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民航资源网>>民航专业文章

8家廉航组成价值联盟 抱团取暖拓展亚太市场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罗之瑜 2016-05-17 09:25:22 我来说两句(3)

专业分类规划发展 文章编号】30-2016-0101

  

  2016年5月16日,八家亚太地区低成本航空宣布携手成立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航空联盟价值联盟(Value Alliance),其中的伙伴包括酷航、酷鸟航空、皇雀航空、虎航、澳大利亚虎航、香草航空、宿雾太平洋航空以及济州航空,通过彼此的网络共同连接起亚太的天空。


  价值联盟(Value Alliance)简析——新加坡航空集团角色浮现

  从价值联盟的航空公司构成、成立地点新加坡乃至通讯稿后所附酷航联系邮箱(类似联盟的办公机构邮箱),都不难推测价值联盟成立背后应是新加坡航空集团起到了很明显的推动作用。8家航空公司中酷航是新加坡航空集团的全资中远程低成本航空。2016年初虎航才被新加坡航空集团全部收购,虎航日益成为新加坡航空集团布局区域低成本航线的重要棋子。新加坡航空与皇雀航空共同合资组建的酷鸟航空。因此酷航、酷鸟航空、皇雀航空、虎航关系可谓密切,同时代表了新加坡与泰国两国低成本航空。

  2014年10月澳大利亚虎航被维珍澳大利亚航空收购剩余40%的股份后,澳大利亚虎航已完全属于维珍澳大利亚航空,但澳大利亚虎航虽与虎航在销售体系仍有一定联系,虎航网站仍销售澳大利亚虎航运营航线机票,加入联盟可以带来更多的旅客输送与目的连接,对于澳大利亚虎航显然受益。

  香草航空是全日空与亚航于2011年8月合资成立的日本亚洲航空,2013年8月时进行公司改组,成为全日空的独资子公司,新品牌改名“香草航空”后继续营运。笔者认为全日空与新加坡航空同属星空联盟,拥有多条代码共享航线,旗下子公司展开更多合作,两家公司应会“乐见其成”。

  由于持续亏损,虎航曾将菲律宾虎航卖给菲律宾最大的航空公司宿务太平洋航空。2014年1月,宿务太平洋航空宣布将以1450万美元价格收购菲律宾虎航全部股份,同时虎航与宿务太平洋航空公司结盟。2015年5月,菲律宾虎航更名为菲律宾宿翱航空(Cebgo),菲律宾宿翱品牌已被明确定义为宿务太平洋航空集团的组成部分。2015年9月22日,新加坡竞争委员会(CCS)批准宿务太平洋航空与虎航的航线合作协议。两家低成本航空将对预订系统中连接时间进行协调,这意味着旅客将能够从航班连接的改善上受益。考虑宿务太平洋航空与虎航的结盟关系,且宿务太平洋航空在菲律宾丰富的航线网络,宿务太平洋航空加入价值联盟也顺理成章。

  作为韩国最大的低成本航空,济州航空自2005年开航起连续5年亏损,但济州航空坚持拓展航线网络并不断提升品牌形象,2011年起济州航空开始盈利并保持至今。济州航空持续高速发展的潜力,曾赢得新加坡航空集团的青睐。2015年3月新加坡航空集团表示将考虑收购济州航空股份,但双方协商无果终止提案,新加坡航空集团与济州航空关系可见一斑。

  综上所述,澳大利亚虎航、香草航空、宿雾太平洋航空、济州航空与新加坡航空集团都拥有一定的联系,且各自代表的澳大利亚、日本、菲律宾、韩国市场对于整个联盟也足够有吸引力,显然8家公司也渴望借助彼此的航线网络将旅客服务延伸,于是一个拥有176架飞机、超过160个目的地的低成本航空联盟正式成立。

  新订票平台有望让旅客与航空公司双赢

  八家航空公司都将在各自网站都将销售彼此的机票,也可通过全新的订票平台Air Black Box(ABB)上查询、选择与订购各家航空最优惠的机票,并能自由搭配航程。ABB全方位的订购服务包含了座位选择、餐食加购、行李购买及其它机上服务等,结合各家航空公司的目的地,提供旅客更多的选择与更优质的服务。

  如同香草航空董事长Katsuya Goto所说:“这项ABB技术将让我们与其它航空连结,即使彼此使用的是不同的旅客服务系统(PSS),也能够准确解决旅客的需求与疑问,甚至可以让我们的旅客飞往香草航空尚未开发的其他目的地,向广大的亚太地区展开精彩的飞行旅程。”

  皇雀航空CEO Patee Sarasin亦表示:“这个由ABB与价值联盟(Value Alliance)所创造的合作契机是非常难能可贵,相较于其他航空联盟,此合作预计将为各家低成本航空带来约10-25%的商机。”

  价值联盟(Value Alliance)专属的ABB平台已经获得NDC的初步认可,并将在今年取得完整的官方认证,目前已有酷航、酷鸟航空、皇雀航空率先将航班订购服务借由ABB整合连接,其他伙伴航空也将在接下来几个月陆续跟进。

  价值联盟(ValueAlliance)成立的启示

  东南亚各国拥有二十余家航空公司明确以低成本航空模式运营,由于东南亚各国市场规模有限,低成本航空通过集团化规模化的发展才可能实现在整个东南亚市场中进一步扩张。近年来各航空集团通过新成立、合并、收购、出售航空公司等不同的策略,已逐渐形成了多个拥有低成本航空的航空集团,尤其亚航集团、狮航集团、捷星集团都取得了相当瞩目的成绩。另一方面,单打独斗的航空公司势必需要考虑借助联盟或伙伴的力量“抱团取暖”,形成航线网络的更多连接。这个意义上说,价值联盟成立并不意外。且未来低成本航空也会走向集团化、联盟化竞争的路线。

  价值联盟(Value Alliance)并未拘泥于东南亚地区,而吸收了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的伙伴,这意味着低成本航空竞争与合作的战火有从东南亚地区蔓延到整个亚太的趋势。众所周知,近年来低成本航空在东南亚地区蓬勃发展,仅仅2013-2015年这三时间,东南亚低成本航空就将飞机数量从400架扩张到现在的600多架,增幅达50%。由此带来的是2015年东南亚低成本航空座位运力投放增速连续第二年明显放缓,全服务航空公司在东南亚的座位运力却增长14%,在东南亚低成本航空开始运营的15年以来增速首次超过低成本航空。低成本航空在东南亚市场占有率也遭遇首次下滑,此外东南亚低成本航空还拥有数量庞大的飞机订单。东南亚低成本航空显然需要开辟新市场,北亚地区低成本航空比例较低,且以中日韩为代表的北亚国家赴东南亚旅游市场繁荣,联盟的成立将帮助低成本航空间带来更多的客流,笔者认为未来的合作甚至有望拓展到飞机租赁等更深度的领域。

  价值联盟(Value Alliance)新闻稿亦表示:亚太地区的旅游产业是世界第一,价值联盟(Value Alliance)能赋予旅客最多元的旅行体验,预计在2020前,预计总造访亚太地区人次会达到50亿,而全新的价值联盟(Value Alliance)将连接更多的特色目的地,把以前比较不被大众熟悉的潜力二线城市打造为新兴旅游胜地,无论是飞向澳洲大陆探险、前往日本感受古典气息与现代购物融合、或是悠游在泰国各海岛之间,价值联盟(Value Alliance)借由联盟的航线提升销售市场的广度与商机,给旅客带来更棒的旅游回忆。

  就目前亚太地区低成本航空发展态势而言,我国航空公司尤其低成本航空在亚洲区域国际航线将面临重大的考验。上述低成本航空集团、低成本航空联盟将利用价格优势、网络优势、运营成本优势对我国航空公司的亚洲区域航线形成了包围与冲击,对我国旅客具有价格上较强的吸引力。在天空日益开放的背景下,民航局与航空公司都应积极应对,保持我国航空公司竞争力。近年来欧美航空业反思“开放天空”政策,呼吁美国政府取消自由化以保护美国航空业的声音不绝于耳。笔者认为我国民航界也应总结我国在“开放天空”道路上的经验,尤其面对东盟的协议。

  2016年1月18日,海航旗下低成本航空公司主导成立的全球首家低成本航空联盟-优行联盟(U-FLY Alliance),随后可谓销声匿迹。国内低成本航空的领导者春秋航空此次未加入(或未受邀加入)价值联盟(Value Alliance),笔者认为春秋与价值联盟中东南亚低成本航空都存在竞争的关系,且春秋自身也在向集团化方向发展(春秋日本),未加入(或未受邀加入)或有此方面的原因。国内另两家主要的低成本航空九元航空中联航尚未展开国际航空运输,未来是否加入价值联盟仍值得评估。

  最后需要再次呼吁的是,笔者曾撰文指出,《经济增长放缓背景下,我国低成本航空发展时代来临》,这样的观点仍值得各方重视。

1荐闻榜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