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走近青航女飞:学舞蹈软妹子变身驾驶舱女汉子

 2016-03-01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李娟 卢洪雪 黄婷燕  [投稿排行榜]
2016-03-01 13:53:04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走近青航女飞:学舞蹈软妹子变身驾驶舱女汉子

  图:青岛航空女飞行员刘曦 摄影:普丹

      编者按:

      她们英姿飒爽,以非同寻常的女性力飞行于云端之上;

      她们睿智利落,从未想过要低头,向着梦想一路进发;

      她们有着男性刚毅的品质,也拥有着细腻温柔的女人心。

      独立、执着、坚韧、勤奋、责任,这是她们独特的魅力。

      飞行是梦想,更是光荣;飞行是勤奋,更是责任。她们懂得飞行的意义,更愿意为这意义付出自己。

      我们高兴看到女性力量在航空业的绽放,我们更欣喜青岛航空拥有她们,让庞大的机械也泛出柔美的光来。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她们走过来,于是一路走一路花开。

      最美的三月,请跟我们一起走进青岛航空,走进青岛航空女飞行员范媛媛、刘曦、王琼的世界。本专题将分为上、中、下三篇。分别讲述她们的梦想,她们的责任,还有她们蓝天之外的精彩人生。

    光荣与梦想

      中国飞行员的历史要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但女飞的加入,却仅有60多年的历史。1951年,中国空军招收了第一批女飞行员,打破了飞行员职业“零女性”的传统。而民航2003年,民航领域女飞的首次“破冰”,以及随后各大航空公司向女飞抛出的橄榄枝,成为刘曦、范媛媛、王琼后来加入民航飞行员领域的契机。

      “为什么会选择飞行员这个行业?”这几乎是所有女性飞行员都会被问及的问题,对于此,王琼、范媛媛和刘曦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

      “人生嘛,总要有一些改变和挑战。”范媛媛说。这位“半路出家”的女飞行员,在西安交通大学国贸专业毕业后转投飞行专业。“我是2012年改的飞行,既有机缘巧合,也有家庭的影响,因为父母都在海军飞行学院,我是看着飞机长大的。当时民航没有自费生,也没有女性学飞行的,所以最开始没有这样的想法,后来慢慢的听到这样的消息,就自费学习了飞行。”如此轻描淡写的背后,是范媛媛对于飞行的义无反顾。父母职业的关系,范媛媛的学飞之路并不顺畅。考虑到父母可能根本不会同意自己的举动,范媛媛将工作辞了,完成了体检,找到了航校,交上了第一笔学费,将所有自己能够掌控的事情处理完毕,才向父母“摊了牌”,颇有壮士断腕的决心。“我是属于比较固执的人,如果遇到困难之后想到还有退路的话,说不定我就退下来了,把后路斩断,没有退路,就只能往前走了。”经过两年的严格训练,顺利地从飞行学员成为青岛航空的一名飞行员。

      与范媛媛不同,王琼加入飞行员行业更多的是因为逐梦。深受飞行员父亲的影响,王琼的心中早就种下了飞行的种子。“我从小就喜欢飞行,因为父亲是飞行员,所以对这一行了解可能比其他孩子多一些,当然也有误区,就是小时候觉得飞行员天天出去飞好自在,等自己做了飞行员才知道这一行的辛苦。”而这也是父亲反对她飞行的原因。“父亲那一辈的飞行员太辛苦,想女儿安安稳稳找个‘接地气’的职业。而我从小有飞行的执愿,高中的时候瞒着父亲去参加空军的招飞,体检虽然过了,但父亲没同意,最后上了一个民航口隶属的学校。在大学期间也没有放弃当飞行员的愿望,后来蔚蓝招飞,体检也过关后,父亲也就没有阻拦。但他也嘱托中途出现任何问题都别找他,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王琼笑着说。

      俊秀的面孔、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如果不是那身飞行员制服,眼前的刘曦很容易被认为是一个“软妹子”,但她举手投足之间的利落与飒爽,却是飞行员独有的、一种从骨子里透出的沉稳。“舞蹈专业我学习了多年,后来又进了广告行业工作了10年,但内心一直对飞行有向往,2012年的时候恰逢海南航空学校招飞,便想去试一试,幸运的是一切顺利过关,就一直走到了今天。”

      不一样的过程,一样的结果。她们靠着自己对于飞行的向往与执着,一路走了过来。“其实跟性格有关系吧。没有困难的事儿就太普遍了,没什么成就感,正因为飞行员之路困难重重,才有一定的成就感。”范媛媛的回答很霸气。


      图:青岛航空女飞行员范媛媛 摄影:普丹


    稀少与珍贵

      在长期以男性为主流的飞行员行业里,女性飞行员想要占据一席之地并非易事。在青岛航空109名飞行员当中,女性飞行员仅有5名,占比约为5%,而这个数据比民航业的平均数据100:3已经要高了。

      《中国民航驾驶员发展年度报告》(2014年版)显示,截至2014年12月31日,中国民航驾驶员有效执照总数为39881本,而女性驾驶员执照数量为449本,占比仅为1.1%,而这其中,不乏飞行爱好者、直升机等小型飞机执照,真正拥有民航客机执照并在册的女性飞行员,更是为数不多。据媒体报道,2012年底,全国民航女飞在册人数仅为266人,约占全国总飞行人数的0.85%,近几年虽有增长之势,但女飞行员的稀缺仍然是民航业的普遍态势。

      论及原因,女性生理结构或许算是其中之一。“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刘曦说,“女性在力量上,面对突发状况时的反应能力等,跟男性相比都有差距。”最早要成为商业客机飞行员,对身高和体能上都有诸多硬性要求,由于女性通常比男性矮,许多女性在申请时就已经被淘汰。但是近几年,国际女性飞行员组织称,现在这些要求已经基本上不存在,唯一的要求是飞行员要通过模拟飞行器的测试。

      如果说生理上的不同是造成女性飞行员少的客观原因,中国女飞起步较晚以及传统的男女观念则是主观上的原因。

      在我国,男性飞行员的出现是在20世纪30年代,那时候的飞行员基本上是空军的士兵,更多的是参与战斗,此时女性飞行员的数量为零。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初,我国开始着手培养第一批女性飞行员,而她们也都在空军服役,直至20世纪80年代后,才逐渐有部分空军飞行员转入民航业。

      直到进入21世纪,中国民航才有了自己内部培养的女性飞行员。2003年,中国民航飞行学院招收了第一批女性飞行员。相比男性飞行员近乎百年的历史,女性飞行员起步较晚,这是其数量稀缺的另一大原因。近几年,随着传统观念的不断变迁,以及飞机系统的日益先进,相信未来终有一天,女性将不再是飞行员行列中的特殊集体,而会成为真正撑起“半边天”的一股力量。


      图:青岛航空女飞行员刘曦 摄影:普丹

    挑战与坚持

      在大多数人的眼中,飞行员是一份光鲜的职业,他们每日翱翔蓝天,准确而潇洒地完成飞机起落的每一个动作,但只有身在其中才知职业艰辛。而女性飞行员,飞向蓝天的每一个步骤却不只有艳羡,更有挑剔。因为是女飞,每一个细节的失误都会被放大,成为旁人眼中“女性不适合飞行”这一刻板印象的又一佐证。

      青岛航空的三名女飞——范媛媛、王琼、刘曦,用自己一步一步的脚踏实地,改变着越来越多的人对于女飞的传统印象。

      要成长为一名合格的飞行员,体检是她们需要迈过的第一道坎儿。三天的集中体检,多达几十项的身体素质检查,只要有一项不合格,便会立即淘汰。飞行员的体检可谓苛刻至极。

      体检关通过之后,也并非意味着万事顺利。对于已是两个孩子母亲的刘曦而言,困难的是舍下两个幼儿的学飞之路。

      从聚光灯下的舞蹈到万里天空中飞行,刘曦面对的转变非常大。“我跟别人不太一样,我要放弃从事了10年的行业,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如果不是念念不忘的飞行梦,要刘曦放弃10年的专业应该是很困难的事情。而对于她而言,最困难的还是想念孩子和学习压力的双重夹击。

      “当时我的女儿很小,才9个多月,儿子也才5岁多。我要离开他们去外地学习,要在很短的时间接触、学习、完全理解并且完全明白对于我来说很陌生的知识,其实是很有压力的。”刘曦说。在长达3个月的时间里,除了读书,刘曦几乎每天都以泪洗面,如若不是对飞行的信仰和热爱,旁人永远无法理解--一个母亲舍下刚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去外地学习陌生的课程,去适应陌生的环境,这是为了什么?对于这个选择,刘曦有自己的解读,“我希望他们能看见一个能够学习、愿意学习、也在为自己努力,能够给自己创造一片空间的妈妈。我希望给我的孩子做一个榜样,这也是我放弃多年从事的专业,选择重新开始的一个动力。”

      从飞行学员到正式的飞行员,每一位女飞行员与男性一样经过同样的标准要求,而最为不易的,是要兼顾家庭和飞行。而她们从未想过要放弃,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只因为她们所追求的不仅仅是一份职业,更是完成这个“挑战”后的满足和自豪。


      图:青岛航空女飞行员范媛媛 摄影:普丹


      图:青岛航空女飞行员王琼 摄影:普丹


      图:青岛航空女飞行员王琼 摄影:普丹

    4荐闻榜

    (供稿:青岛航空股份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