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绿色航油为环保,亦为抑制油价

 2015-07-14 14:00:04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王疆民  [投稿排行榜]

分享

      生物燃油作为清洁的再生能源,可替代由石油制取的汽油和柴油,降低污染,其研发和利用日益受到了广泛的重视。航空生物燃油更是如此,甚至在使用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突破性进展。然而,就是这种“高、大、上”产品,在遇到油价急剧下降的时候,却也并非意志坚定,而是有所动摇。或许有人会问,难道发展绿色航油也受“铜臭”影响吗?答案显然是肯定的。

      众所周知,在油价高涨时代,人们寻找能源替代新来源,以及研发绿色燃油积极性也是成正比例上升。但是,当去年油价急剧下降的时候,人们对寻找新的替代能源热情也开始大幅降温。如美国页岩石油的生产,在此期间产量就出现了大幅萎缩,甚至一些中小页岩有企业无利可图,停止了生产。据报道,今年1月份,一家名为WBH Energy的美国页岩油开采公司已提交破产申请,这家位于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民营公司,债务总额在1000万至5000万美元之间,贷款人也已拒绝再供应贷款,其也成为这一波石油价格战中的第一个阵亡者。

      同样,这对于方兴未艾的航空绿色燃油的研发和生产而言,也是一次非常大的打击。尽管油价波动带来的票价下降让一些旅客感到欢欣鼓舞,但新能源研发和生产者却愁眉难舒。有专家指出:油价大跌对于石油替代产品的行业来说就是一大利空,如新能源受到的冲击就很大,这些行业在高油价时存在价格优势,但目前其经济性和可行性需要重新计量。

      实际上,现在很多人都知道,这次油价的大幅波动的背后,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一些石油生产国担心失去市场中的话语权所进行的一次博弈。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这次博弈的最大痛点并不是石油,也不是新能源,而是资本。或许,很多有环保主义理想的人,对此会感到反感。认为绿色燃油革命这种为全人类谋取福祉的“高、大、上”的产品项目,怎么会因为几个铜臭就把她玷污了?难道我们就没有其它可选择的道路了吗?

      其实,“铜臭”作用远不是一些想象的那么简单,人类近代历史中几次大的产业革命都离不开资本的推动力。不可否认的是,“资本”确实在现实中有其贪婪的一面,但是,正是这种贪婪性,才让我们的市场更加繁荣,我们生活的才有了多样性的改变。只不过这头“猛兽”需要我们的驾驭。

      表面上看,油价大跌时,航空绿色燃油开发和利用一时间沉寂了下来。但是,一些有实力的航空公司,依然没有放弃他们的雄心大志,继续要投资研发和生产绿色航油,甚至还要扩张生产能力。

      英航就是在这方面投资最早的一家。2012年该航与索列那燃油公司签署投资建设“伦敦绿色天空工厂”和绿色燃油购买协议,其生产能力可达到每年处理64万吨城市固体垃圾。工厂将在2017年正式运作,届时英航每年将购买生产的1600万加仑生物燃油。这大约是英航燃油2%的用量。现在,英航不仅没有改变他们的初衷,而且还计划在欧洲、澳洲和北美投资建立生物燃油工厂。

      另外,去年8月,国泰航空公司则是成为了美国加利福尼亚法克罗姆生物能源公司的战略投资人。其工厂产品也是将城市固体垃圾转变液体燃料,计划2016年底正式运营。国泰航空目前正在研究在香港建厂的可行性。

      不可否认,这些航空公司在石油持续走低的时候,依然对绿色航油情有独钟,投入大笔资金,完全是为了人类神圣的绿色环保的理想。但是,他们的继续投资的冲动,有一部分还是来自于自身生存和发展的需要。首先,曾经的高油价成为了航企发展最大的噩梦;其次,如果说油价高企是他们的噩梦,那么绿色航油就是他们可资利用的资源,用以平抑油价;最后,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绿色航空比油价套保更具优势,风险更小。

      当然,也有人担心:生物燃油的原料如果来自于自然,会与粮食争抢土地和水源,但现在欧美国家对此已有限制,其生产原料主要是可循环的废弃物。

      由此可见,用“铜臭”生产出的绿色航油,也同样很环保。(王疆民/文)

    0荐闻榜

    更多文章和观点请访问王疆民专题

    延伸阅读: 生物燃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