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从上天到下海 揭秘停用18周年香港启德机场

 2016-07-06 来源:民航资源网  [投稿排行榜]
2016-07-06 15:35:29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1998年7月5日晚,服务香港73年之久的香港启德机场结束载客飞行。7月6日凌晨飞机完成转场至新的香港赤鱲角国际机场。到今天刚好是18个年头。

      最后一班在启德机场降落的航班,为当晚11时38分由重庆抵港的港龙航空HDA841号航班;而最后一班在启德机场起飞的航班,则是7月6日深夜12时02分起飞,从香港前往伦敦希思罗机场国泰航空CPA251号航班。

      最后一班航班飞离启德机场后,机场的搬迁计划全速进行,所有停泊在启德机场的29架飞机全部飞往赤鱲角机场。当所有飞机都离开了启德机场后,1时17分,民航处处长施高理(Richard Siegel)以“Goodbye Kai Tak,and thank you!(再见了启德,多谢你!)”作告别之话,按动按钮熄灭跑道全部灯光,正式替启德机场历史画上句号。

      早上6时30分,机场完成迁移,赤鱲角新机场正式开始运作。首班抵达香港国际机场的航班,是由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起飞、不停站飞越北极上空直达香港的国泰航班CPA889,该航班称为“极道一号Polar One”,于1998年7月6日清晨顺利降落在机场南跑道。

      启德,再见!

      老启德机场,被誉为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之一。启德机场之险,险在她坐落在市中心,周围高楼密布,空间狭小,且三面环海,只有一条跑道,也就是传说中的13/31跑道。碰到强劲东北风,只能侧风着陆。如果碰到台风,着陆就更加困难,一个不小心,你就给掉海里去了。

      启德机场是香港的前民用机场,其名称来自20世纪初原址的地名“启德滨”,1962年至关闭期间的正式名称为香港国际机场或香港启德国际机场。机场最初面积不大,后发展成为联系世界各地的重要航空港。启德机场每年出入境旅客近千万人次,有37家国际航空公司运营来往于香港与世界其他75个地方的定期航班。

      启德机场位于香港市区之内,九龙半岛南岸,维多利亚港之滨。机场范围以外是九龙城闹市区,三面环山。机场北面及东北面约10公里外的山高度达600米;东面的山距离跑道只有5公里;机场南面是维多利亚港,而海港外不足10公里处,则又是香港岛上520米左右的高山。只有机场的西面,以及跑道东南方向对正的鲤鱼门峡角没有高山阻挡。

      图:世界上恐怕只有启德机场才需要这样一条具有挑战性的弯曲跑道。图片上的光带也只有启德机场的上空才会出现。

      启德机场只有一条伸入维多利亚港内的跑道,在九龙湾填海而成。跑道与东面观塘之间被一条狭窄的水道相隔,而跑道的尽头就是高山和民居。国泰航空的戴维·拉索尔是一名有着36年飞行经验的机师。他对启德机场有着难以诉说的感情。“启德机场是唯一在离地不到150米的空中,需要转向45度才能进入跑道的大型机场。当飞机穿梭于高楼大厦之间,紧贴着格仔山的巨型方格时,就要使飞机转向,准备降落”。

      由于地理环境的局限,飞机起降颇具挑战性,再加上机场附近因山多而经常出现风切变,启德机场被纳入“世界十大危险机场”。不过,亦由于同样理由,航空公司通常都只会派具有丰富经验的机师驾驶前往香港的航班。所以,自机场运营以来,绝少发生大型空难事故。此特殊地理环境甚至被日本的航空管制游戏制作商看中,被称为传说中的机场,认为抵港时的急回旋降落非常有魅力。

      独特的降落方式和机场的特殊环境,让启德机场的13/31跑道世界闻名。这里需要解释一下,一条跑道可供飞机以相反方向成180度的方向升降,跑道数字以其方向的角度舍去最后一位而成,而第2个数字亦可以首个数字加18计算得出(即180度)。在启德机场跑道,飞机的升降方向为136度、316度,因此又称“13/31跑道”。

      图:城区中央的启德机场:启德机场一半居于城市之中,一半嵌于海上。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启德机场成为了世界上最刺激最惊悚的飞机着陆地。

      在13跑道着陆,对机师来说颇具挑战性;对乘客来说,则是颇为刺激的体验。由于香港的盛行风为东风,使用13跑道降落的机会比使用31跑道多。要在13跑道降落,飞机先从长洲附近向西飞行(航向270度)并开始下降,绕过大屿山西端转向东北(航向45度),然后在大屿山沙螺湾以北改向东进场(航向88度),经过维多利亚港西部海港,进入建筑物密集的西九龙上空。

      当飞机到达九龙仔格仔山附近时,机师便要靠目测右转47度,对准伸进海港的跑道着陆。格仔山在九龙仔公园附近的小山岗上,涂以红白两色,晚间以灯光照明。飞机在这里转弯时高度不足300米,离着陆点更是只有2.6公里。倘若海港内吹的是强劲东北风,飞机还要进行侧风着陆。当台风吹袭香港时,港内吹的是强度不稳定的阵风,下降便更加困难。

      对机上的旅客,特别是坐在机舱右边靠近窗户的旅客而言,飞机在降落时就像是飞错了航道一样。可以感觉到飞机与地面距离越来越近,深水埗及旺角的街道、多层楼房及行人已清楚可见,但前方却未见跑道踪影。两旁的建筑物似乎快要撞到机翼,有时更可以清楚看见民居内的电视画面或天台上晾晒衣物的颜色。此时飞机正在九龙城上空转弯,跑道也在前方出现。数秒以后,起落架已接触到陆地,飞机降落在海港中央的跑道上。对居住在航道之下的九龙启德机场城居民而言,曾经流行过一句夸张的话,说是只要在大厦高层拿着竹竿便可以把飞机扫下来。

      在如此艰难条件下生存的老启德机场书写了国际客运量名列全球第三、货运量全球第一的历史。

      启德,你好!

      1998年,启德机场熄灯退役,为保留这里作为香港交通枢纽的象征意义,充分利用原有的区域特点,香港特区政府决定在旧机场跑道尾端,投资82亿港元“零填海”新建如今的启德邮轮码头。

      从“上天”到“下海”,功能有别,繁忙却是不变的主题。据统计,从2013年6月首个泊位启用以来,启德邮轮码头总运客量超过500多万人次,已有120多艘邮轮停泊,其中不乏“海洋量子号”、“玛丽皇后二号”等世界级邮轮。在启德,飞机低空擦过密集住宅楼的景象再不可见,取而代之的,是平静海域从此邮轮穿梭往来。

      启德机场关闭后,客运大楼并未立即被拆除,而是改成政府部门办公室,并易名为启德政府大楼。客运大楼的出境大堂则以短期租约的形式用于商业,成为汽车展销厅、小型赛车场、士碌架台球场地、游戏机中心、保龄球场等。启德机场的跑道及停机坪等露天场地则作为高尔夫球场、烧烤场、“大笪地”跳蚤市场使用。

      在香港故事里,启德的身影俯拾皆是。如今,香港特区政府在《启德发展计划》中,提出建成一个“维港畔富有特色、朝气蓬勃、优美动人及与民共享的社区”,这样的规划愿景让不少老启德人翘首以待。

      启德机场关闭后,客运大楼并未立即被拆除,而是改成政府部门办公室,并易名为启德政府大楼。客运大楼的出境大堂则以短期租约的形式用于商业,成为汽车展销厅、小型赛车场、士碌架台球场地、游戏机中心、保龄球场等。启德机场的跑道及停机坪等露天场地则作为高尔夫球场、烧烤场、“大笪地”跳蚤市场使用。

      启德邮轮码头,是地区发展项目中的排头兵。邮轮到访带来海外旅客;码头大堂空闲时举行的展会汇聚商业人群;楼顶全年开放的超大空中花园吸引众多市民前来假日休闲。人流增长促进着小巴、巴士、轮渡等公共交通发展,而往来便利又加速了地区人气聚集。

      过去的一个世纪,老启德机场见证了香港日新月异的成长,将各国人民带来香港,又把香江儿女送向世界。如今,启德邮轮码头再次担负起连贯四海,引跑启德的重任。根据《启德发展计划》,未来数年内,老机场跑道上会陆续建设住宅、酒店、公园、体院馆等设施,沙中线、T2主干道等也相继跟进,最终打造出320公顷范围,集商业、居住、休闲、旅游等用途于一体的新启德。(部分内容来源:新华社、中国民航报)

    42荐闻榜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