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她是中飞院的“女儿”,蓝天的“女儿”

 2016-05-10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刘蓉  [投稿排行榜]
2016-05-10 17:29:17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她是中飞院的“女儿”,蓝天的“女儿”

  她姥爷是新中国第一代飞行员,参军打过鬼子,在三大解放战役中立下特等功,参与组建新中国民航。她父母都就职中飞院;民航的基因,飞院的血脉,注定让她选择蓝天。

  刘宁,民航乘务员技师、东方航空客舱安全监察员,中飞院首届空乘学生中唯一的飞院子弟。

  刘宁姥爷是新中国第一代飞行员,参军打过鬼子,在三大解放战役中立下特等功,参与组建新中国民航。她父母都就职中飞院;民航的基因,飞院的血脉,注定让她选择蓝天。

  成长足迹:

  中飞院毕业后就职东航上海,飞遍东航所涉及的所有地区和国家的航线;

  参与东航“上海-纽约”首航;

  2008年执飞运输汶川地震伤员航班任务;

  2009年进入东航安监部的航空安全办公室工作;2010年调入东航北京分公司安全运行技术管理部,从事客舱安全监察、训练、运行,及SMS等工作。

  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多次参加重要保障、国家政要航班飞行任务

  长在飞院:要么清华北大要么中飞院

  很多中飞院教职工,都认识从小天真烂漫,一笑起来就有迷人酒窝的小宁宁。宁宁姥爷是是英雄飞行员,父亲在当医生之前也是一名飞行学员,母亲也是学校的教职工。飞院的血脉让她从小痴迷蓝天,崇拜飞行。

  中学时期宁宁最惆怅的是,那时中飞院根本不招收女飞学员。班主任说,按宁宁的成绩,上重点本科不成问题,但当她得知当年中飞院要招收首届空乘专业,下定决心,以一本的潜力,报考专科的专业。

  “别人的高考是黑色的,但我却无比轻松愉悦。”宁宁回忆起当初的选择,露出单纯执着的笑,“心想要么就蒙上个清华北大,要么就直接落到专科读空乘。”

  吾志所向,一往无前,宁宁如愿以偿成为了中飞院首届空乘专业学生。

  菁菁校园:绿皮蓝裤男孩走过来

  军训照上过《院报》

  大学生活很普通,不普通的是宁宁读了一所很特别蓝天大学。

  学生时光很短,但是对已经毕业十几年的宁宁来说,那段记忆却是那么长,几乎占据了她毕业后至今的所有记忆空间。

  上课、考试、放假、室友、初恋,几乎是大学生活的主题。

  那时大学不鼓励谈恋爱。在校园,女生走出宿舍大楼,常常会有男生迎上去:“同学你好,我们认识一下吧”。绿皮蓝裤是分院来的大三飞行学长,他们在校部学习理论的两年里学校没有女生,女生来了他们又下到分院了。

  当有男生要求一起走路,“乖乖女”宁宁会很认真地要求人家跟我保持一米半的距离。

  “无需否定也无需掩盖曾经的美好年华,感谢记忆中那位黑黑的大男孩和我共同走过青葱的校园岁月。” 校园情怀,青葱记忆,十多年后仍然清晰。

  “如果我受伤,请将我带下飞机”

  用行动诠释最高职责

  刘宁制服照

  “在从事这份工作之前,我真的没有想到辛苦起来会那么苦。”说起“苦”字,宁宁天生无忧的娃娃脸上,闪过一丝郑重。

  飞行13年,多少也会经历大大小小的事。曾经遇到过飞机空中释压,机组临危不乱、准确判断、迅速反应、正确处置,用行动诠释最高职责。

  “这得益于公司严格得近乎苛刻的业务培训和复训机制。”提起那次特请处置,宁宁如是说。

  刘宁与机组合影

  航班落地后,家人从媒体得知此事,但是他们一直没有主动联系宁宁。直到登上公司调来另一架飞机时,宁宁才拨通了爸爸的电话。

  “从电话中,我好香能听出父亲的心都在颤抖。”说起对家人的亏欠,无忧无虑的宁宁哽咽了。

  “空乘从事着服务工作,但空乘不是服务员。” 宁宁至今都清晰大学第一堂课上,孙海东老师是这样诠释空乘职业。

  汶川地震抗震救灾运送伤员专机

  “对于我这样一个英雄情结比较严重的人,就这样死心塌地地爱上了空乘工作,也为我后来投入航空安全管理工作埋下了伏笔。在空乘每年应急复训的科目里有这么一句话:“如果我受伤,请将我带下飞机”,只有懂的人,才能理解这句话的分量。

  世界上最爱我的走了:我是最后的送别者

  飞行这么多年,亏欠家人很多。尤其姥爷的去世,是宁宁心里永远是一道抹不平的坎儿。

  生前姥爷非常喜爱宁宁,姥爷也是宁宁心中的大英雄。而姥爷去世时,宁宁却在洛杉矶执行任务。

  “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告诉我姥爷去世的消息,心情到现在也无法找到准确地词汇来形容。”宁宁要在洛杉矶驻站3天,还不能马上回国。

  等回到国内,一进家门看见的已经是姥爷的灵堂了,全家几十口人就只等我一个了,转天就给姥爷出殡了。

  “我是又高又帅的姥爷的忠实粉,但却没能见他最后一面。”从宁宁眼泪和沉思中,读到的不仅是一份职业的付出,还有亲情,还有传承。

  既是母校也是家

  既是爱人也是机长

  刘宁幸福的一家

  中飞院,既是母校,也是家,对母校的感情已经深入骨髓。宁宁对母校的爱溢于言表,常常会回到母校去找童年和学生时代的记忆,、作为官微铁杆粉丝,通过留言向母校表达祝福。

  “老公是同一个公司的机长。有时我的飞机刚滑进机位,他的飞机刚滑出隔壁的机位,有时他还能看见我站在客梯车上朝他挥挥手;有时我接他的飞机,有时他接我的飞机,上下飞机能碰见;有时我们在不同的飞机上相向而飞,在空中还能相会。”

  这些宛如电影中的桥段,在宁宁的生活中天天上演。

  “最有趣的是,我们有时能飞到同一个航班,遇到延误时,有旅客不耐烦地冲我喊:叫你们机长来见我。”

刘宁

  宁宁露出心无城府的招牌甜笑。只有那时,仿佛世界上所有的遗憾,内疚,思念和恐惧,都不复存在。

21荐闻榜

(供稿: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党委宣传部

延伸阅读: 中飞院东方航空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