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小机场员工比乘客多 1天两趟航班靠财政过日子

 2014-11-19 来源:法治周末 作者:赵晨熙  [投稿排行榜]
2014-11-19 09:47:10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近日,吉林省松原民用机场等5家小机场的可行性研究报告获得批复,这正是我国“小机场建设潮”的一个真实写照。

      然而,在各地上马新机场热情高涨的背后,却是一些小机场大规模亏损、不得不靠高额财政补贴勉强维持的尴尬现实。

      其实,小机场的兴建,一边有国家政策的持,另一边也有地方发展经济的现实需要。只不过,在兴建过程中,确实存在一些地方官员唯政绩观,走“高大上”的不切实路线和兴建之后不善于经营管理利用,导致连年亏损的问题。

      尽管如此,专家认为,线航空服务能够覆盖全国70%以上的县域,且对地区经济发展还是有贡献的,当前的重中之重,应是如何通过政策帮助和小机场的自我变革,来适应现状并寻找到未来的发展方向。

    一天两趟航班,工作人员多过乘客,靠财政补贴过日子

      “没得等了,这里一天就两趟到达航班,早上这趟完了就得下午了,搁这等没意义,下午再来。”当地的出租车师傅对机场航班的情况了如指掌

      “今天进港航班8人,出港航班11人。”这是湖南省一家地级市机场一个普通日子的客流量“日报”。

      这绝非耸人听闻。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事实上,如此“冷清”的场景只是全国部分小型机场的一个缩影,也许它们的数据没有如此“夸张”,但它们都在艰难中生存发展……

    从不满员的航班

      冬季的白天来得越来越晚。10月30日凌晨5点,北京的天空还是一片漆黑。不过此时的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内却灯火通明,人声鼎沸。APEC假期的到来,令那些将要出游的乘客们陶醉在假日的喜悦之中。

      然而,来到第33候机区前,你会感受到它的“与众不同”,长椅上零零散散地坐着一些乘客,他们或歪斜地“摊”在座椅上,将头埋进大衣领子里睡觉;或低头玩着手机来消磨登机前的无聊时光,整个候机区显得异常冷清。

      “乘坐国航CA1285航班飞往朝阳的旅客请到第33登机口排队登机。”响亮的机场广播声惊醒了那些昏昏欲睡的乘客,他们不紧不慢地起身,缓步走向登机口。登机口前并未出现排队的长龙,没过多久,这些为数不多的乘客便消失在机场通道中。

      这架由北京飞往辽宁省朝阳市的国航CA1285次航班,是一架可容纳126人乘坐的波音737中型飞机。当记者登机后发现,乘客们都已找好了各自的座位,他们分散地分布在机舱中,每一排座位都没有坐满,最后几排的座位甚至还全部空着。

      正当记者按票号寻找自己的座位时,旁边一位乘客操着浓重的东北口音提醒道:“别费那劲儿找了,你就找个人少舒服的地儿坐就行。”

      见到记者的表情有些诧异,这位约40来岁、戴着黑框眼镜、身穿棕色外套、不断在搓手的中年男子笑了笑,“你不常坐这趟航班吧?没事,人少,找地儿坐就行”。

      说着,他又用手指了指记者的背包,“你那包,跟我似的放边上就中。”记者注意到,他的黑色书包就放在边上空座位的下面。

      十几分种后,又陆续上来了一些乘客,但后面的几排座位依然空着,起飞前记者粗略地数了一下,飞机上大概有50多名乘客,还有一半多的座位空着。

      “你是只知道北京有朝阳区,从不知道辽宁还有个朝阳市吧?”飞机起飞后,刚才那位“帮助”过记者的中年男子用一句玩笑开始和记者攀谈起来。

      闲聊中得知男子叫秦平,是辽宁省朝阳市人,在北京一家工地负责建材采购,这次是因北京APEC期间工地停工,所以他利用休息时间回家看看。

      “估计这班飞机上的不少人都是因APEC休假回去的,要不以前人比这会儿还少。”因为工作原因,秦平每个月都会坐飞机回去一趟,人少一直是这趟飞机的一大“特色”。

      秦平向侧面探了探身,看向通道前方被帘子隔开的头等舱,“你觉得那个舒服不?其实不如咱这个。”他边说边向记者“传授经验”,将旁边两个空座位的扶手抬起来,笑着说如果太累了直接就能侧身躺下。

      有一次太困了,秦平就是这么躺着的,“只要不是起飞和降落,乘务员一般不管”。

      和记者说话时,秦平不断地打哈欠,以至于最后他都有些不好意思地用手捂住嘴,“每次坐这班飞机都得早上4点起,能不困吗。”

      6点40分由首都机场出发,7点40分到达朝阳市,这是记者乘坐的此次航班的起降时间,也是每天唯一一趟由北京飞往朝阳的航班。

      “我们那儿地方小,北京每天就早上这一班飞机,然后停一小时再从朝阳回北京。”秦平用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个圈,朝阳市地处辽西,四面环山,属于被包在山中的小盆地,没有什么优质资源,旅游景点就有凤凰山和化石公园,但和其他城市的名胜比起来也没有太大的吸引力,所以来这里旅游的人不多,坐飞机的基本是本地人。

      尽管对航班设置有怨言,但秦平也表示理解,“每天就这一班飞机都没什么人,多了不更亏”。所以有时为了多睡会儿,他也会选择乘坐时间更长的长途车或火车。

    机场小 工作少

      一下飞机,一座灰白色的两层小楼便映入记者的眼帘,楼上“顶着”已略显陈旧的两个红字大字——“朝阳”,几名安保工作人员在指挥着人流有序地走入候机楼。

      刚进入候机楼,乘客们便争相涌到一旁的行李托运处取行李,没有托运行李的秦平在一旁笑了笑,“每次都这样,赶紧拿完就回去了,机场小,也没什么可转的”。

      记者注意到,不大的候机楼内只有靠墙的位置摆了一排橙色的座椅,几名等待坐此次航班去北京的乘客正坐在椅子上闲聊,大厅中央的商店服务员在不停地招呼乘客进来看看东北特产。

      随着取行李的乘客们逐渐散去和十几名准备前往北京的乘客接受安检登上航班,喧闹的气氛仅维持了十几分钟,整个候机楼内便又恢复了平静,而候机楼门外广场上的出租车也拉上乘客一一离去,只剩下了空旷的停车场。

      “没得等了,这里一天就两趟到达航班,早上这趟完了就得下午了,搁这等没意义,下午再来。”当地的出租车师傅对机场航班的情况了如指掌。

      在大厅进门处,记者也发现了标有机场一天全部航班的展板,除了这班往返于北京和朝阳之间的航班外,下午还有一班朝阳到大连到上海的航班。

      “我们这小机场竟然也有人关注?”负责行李托运的一位工作人员忙完了手头的工作后开始和法治周末记者闲谈起来。他告诉记者,一天中就忙这两个时段,只要送走了乘客就算没事了,乘客少,他们的工作也相对清闲一点。

      记者注意到,虽然乘客相较大机场少很多,但安检人员仍然在用仪器从头到脚地扫着每一位准备上飞机的乘客,乘客包内的手提电脑、充电宝等物品也要一一放到筐里从安检机通过。

      “工作量小就更得认真了。”一位安检人员一边紧紧盯住安检机的屏幕,一边告诉记者,因为一天只有两趟航班,所以在送走了这趟航班后,他们也可以暂时休息,机场再开门就是下午两点了。

    工作人员比乘客多

      一个机场一天只有两趟航班,这在很多人看来甚至有些“难以启齿”,而在朝阳机场,这却不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当法治周末记者见到朝阳机场市场营销部经理任海艳的时候,她正在打电话,“你知道我们这有几趟航班吗?一天就两趟,所以你再考虑一下吧”。挂断电话后,她微笑地向记者点头示意,“这是一个投资商,想要在这里租个柜台帮乘客运行李,咱得把机场的实际情况告诉人家”。

      每天两趟航班,平均每天的客流量两百人左右,朝阳这座城市曾因出土了中华龙鸟化石而被誉为“第一只鸟飞起的地方”,在现代航空业的发展成绩却可谓惨淡。

      任海艳苦笑了一下:“这就是我们的实际情况,我们机场总共有近100名工作人员,经常是工作人员比乘客还要多。”

      任海艳直言,虽然机场微小的客流量在一些大机场看来就是个“笑话”,但相比以前,这已经是一个“质的飞越”。

      据任海艳介绍,朝阳机场是一个名符其实的“老机场”,始建于1933年,1942年侵华日军出于军事目的,曾对机场进行扩建,直至1945年随着日军投降而废弃。1958年,民航辽宁省管理处着手恢复朝阳机场,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朝阳机场成为了辽宁省4个民用机场之一。

      2001年,由于地方经济发展滞后,再加之市内锦朝高速公路等开通带来的冲击,朝阳机场的效益越来越差,最终被迫停航。直到2008年4月1日才又重新通航。

      任海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刚恢复通航时,机场的一条主要航线是北京到朝阳再到沈阳,那时的飞机都是49座的小飞机,机场一年的乘客吞吐量不到3万人。

      为了更好地带动地方经济,在政府的帮助下,机场才在2010年最终争取到了现在的这两条航线,飞机也换成了126座的波音737型和空客319型。

      “开通与北京和上海的航线,是为了让更多人知道朝阳,增加潜在客源。”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此前曾被乘客“吐槽”时间过早的航班时间也是机场特意争取来的,“为的就是能够让乘客早上就可以抵达北京或朝阳,不耽误直接开始一天的旅行。”任海艳说。

      采访中任海艳多次向记者透露,政府和机场都希望能继续增加航线,但小机场加航线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当地政府要向航空公司付补贴,“这就相当于‘求着’人家飞,小机场客源不足,收益不高,只能这样。”任海艳解释称。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目前朝阳市的两趟航班,政府都在向航空公司付补贴,这也是新航线迟迟难以开通的原因。

      如今机场也在通过多种手段来增加客源,比如和多地旅行社合作,出售联程票,像由朝阳到北京再到海口,单程总票价为1010元,要比分程购买便宜,且行李是一站式托运;同时机场也在利用网站、微信等网络手段加大宣传。

    困境中另觅出路

      目前机场的效益如何?每次谈及这个问题,任海艳总是勉强地笑笑,用一句“不太好”带过,为了增加机场效益,除了客运航班外,机场也在寻求其他方面的发展。

      法治周末记者在朝阳机场的停机坪上看到了不少停放着的前后两座的小型飞机,这些飞机还不时会利用机场跑道进行起降。

      朝阳机场航务部经理梁剑锋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是中国民航大学的学生在进行飞机起降的训练,因为朝阳市雨雪雾霾天气少,日照时间充足,因此气候条件适宜开展飞行训练,机场也利用了这一优势从2011年开始和中国民航大学开展了合作,成立了中国民航大学朝阳飞行学院,将机场作为了学校的飞行训练基地。

      中国民航大学朝阳飞行学院的一位负责人向法治周末记者坦言,除了机场具备的自然条件外,航班次数少更是学院所看重的,“大机场航班起降次数多,根本无法供学员进行训练,而这种小机场一天两趟航班飞完,跑道就空置了,正好适宜进行飞行训练”。

      和航校合作对小机场也是一种利好,除了机场可以收取一些地面保障等费用,弥补客运航空的不足外,还可以通过学校的名声,进行宣传。

      但梁剑锋向记者透露,员工工作量也会增加很多,尤其是负责指挥飞机起降和航线的空管人员,除了要保障每天正常两趟客运航空外,只要有航校的飞机在飞,他们还要和飞行学院的指挥员一起协调合作,进行指挥。

      采访梁剑锋时已是晚上8点多,朝阳机场内安保等工作人员早已下班,但空管楼内的几名指挥人员还在不停地监测和指挥着练习夜间飞行的航校学生。

      “一般都要到晚上9点多才结束,他们结束了我们才能下班。”不过梁剑锋对此并无怨言,“毕竟对我们小机场来说,能有这些工作,已经是‘福音’,肯定要更加珍惜。”

     

      相关阅读

      发改委21天批复16条铁路5个机场 投资近7000亿

      近八成亏损为何难抵“小机场”建设潮?

      线航空市场悄然萎缩 小机场因何越亏越建?

    0荐闻榜

    《法治周末》

    延伸阅读: 吉林机场朝阳机场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