想让儿子做飞行员。“因为飞行员标准太高,也太辛苦、太难、太累,有时候也受委屈。而且,这个工作也很有风险,不舍得让儿子做这一行。”

      但大学毕业那年,李贵山带着儿子去飞了一次模拟机,他的飞行天赋崭露头角,模拟机工作人员对于他第一次飞“很难相信。”而李司晨也仔细想了一想自己的职业道路,“第一直觉,还是想去试一试,感觉开飞机很有成就感。” 家庭熏陶、飞行天赋再加上他的努力勤奋,一年的美国飞行学习后,他顺利进入了东航无锡公司。“12年8月份开始跟着飞,很快积累了2700小时的飞行时间,然后经历了四次飞行评审。2016年年初开始放单飞,我承认,自己飞行4年能够单飞,这个时间在东航属于很快的。”李司晨说。

      一家人聚少离多,出生自双飞家庭,可李司晨却并未感觉缺少关爱。“爸爸从小在我眼中就是榜样的存在,而妈妈也不像其他常见的母亲,没有唠叨也没有抱怨。她总在我的面前说爸爸的各种辛苦和不容易。从小扎根在心里,就是爸爸很拼。” 李司晨也觉得自己很幸运。 “几乎见不到爸妈吵架,他们也十分民主,尽量让我自己做决定,也尊重我的选择。”李司晨从小就理解爸妈工作。摄影师给他们拍照时,母亲贾志梅回忆说,上次拍全家福时,李司晨还要在怀里抱着呢,一家人根本没有机会聚在一起拍张全家福。

      民航接力棒一代代传下去

      选择了成为一名机长,李司晨很享受。“每次能够独立完成一次完美的起落,感觉成就感满满。心里忒为自己点赞,那么一大飞机百十号人呢。”谈到以后有什么目标,会不会像父亲一样。李司晨聊出自己的想法。他的想法中,也聊出了新一代机长不同于老一代机长的成长经历和感悟。

      “父亲一路很拼很努力,因个人出众的能力一步步走到今天,他也很早走上了领导工作岗位,伴随着中国民航事业的发展,眼界宽、视野广而且能从整个民航全景来看问题。我们这些新一代机长,面对新形势下民航事业发展,一直在基层历练,发现的问题也多,民航系统存在现状和问题,我们也自己的思考。”

      新一代机长李司晨经常会跟老一代的机长李贵山聊天,聊到了目前民航的发展问题和前景,他们有碰撞,也有融合。

      正如李贵山执掌的东航山东分公司,正处于第四次跨越发展的阶段。2016年,东航股份公司正式和青岛市政府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开启了筹建东方航空青岛有限公司的前期准备工作。2015年底青岛胶东新机场的开工建设为分公司十三五末期以及今后20年的发展绘就了宏伟的蓝图。

      这幅蓝图,需要几代飞行人不懈努力去绘就,需要无数个飞行家庭背后默默的付出和风险。同样需要接力棒不断传下去,不忘初心,继续前行,万水千山,开创最美的中国民航事业。

    21荐闻榜

    (供稿: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山东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