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滔滔黄河水,悠悠兰州情 青航佳人带你西北行

 2016-06-28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卢洪雪  [投稿排行榜]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滔滔黄河水,悠悠兰州情 青航佳人带你西北行

      民航资源网2016年6月28日消息:开篇

      黄河水奔流不息,牛肉面四处飘香,这就是昔日的“金城”,如今的甘肃省会——兰州。来到了兰州城,意味着你的双脚已经踏进了苍凉广博的大西北。可能,现在的你和我们的空乘邹春彦、郑旭一样,在兰州并不会呆很久,那就去吃一碗牛肉面,喝一杯三泡茶,在黄河滩上走一走,然后,开始我们的西北行吧。

      “黄河的水不停地流,流过了家流过了兰州,流浪的人不停地唱,唱着我的黄河谣……”提到兰州,不得不提黄河,这座被人视为驿站、多民族混居的城市,被黄河的浊浪赋予了独特的宽容与尖锐,那日日夜夜、奔流不息的淘沙源源流向远方,不仅养育了兰州一方水土,也造就了兰州豪爽、粗犷的性格,这座城市也因为拥有黄河而愈发显得温暖和丰盛。

      坐在青岛航空由青岛起飞直达兰州的飞机上,刚过银川平原,“塞上江南”的风光就被起伏不定的砂石荒滩取代,植被越来越少,甚至连草都很难见到了。

      有人说,兰州的景点乏善可陈,但青岛航空的空乘邹春彦、郑旭始终相信,每一座城市都有不一样的灵魂,兰州,也定会有属于这座城市的精髓,于是,启程前的不确定变成了急于探寻答案的兴奋。

      白塔山公园:擎天一柱俯黄河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或许是诗歌印象的先入为主,无论是甘肃,还是兰州,总会给人一种大气和荒凉的感觉,更有关乎历史,关乎战争的不知名的愁绪。

      但如今重走曾经的丝绸之路、兵家必夺的西北重镇——兰州,在绵延几千年的发展史中,这种历史的苍凉已经渐行渐远,只有深入那些遗留历史痕迹的古迹才能让人想起那段沧桑的历史。如今的兰州,更容易被人形容为美丽璀璨的图画,精华荟萃的图书。而打开兰州的扉页,白塔山公园映入眼帘。

      白塔山公园位于兰州黄河北岸,因山头有一座元代白塔而得名。白塔山山势巍峨起伏,蟠结城郊,有拱抱金城之势。白塔原为纪念去蒙古谒见成吉思汗而在兰州病故的西藏萨迦派喇嘛而建,现在我们看见的是明景泰年间重建而成。白塔七级八面,下筑园基,上着绿顶,各面雕有佛像,檐角系有铁马铃,塔外通涂白浆,如白玉砌成。

      令邹春彦和郑旭感兴趣的,是白塔山公园的“镇山三宝”——象皮鼓、青铜钟、紫荆树。象皮鼓为印度高僧云游此地时所献,为白塔山传来了富有印度地域特色的文明物象及友情。青铜钟虽不大,但声音宏亮有穿透力,是古寺院必设“晨钟暮鼓”的报典实物。至于紫荆树“其木似黄荆而色紫”,别名紫珠,有极好的观赏价值,如杜甫诗云“风吹紫荆树,色与春庭暮。”

      “镇山三宝”令白塔山公园“有宝则名”,但白塔山公园最为出名的,还是“擎天一柱俯黄河”的气势和一览百里黄河风情线的风情。

      百里黄河风情线:古老土地升腾人文意蕴

      站在白塔山公园上远眺,从青藏高原奔涌而下的黄河,走到兰州,却突然放缓了脚步,没有惊涛骇浪,也没有汹涌澎湃。或许是兰州人感念自然的馈赠,又或许是黄土高原城市天然对于河流、水流的珍惜,几十年来,经过兰州人的努力,昔日的黄河沿岸,已经成为闻名全国的“百里黄河风情线”。而这也或许成为邹春彦和郑旭对百里黄河风情线最为期待的原因。

      有人将百里黄河风情线比喻成兰州的“外滩”。但兰州的“外滩”和上海的外滩还是有着千差万别的差异。没有上海的摩天大楼,华灯初上,绚烂旖旎,黄河风情线有的是厚重的文化底蕴和独具匠心的总体布局。

      在九曲逐浪的河面上,百年铁桥——中山桥将兰州这座依河而建的城市深深连系。兰州中山桥俗称“中山铁桥”、“黄河铁桥”,它是兰州历史最悠久的古桥,也是5464公里黄河上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桥梁,因而有“天下黄河第一桥”之称。如今,中山桥已结束其百年的通车历史,变成永久性步行桥。或许相较于中山桥的使用价值,兰州人更在乎的是其积淀了百年的文化底蕴。近年来,甘肃省政府每隔几年,都会对大桥进行养护和加固,让中山铁桥横卧于黄河的湍急水流之上,守望历史的同时见证未来。

      来自青岛的姑娘邹春彦和郑旭,从内心深处由衷地赞美黄河风情线:她质朴无华,自然得体、端庄大方、气质优雅,贴近每位兰州市民和游人,它妩媚却不妖冶,含蓄而不张扬,风姿绰约而又不刻意雕饰,是兰州发展的一个缩影,是一张永不发黄、枯萎的名片。

      金城关:浓缩老兰州的记忆

      “倚岩百尺峙雄关,西域咽喉在此间。”“惊涛急浪打城头,独上河关百尺楼。”“金城临野渡,落日望乡关。”在历史上,无论是古渡,或是冰桥,或是浮桥,或是铁桥,金城关始终是历史风云的见证。

      历经沧海桑田,金城关早已从原来的拒外族入侵的边关战略要塞和内地通往西域的通道,变为了“内关”,其当初最为重要的政治、军事、关隘、码头属性也随之发生巨变。如今,在金城关旧址上一片仿古建筑重新矗立俯瞰黄河,如今的军事重镇早已褪去军事的外衣,千年兰州文化荟萃其中,成为兰州文化的重要载体和聚集地,彰显兰州特有的人文个性。

      土耳其著名的诗人纳齐姆·希克梅特说过,“人生有两件东西不会忘记,那就是母亲的面孔和城市的面孔。”作为一座城市,兰州的面孔不仅仅是高楼大厦,因为那很可能只是另外一座城市的拷贝。对于兰州人来说,留住城市的面孔,彰显兰州城市独有的个性与身份,金城关无疑是一个最好的载体。

      相较于金城关宏大的建筑布局,伟岸的朱漆建筑,精美的回廊画壁,金城关的文化积淀更容易引起邹春彦和郑旭的兴趣。兰州作为一座既年轻又古老的城市,黄河文化、丝路文化、码头文化都在这里汇集,深厚的历史积淀让人们在谈到兰州时有着说不完的话题,不仅让人们津津乐道,更是肃然起敬。而金城关,将这些文化一一陈列,一一保留。对于兰州这座历史遗迹很少的城市,金城关的存在,也变得特殊和重要起来。

      游览至金城关时,已是日暮黄昏,邹春彦和郑旭放弃了匆匆赶往下个地点,选择在金城关内细细探寻兰州的文化,看一看泥塑,听一听《黄河谣》……

      天斧沙宫: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有人说:兰州是中国版图的几何中心,但究其里,它是边地;对于新疆,西藏,甚至是青海的人来说,兰州就是繁华的内地,对于很多东部的人来说,兰州,就是骑着骆驼的西域。因为旅行地点的不同,来自青岛的空乘邹春彦和郑旭,没能看到广袤的沙漠,成行的骆驼,但是,在天斧沙宫所见识到的西部的苍凉依旧让看海长大的她们有了震撼的感觉。

      天斧沙宫位于兰州市安宁区桃花园仁寿山东面的龙风峡里,是兰州市最独特的自然景观,同时也是一处距今约2500万年的红色砂岩,它经过长期的风化水蚀而成,是一组类丹霞地貌奇观,因成自天然,如神斧凿成的砂宫宫殿而得名。

      在兰州,苍凉是惯有的,在这离市区十几公里的天斧沙宫,便显得更加荒芜、寒冷、寂静,仿佛能够听到风掠过枯草的声音,而当你到近前的时候,你才会感受到那种铺天盖地的感觉,那种巨石压在心里的压力;它是大自然的神奇造物,是千万年岁月轮回的奇迹。

      当身穿灰、蓝色空乘制服的邹春彦、郑旭行走在天斧沙宫时,一种看似矛盾却又和谐的画面就此定格:站在天斧沙宫的巨石下,大自然总会用一种方式,让我们感受到人类的渺小和这个世界的神秘莫测;而身着空乘制服的她们,似乎也能代表着人类对自然的敬畏和握手言和。

      兰州,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处,优美的山水城市,恬静的田园城市,雄伟的高原城市,万紫千红的花园城市,香气弥漫的瓜果城市……兰州身上的标签太多,精致与粗犷并存的自然景观,大气与温婉同行的人文风情,这个多彩的城市,我们期待您寻找一个与我们不一样的兰州……

      图:青城古城

      图:青城古城

      图:青城古城

      图:青城古城

      图:青城古城

      图:碑林

      图:碑林


      (以上图片摄影:普丹)

    4荐闻榜

    (供稿:青岛航空股份有限公司

    延伸阅读: 青航佳人青岛航空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