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铁路VS航空 华东市场的争夺将是一场“白刃战”

 2016-09-10 来源:大河报 作者:陈骏 文平伟  [投稿排行榜]
2016-09-10 09:41:16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今天上午,郑州东站站台上一列“和谐号”高铁列车所拉响的鸣笛,在刷新了“中原—华东”更快速度的同时,也犹如一声发令枪响,正式打响了铁路、航空、公路三种交通方式的一场“三国杀”。在“米字形”高铁所坐落的中原,从六年前郑西高铁开通至今,“铁公机”三家的“相爱相杀”尤为明显。在这其中,正如有着“铁老大”别称的高铁,给航空、公路带来了巨大冲击是不争的事实。那么,作为公路、航空两家又该如何生存?“三国杀”的背后又会给我们带来哪些新的变化?

    冲击是必然的,但彼此各有生存空间

      “最辉煌的时候每台车一个月能拉回来3万多块钱呢,我们的车都是‘百八十万’的豪车,是车队里最夺人眼球的‘明星’。”每每提起昔日辉煌,在公路长途客运领域已“摸爬滚打”十年有余的长途客运班车承包人侯先生的语调都会不由自主的提高,虽然曾经经营有5条长途线路,拥有十多台豪华大巴的他,如今的手中只攥着“郑州——杭州”这一棵“独苗”。

      目前,由郑州交运集团所属,从郑州到“沪宁杭”三个城市的客运班车,连同直达、过路的算在一起一天共有11个班次,对于郑徐高铁开通后的“变局”,在业内人士看来也不容乐观。

      从业十多年,谙熟“价格杠杆”对客流影响的侯先生告诉记者,高铁本身的冲击并不可怕,他最担心的是“高铁开通后给普通铁路列车所腾出的那些空位”,“对我们而言,那才是最大的冲击。”他认为,郑徐高铁对目前华东客运线路的影响,还要看铁路部门在高铁开通后的下一步“调图”。

      与侯先生相比,同样经历过“多次高铁开通冲击”的另一位车主则很是淡然,“这是时代的进步,作为公路客运的从业者,我们只能选择接受,但市场细分后,我们也有自己的生存之地。”

      他告诉记者,对于高铁而言,公路客运最大的优势在于“灵活与覆盖性全”,而“公路人”目前要做的,也是将高铁覆盖不到的线路做到极致。“客流多了我们可以随时加开班次,将来即便‘米字形’高铁全落地,也还有我们生存的空间。”他说。

      对于这种说法,家住周口扶沟县城关镇的孙女士很是赞同。“郑徐高铁开了是快了,但是从家门口坐车过去方便啊,大巴车老板还会派小车到家里接我。”这位已年近七旬,每两三个月要前往南京看孙女的女士这样说。

    华东市场的争夺将是一场“白刃战”

      “对华东市场的争夺,尤其是上海,空铁两家势必展开一场‘白刃战’。”对于郑徐高铁开跑将给民航发展所带来的冲击,省民航办相关人士表示,“时间4个小时,里程1000公里”这段空间是业内人士分析客流在面临航空与高铁选择的“临界点”,空铁两家在此处竞争最为激烈。

      而郑徐高铁的开通,“沪宁杭”三个华东热点城市,尤其是上海正好位于“临界点”且客流充裕的目的地必将成为争夺的焦点。

      两家设立有“郑州—上海”航线的航空公司工作人员都表示,“冲击是肯定的,但调整尚未出炉,要看高铁正式开通后对客流的影响”。

      2010年,在郑西高铁正式开通后不足两月,“郑州—西安”两城之间便再无航线;2012年,京广高铁全线贯通后,“郑州—北京”航线一度绝迹,目前也只剩下山航国航的两班次共享航班,且客流量也不容乐观。在多篇以“高铁航空竞争”的学术论文中普遍认为:在500公里内,高铁对民航的冲击将超过50%,随着里程的不断增长,高铁对航空的冲击影响也将逐步降低。

      相关航空公司虽然表示目前尚无具体的应对措施,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价格杠杆”必将成为航空与高铁进行“PK”的“杀手锏”。对此,省民航办一位业内人士也表示“华东航线的票价目前确实尚有压缩空间”。

      在航空与高铁的“PK”中,有一个数据值得关注,在京广高铁全线开通之后,中长途(1200-1500公里)的远程距离中,航空的客流不降反升。“超过5个小时的高铁里程是很疲劳的,在京广高铁或将来‘徐兰’完全修通后,能‘从头坐到尾’的旅客也不占多数。”一位业内人士说,虽然“狼来了”,但航空自身的“优势领地”并未出现明显塌陷。

    探讨丨在激烈竞争中,“打铁还需自身硬”

      “十多年前,当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广播已死’时,谁会想到私家车的普及让它成为‘新宠’。当VCD、DVD横空出世时,又有多少人认为电影院能活到今天?‘江湖’纵然有万般规则,但‘打铁还需自身硬’是永恒不变的。”一位业内人士的说法令记者印象深刻。

      对于此,公路、航空两家自己有着更深的认识。

      通过查阅郑州交运集团官方网站记者发现,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郑州交运集团已召开过至少3次以上关于经营转型发展的研讨会,在这其中,“危机意识、精耕细作、凤凰涅槃”等都是其中的关键词。集团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目前,通过“市场细分再细分”,集团已作出包括大力发展旅游客运、经营结构转型等一系列改革举措。

      “不能只看高铁夺走了我们的部分客流,还要考虑它的开通将大大扩展郑州机场的腹地。”省民航办相关人士也有着同样的态度,在他看来,随着郑徐及其后续高铁线路的开通,如果郑州机场能够进一步拓展自己的航线,强化其枢纽地位,不仅是河南,鲁西南、苏北乃至山西、安徽等外省的客流都有可能被“四通八达”的高铁引至郑州。

      今年6月,8台航空自助值机设备在郑州东站的设立,被不少业内人士视为空铁两巨头间的一个“破冰之举”。6月23日,河南机场建设集团、郑州铁路局、河南城际铁路公司签下战略合作协议,三方决定围绕无缝快速换乘综合交通体系展开合作。

      而在此之前近一年,郑州交运集团已将旗下客运东站,搬迁至距离高铁站仅5分钟步行时间的高铁站东广场,并命名为郑州高铁长途汽车枢纽站。

      这所有的一切无不意味着在“三国杀”的背后,三家更明白何谓合作与共赢,而带给我们百姓的将是更多优质的出行选择。

    4荐闻榜

    《大河报》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