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民航资源网>>民航专业文章

2014前三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增速放缓质量提升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 郭才森 2014-11-06 16:29:18

专业分类规划发展

  

  摘要:初步核算,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41990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4%。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7.4%,二季度增长7.5%,三季度增长7.3%。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37996亿元,同比增长4.2%;第二产业增加值185787亿元,增长7.4%;第三产业增加值196125亿元,增长7.9%。从环比看,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5%,二季度增长2.0%,三季度增长1.9%。

  前三季度GDP增速略有放缓,但结构调整稳步推进,转型升级势头良好,总体上来说经济运行稳中有进的态势没有改变。虽然经济增速较低,但从总体上说,经济增速仍然符合国家确定增长目标,仍然在合理运行区间。在增速降低的情况下,经济结构调整继续取得新进展,结构继续优化。就前三季度来说,各个季度的发展态势也有差异。二季度的反弹是官方系列“微刺激”的产物,三季度的增速降低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较弱有关。

  正文:

  航空运输业的发展情况是由航空运输市场的总供给与总需求情况决定的。航空运输市场的总需求受到宏观经济总需求、其他行业发展情况的影响,航空运输市场的总供给与航空运输企业成本又受到国际、国内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因此,研究宏观经济和民航业发展情况,预测宏观经济与行业发展趋势,对于把握航空运输市场的发展趋势,合理规划航空运输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具有积极意义。

  国家统计局于2014年10月21日发布了前三季度宏观经济运行数据。我们根据这些统计数据并结合其它统计资料,参考有关机构的研究报告,做出如下分析,求教于各位专家学者。

  一、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

  1、总体数据

  初步核算,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41990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4%。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7.4%,二季度增长7.5%,三季度增长7.3%。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37996亿元,同比增长4.2%;第二产业增加值185787亿元,增长7.4%;第三产业增加值196125亿元,增长7.9%。从环比看,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5%,二季度增长2.0%,三季度增长1.9%。

  国家确定的年度GDP增长速度为7.5%左右。实际增速基本符合增长目标。

  2、工业生产基本平稳

  前三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8.5%,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3个百分点。分地区看,东部地区增加值同比增长8.0%,中部地区增长8.5%,西部地区增长10.6%。前三季度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产销率达到97.7%,比上半年提高0.2个百分点。9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0%,环比增长0.91%。

  1-8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38330亿元,同比增长10.0%。

  3、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放缓

  前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357787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6.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5.3%),增速比上半年回落1.2个百分点。分地区看,东部地区投资同比增长14.9%,中部地区增长17.8%,西部地区增长17.9%。分产业看,第一产业投资8642亿元,同比增长27.7%;第二产业投资150180亿元,增长13.7%;第三产业投资198965亿元,增长17.4%。

  从到位资金情况看,前三季度到位资金391141亿元,同比增长12.4%。前三季度新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303729亿元,同比增长14.4%。

  前三季度,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68751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2.5%(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1.7%),增速比上半年回落1.6个百分点%。

  前三季度,房地产开发企业到位资金89869亿元,同比增长2.3%。

  4、市场销售稳定增长

  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89151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2.0%(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0.8%),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1个百分点。9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11.6%(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0.8%),环比增长0.85%。

  前三季度,全国网上零售额18238亿元,同比增长49.9%。其中,限额以上单位网上零售额2888亿元,增长54.8%。

  5、进出口增速回升

  前三季度,进出口总额194223亿元人民币,以美元计价为31626亿美元,同比增长3.3%,增速比上半年加快2.1个百分点。其中,出口104224亿元人民币,以美元计价为16971亿美元,增长5.1%;进口89998亿元人民币,以美元计价为14655亿美元,增长1.3%。进出口相抵,顺差14226亿元人民币,以美元计价为2316亿美元。9月份,进出口总额24417亿元人民币,以美元计价为3964亿美元,同比增长11.3%。

  6、居民消费价格总体稳定

  前三季度,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1%,涨幅比上半年回落0.2个百分点。其中,城市上涨2.2%,农村上涨1.9%。9月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1.6%,环比上涨0.5%。

  前三季度,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1.6%,9月份同比下降1.8%,环比下降0.4%。前三季度,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下降1.8%,9月份同比下降1.9%,环比下降0.4%。

  7、居民收入稳定增长

  前三季度,全国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8527元,同比名义增长11.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9.7%。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044元,同比名义增长9.3%,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9%。根据城乡一体化住户调查,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986元,同比名义增长10.5%,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2%。9月末,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17561万人,同比增加169万人,增长1.0%。外出务工劳动力月均收入2797元,增长10.0%。

  8、结构调整取得积极进展

  产业结构更趋优化。前三季度,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46.7%,比上年同期提高1.2个百分点,高于第二产业2.5个百分点。需求结构继续改善。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为48.5%,比上年同期提高2.7个百分点。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进一步缩小。前三季度,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实际增长快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个百分点,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差2.59,比上年同期缩小0.05。节能降耗继续取得新进展。前三季度,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同比下降4.6%。

  9、货币信贷增势平稳

  9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20.21万亿元,同比增长12.9%,狭义货币(M1)余额32.72万亿元,增长4.8%,流通中货币(M0)余额5.88万亿元,增长4.2%。9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79.58万亿元,人民币存款余额112.66万亿元。前三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7.68万亿元,同比多增4045亿元,新增人民币存款8.27万亿元,同比少增2.99万亿元。前三季度,社会融资规模为12.8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12万亿元。

  二、国家统计局对前三季度经济发展状况的评价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在10月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分析了前三季度的经济发展情况,表达了如下观点:

  1、关于前三季度的经济运行情况有三点认识

  第一,虽然三季度GDP的增速有所放缓,但就业和物价形势总体稳定,国民经济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一至三季度GDP增长7.4%,三季度是7.3%,确实比去年有回落。但就业形势今年相当不错,1-9月份城镇新增就业超过1000万人,提前完成目标任务。物价指数,1-9月份CPI同比上涨2.1%,总体上是比较稳定的。从这些指标来看,虽然增速略有放缓,但国民经济运行仍在合理区间。在目前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国内三期叠加压力不断加大的情况下,经济能够保持平稳运行,应该说是一个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第二,关于三季度增长速度为什么有所回落,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去年同期对比基数比较高的原因,更主要的是因为三季度以来,经济结构调整的阵痛超出预期。结构调整的阵痛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多年积累的传统产业的产能过剩,这个问题仍然比较突出。二是今年以来房地产持续调整的累积效应有所增加。这两个因素,短期来看都会影响相关企业的生产、消费和投资。

  第三,虽然三季度GDP增速略有放缓,但结构调整稳步推进,转型升级势头良好,总体上来说经济运行稳中有进的态势没有改变。

  2、中国经济正在发生着五方面重大而深刻的变化

  从新常态的视角看待目前经济发生的一些变化,中国经济实际上正在发生着一系列的重大而深刻的变化,这些变化主要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一是产业结构在孕育着新的突破。三产的比重在继续提高,服务业增加值速度快于工业,这是继去年服务业增加值比重第一次超过工业以来,继续延续这样的趋势。工业内部结构调整也在加快,新产业、新业态、新产品继续保持较快的增长速度,而且整个经济向中高端迈进的态势非常明显。

  二是需求结构有积极的变化。今年以来投资增速继续高位放缓,出口增速换挡,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继续增强,1至3季度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48.5%,比资本形成总额贡献率高7个百分点左右,整个经济再平衡的态势比较明显。

  三是收入分配结构有所改善。前三季度城乡居民收入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速是8.2%,增长速度比GDP增速高0.8个百分点。另外,居民收入的名义增长速度也比财政收入增长速度高,前三季度财政收入增长速度是8.1%,也高于企业利润的增长速度,这意味着居民收入在国民经济分配中占的比重是提高的。另外,城乡居民收入的差距,继续缩小,内部收入的差距也有所改善。

  四是区域结构有所改善。东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协调性在增强,东部地区在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中的引领作用更加明显,中西部地区在一系列区域发展战略的推动下,后发优势继续得到发挥。

  五是资源环境成本的消耗有所减少。经济发展的方式,由过去过度的依赖于资源消耗粗放式的发展方式,向集约型的发展方式转变的态势也比较明显。前三季度,单位GDP能耗同比下降4.6%。

  这五大变化,是今年以来经济运行中几个突出的亮点,也是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以后结构调整转型升级表现出来的一种新的发展趋势。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认为,今年以来虽然经济增长速度略有放缓,但是在新常态下经济结构在持续改善,增长的质量有所提高,经济内生的新动力有所集聚,同时新经济的成份在茁壮成长。所以,整个宏观经济应该说继续在向好的预期方向发展。

  三、克强指数

  上图是表明2009年至今的克强指数与GDP增长相关性图。从图中可知,克强指数(指标解释见附录1)与GDP变动趋势基本相同,但其波峰和波谷早于GDP两个月左右。

  前三季度的克强指数先降后升再降低的变动趋势,说明前三季度的经济增长速度先下降后上升再下降。这个变动趋势,与GDP增速的变动趋势是吻合的,和改革措施与刺激政策的实施是也是吻合的。从去年上半年开始,国务院一直在实施简政放权政策,希望提升社会经济活力,通过社会经济活力的提升增加经济潜在增长率,因此,第一季度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基本都是中性的,没有对经济实施刺激。但是,由于简政放权的落实效果不理想,经济潜在增长率的提升低于预期值,导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长速度下滑。从4月份开始,国务院在继续推进简政放权政策的同时,采用适度宽松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加大投资力度,扩大货币投放力度和社会融资规模,对经济实施刺激,因此,经济逐月好转,增速逐步提升。6月份的克强指数达到高点。第三季度,在政策层面,国家出台了少量简称放权措施和刺激政策,主要是采取措施加大已经出台的简政措施的落实力度,但刺激力度较弱,导致克强指数逐月下降。从总体上看,前三季度的克强指数水平并不是很高,波动下行,也说明经济增长水平不高,下行压力较大。

  另外,克强指数绝对水平与以前年度相比较低,也与国家经济结构调整取得的进展有关。产业结构调整的目标之一是,增加第三产业的比重,减少第二产业的比重。通过近两年产业结构的调整,第三产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逐步提高,第二产业逐步降低。在耗电量、铁路货运量、银行贷款量等克强指数的三大构成要素中,第三产业的需求量低于第二产业,也就是说,创造同样多的增加值,第三产业需要的耗电量、铁路货运量、银行贷款量较少。产业结构的这种调整,使克强指数水平与GDP增速的水平关系出现背离。

  “克强指数”自从被提出之后,已经开始被越来越多的机构和专家视为反映中国经济真实状况的重要指标。最近,独立投资研究机构Gavekal指出,李克强指数正在被大量地滥用。该指数更多地反映了中国的重工业发展状况,并不是一个了解中国经济全貌的好指标。电力指数只能代表金属行业的起伏,而无法反映整个经济体的状况。铁路运量也是类似,中国铁路货运的对象主要是煤,而这些煤主要用于火电厂的发电。

  确实,克强指数确实难以充分反映第三产业的增长状况。但是,在目前中国的经济结构下,克强指数仍然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四、经济景气指数——预警指数

  上图是宏观经济景气指数-预警指数(指标解释见附录2)走势图。2012年1月至今的预警指数均在100以下,波动下降,表明经济发展趋缓。

  从图中可以看出,今年前三季度的预警指数水平较低,1、4、5月份为88.0,2、3、6月份是84.0,从7月份开始继续下降,7、8月份分别为80.0和76.7。总体来看,前三季度,预警指数波动下降,远低于2013年的水平。这些数据表明,前三季度,经济活跃水平较低,波动下降。

  8月份,在预警指数的10个构成指标(经季节调整去除季节因素的影响)中,经最新数据修订有4个指标处于绿灯区——消费品零售总额、企业利润、各项贷款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5个指标处于浅蓝灯区——固定资产投资、财政收入、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货币供应M2和海关进出口总额;1个指标处于蓝灯区--工业增加值。综合各项指标的变动情况,预警指数为76.7点,比上月下降3.3点,位于浅蓝灯区。

  预警指数表明,前三季度经济发展总体趋冷。

  五、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

  上图是2010年1月至2014年9月的全部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指标解释见附录3)变动趋势图。从中可以看出,从2011年7月以来,PPI同比一直处于下降状态,说明工业品生产一直需求不足,经济下行。在CPI为正值的情况下,PPI长期为负值,主要反映了工业产品产能过剩,结构不合理。今年第一季度,PPI降幅持续扩大,除产能过剩问题没有解决外,与货币供应量增速和社会融资规模降低导致投资需求减少也有很大关系。第二季度,在财政政策或货币政策刺激下,投资增速加大,货币投放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加,导致需求增加,PPI降幅逐月缩小。第三季度,由于货币投放量减小,社会融资规模降低,致使需求持续减小,导致PPI持续降低。

  六、第三季度推出的新制度措施

  第三季度,国务院按照统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的原则,一方面大力推动原有改革措施的落实,另一方面又推出了一些新的政策措施。主要重大政策措施如下:

  1、7月2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严肃整改审计查出问题,确定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政策措施,决定深化科技成果使用、处置和收益管理改革试点。

  2、7月9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决定免征新能源汽车车辆购置税,围绕推进简政放权,通过相关法律修正案草案和行政法规修改决定。

  3、7月16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国务院出台政策措施推进情况督查汇报并部署狠抓落实与整改,强调要强化责任、真抓实干、务求实效。会议强调,一要坚定不移向改革要动力。今年要继续突出抓好简政放权、放管结合,把取消下放行政审批事项的计划铆死、砸实,进一步提高“含金量”。要全部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并不得违规转入内部审批。有效防范寻租行为,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加快投融资体制改革,推出和落实更多向社会资本开放的项目。打通政策出台实施的“最先一公里”和政策落地的“最后一公里”,有效减少中间环节,充分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二要在落实定向调控措施上持续发力。三要在建立督查长效机制上用心下力。

  4、7月23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多措并举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审议通过《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草案)》,推动构建公平竞争市场环境。

  5、8月19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推出进一步简政放权措施、持续扩大改革成效,部署加快发展科技服务业、为创新驱动提供支撑。会议决定,有针对性地推出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新措施。一是便利企业投资经营,再取消和下放87项“含金量”高的审批事项,其中取消68项。同时尽快彻底废止非行政许可审批。二是降低准入门槛,将营利性医疗机构设置审批、养老机构设立许可等90项工商登记前置审批事项改为后置审批,实行先照后证,强化事中事后监管。三是减轻企业负担,再取消19个评比达标表彰项目,并进一步加大清理力度,建立目录管理制度,凡未列入目录的一律不得开展。四是再取消一批部门和行业协会自行设置、专业性不强、法律法规依据不足的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

  6、8月27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加快发展商业健康保险,助力医改、提高群众医疗保障水平;部署推进生态环保养老服务等重大工程建设,以调结构促发展、推升级;听取政策措施落实第三方评估汇报,改革创新政府管理方式。

  7、9月2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完善预算管理促进财政收支规范透明的相关意见,部署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推动大众健身。

  8、9月17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扶持小微企业发展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决定全面建立临时救助制度、为困难群众兜底线救急难。

  9、9月24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完善固定资产加速折旧政策、促进企业技术改造、支持中小企业创业创新,决定进一步开放国内快递市场、推动内外资公平有序竞争。

  10、9月29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加强进口的政策措施,促进扩大对外开放;决定实施煤炭资源税改革,推进清费立税、减轻企业负担;部署强化审计工作,推动政策措施落实、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从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的这些政策措施看,三季度的主要政策以简政放权、增强社会经济活力、鼓励市场创新为主,主要是采取措施落实前期退出的简政放权和定向调控政策,同时推出少量新的简政放权措施,财政政策较少,刺激力度较弱。

  李克强总理9月9日与出席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中外企业家代表对话交流时说:“中国去年以来一直实施的是稳健的货币政策,我们没有依靠‘强刺激’来推动经济发展,而是依靠‘强改革’来激发市场活力。”这个讲话可以作为对国家经济政策的一个总结。

  从第三季度的国务院院常务会议多次研究采取推动简政放权和定向调控措施的落实看,以往的政策措施落实并不理想,许多措施没有落实到位,通过强改革释放社会活力、增强经济内生动力的目标并没有完全达到。

  七、相关领导、部门和专家的分析意见

  10月11日,李克强总理在汉堡出席中欧论坛汉堡峰会第六届会议发表题了为《树立互利共赢的新标杆》的主旨演讲,他说:“今年年初和近几个月,中国经济一些指标出现小幅波动,但经济运行仍处于合理区间。有波动是难免的,类似波动在去年也发生过,其他国家的增长也不是一条直线。我们提出中国经济运行要保持在合理区间,今年增长的预期目标是7.5%左右。请朋友们注意,这里有个“左右”。也就是说,只要就业比较充分、物价比较稳定、居民收入同步增长、生态环保取得积极成果,经济增速比7.5%高一点、低一点,都是可以接受的。对于中国政府来说,最关注的还是就业。今年以来,虽然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就业不降反增。1-9月,城镇新增就业超过1000万人、与去年同期相比多增了十几万人,31个大城市调查失业率保持在5%左右。10月21日,李克强总理在会见来京参加第21届亚太经合组织(APEC)财长会的各经济体代表团团长时说:“总的看,中国前三季度经济运行仍处在合理区间,并出现了一些积极、深刻的趋势性变化。以服务业为主导、新业态加快涌现的结构优化更趋明显。简政放权等改革催生的新发展动力加快成长。就业、节能降耗等指标好于预期。同时,外部环境仍然复杂多变,影响中国经济发展的下行压力和困难依然不小,改革措施充分见效还需一个过程。总之,我们对中国经济充满信心,对面临的挑战也不掉以轻心,将以奋发有为的精神状态实现全年主要任务。”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专家宋立表示,在短期下行压力加大的同时,中国经济基本面的不利因素已经释放完毕,处于趋稳蓄升的阶段。不过,目前,有利因素的积蓄才刚刚开始,中国能否跨过中等收入陷阱仍然难以断言。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表示,中国经济如果想提一个百分点有政策空间,但让经济去杠杆去产能更好,在体制改革不到位时全面放松有可能副作用太大。当前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层层级级政府官员不适应新常态,有点不知所措,甚至不作为,这不是放松银根可解决的。改革凝聚民心官心是经济回升的保证 。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前三季度“三驾马车”中消费、出口大体平稳,固定资产投资中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也保持较高水平,可见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的持续回落成为拖累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部研究员张立群分析,三季度经济增速小幅下滑也与最近几月企业去库存有关。二季度经济有所反弹,企业对市场前景偏乐观,但这与下半年宏观经济实际发展有一定反差,在这种背景下企业倾向对库存有所调整 。

  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英卓华说,中国经济正步入新常态,决策者已决心将经济由投资驱动向由消费和创新驱动转变,这在短期内可能使经济放缓。但这种增长方式的转变,将使经济增长朝着更依赖内生动力、更具包容性方向发展 。

  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秘书长贾康表示,在中国经济新常态的发展过程中,不应该将增长速度单一指标看作关键,还应该将就业和物价指标看作判断所接受区间的关键。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处处长牛犁谈到,我国经济现在处于向新常态转变的过程中,减速很正常,经济正在寻找新常态下的新平台速度。

  八、小结

  前三季度GDP累计同比增速为7.4%,比去年同期低0.3个百分点。第三季度的GDP增速为7.3%,比去年同期低0.5个百分点。是2009年一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创近6年来的新低。

  我们认为,虽然三季度GDP增速略有放缓,但结构调整稳步推进,转型升级势头良好,总体上来说经济运行稳中有进的态势没有改变,经济增速仍然符合国家确定的7.5%左右的增长目标,仍然在合理运行区间。更重要的是,在增速降低的情况下,经济结构调整继续取得新进展,尤其是第三产业占比和增速继续超越第二产业。在经济增速低于去年同期的情况下,居民收入水平增速高于去年同期,结构继续优化。

  从GDP增速同比、环比、克强指数、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的变动看,前三季度的我国经济发展经历了先降后升再降的变动趋势。三季度经济增速小幅下行,从表现形式上看,主要是受投资与消费需求的拖累,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大幅下滑,尤其是房地产投资增速。产生这种趋势变动的深层次原因,是由我国的经济结构、改革措施和财政与货币政策等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具体来说,第一季度,国家希望通过去去年初以来实施的简政放权措施来增加经济活力,使市场机制充分发挥作用来提高经济潜在增长率,从而维持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因此,一季度主要实施中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由于经济潜在增长率没有达到预期水平,政策刺激力度不大,导致第一季度经济增速下滑较大。第二季度,国家在继续推进实施简政放权,增加经济内生活力的同时,实施了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刺激措施,导致二季度经济企稳回升,二季度经济增速为7.5%。第三季度,国家采取措施加大简政放权措施的落实力度,又推出了一批简政放权措施,但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较少,虽然经济结构有了一定调整,但经济潜在增长率提升不大,导致三季度经济增速下降。9月末,M2同比增长12.9%,比6月末低1.8个百分点。2014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为10.57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4146亿元;2014年前三季度社会融资规模为12.84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少1.12万亿元,通过计算可知,第三季度的社会融资规模比去年同期少1.54亿元。从M2和社会融资规模这两个指标的数据变动可以清晰看出,第三季度的经济刺激措施明显减弱。

  第三季度经济刺激措施的减弱,虽然使经济增速有所降低,但它有利于经济结构的调整,从统计指标也可以看出,经济结构在继续优化。


 作者简介:

  郭才森,山东航空集团有限公司战略研究高级专员,规划与投资管理部统计与研究管理经理,山东大学法学硕士,高级经济师,律师、注册会计师、注册资产评估师、注册税务师、企业法律顾问。

1荐闻榜

延伸阅读:宏观经济形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