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民航资源网>>民航专业文章

股权式联盟:新瓶老酒还是老瓶新酒?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倪海云 2014-10-14 10:41:16 我来说两句(0)

专业分类经营管理 文章编号】27-2014-0468

  

  近几年,全球航空联盟——寰宇一家(oneworld Alliance)、天合联盟(SkyTeam)和星空联盟(Star Alliance)——发现自己面临两大难题。首先,世界几乎所有大型实力强劲的航空公司都已经或准备成为全球航空联盟中一员;那些独立在航空联盟之外的基本上都是低成本航空公司以及一些中东的网络型承运人。其次,成员航空公司为了自身更具战略性发展,和其联盟之外的航空公司形成更紧密关系,导致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内部割裂。如今的航空联盟粘合剂往往是关键成员航空公司之间的合作,比如星空将成员公司在各机场的运营想方设法集中在一起,比如在韩国仁川、希思罗机场签订地面代理的共同协议。寰宇推出了环绕全球的产品,通过因特网就能订购多航段机票。

  现在的航空联盟今后该如何发展?三大联盟的市场基本上已经瓜分完毕,以前往往为争夺某一市场而拼的你死我活。如今面对的是已成既定格局的市场,如何能够继续开疆扩土?

新模式新平台

  目前全球联盟如果仔细观察它们的内部运作主要有三种形式:第一,由个别航空公司占主导地位驱动战略的联盟;比如部分航空联盟有非常非常核心的航空公司,典型的是星空联盟。一些联盟希望成员在联盟之内的成员相互“谈恋爱”和“结婚”,不要和非联盟成员发生“婚外情”。第二,针对具体市场建立反垄断豁免的合资企业。这在多家航空联盟都已经有了具体的表现。第三,选择性联盟,针对特定合作伙伴的市场,选择伙伴,而且这个伙伴不一定是航空联盟的成员。例如,寰宇一家成员美国航空公司与没有入盟的海湾承运人阿提哈德确定了代码共享,后者也是寰宇一家成员柏林航空公司的股东,也是天合联盟法荷航的代码共享合作伙伴。与此同时,寰宇一家同胞成员澳洲航空公司和没有入盟的海湾承运人阿联酋航空公司签订了新的联合协作协议。此外,寰宇一家未能够填充所有的市场空白,所以额外的双边伙伴关系也就是必不可少了。如果这在星空联盟,就很难。

  现在全球出现了一种新模式的联盟——建立交叉股权,以此为代表的目前最为明显的是阿提哈德航空公司,通过股权模式建立起自己为最主要核心的航空联盟。

  应该这种说,这样的交叉股权不是没有先例,但是直到目前为止,没有哪一家能够像阿提哈德航空公司这样在主要几个市场都有通过股权建立的合作伙伴关系。截止到2014年7月,它拥有爱尔兰航空公司4.11%;拥有柏林航空29%;Serbia航空公司49%;印度Jet航空24%;非洲塞舌尔航空公司40%;维珍澳大利亚航空22%的股权。

历史演变

  交叉股权在航空史上并不是新鲜事,比如以前美国达美和新加坡航空相互股权收购(2%)来表明他们的意图,一起合作开拓市场。后来它们加入各自的全球联盟,这两个航空公司经过近20年后,最终终止了他们常旅客项目合作。新加坡航空后来收购维珍航空公司49%股权,事后看很大程度上公司对此也是比较后悔的。又比如北欧航空(SAS)在1988年购买了大陆航空公司17%股权,但是在董事会中的决定影响力可以“忽略不计”,最终SAS这项投资的亏损超过一亿美金。破产重组之前的瑞士航空公司购买Sabena航空和几家欧洲支线航空公司的股权,最终都是无果而终,而且还让自己发展包袱重重。

  纵观历史,股权作为巩固双边联盟的一种手段,的确是起起伏伏。以前英国航空公司拥有澳航的部分股权,已出售其持有的股份。但是捷蓝航空认为汉莎航空的股权投资促进了双方之间的相互学习。在某些情况下,股权可以帮助确保现有的联盟/伙伴关系,防止竞争对手夺取。许多航空公司还是认为:代码共享、联盟和选定航线上的合资企业,而不是更多的投资,这已经能够满足航空公司的战略发展,毕竟股权投资存在很大的风险。

  这些跨境并购大多有一个共同的主题:航空公司在并购不可能的地方实施结盟。类似于如今阿提哈德航空的做法,作为一家相对在中东地区还是算小型航空公司,它需要股权,以便于获得合作伙伴的充分注意。同时作为一家网络型航空公司,它需要合作伙伴来帮助公司的天下,比如该公司签订超过45份代码共享协议,因此需要“轮辐”客运量来支持它的“中枢”。

  一旦各自的双边股权关系到位,那么下一个合作维度将是相互关联的服务机会出现,比如常旅客项目、联合采购和培训/借调人员等等。柏林航空公司和阿提哈德、塞舌尔航空和维珍澳大利亚之间的代码共享;塞舌尔航空、Jet 航空和意大利航空公司的代码共享。随着不同合作伙伴添加到如今的“股权联盟”组合时,更多的合作机会就爱那个不断出现。

  但是这里面我们需要注意这样一个特点:这个联盟有一个核心协调整个网络。这和其他全球航空联盟并不一致,一般的联盟主要核心是由至少两家航空公司构成,全球联盟往往已经能够实施更强的全球覆盖,许多是通过国内航空公司日益壮大网络。显然不是每个航空公司都能像阿提哈德这样实施股权联盟的规模。毕竟“钱袋子”说话才算数!

  如今随着开放天空不断得到认可,在新的世界环境中,许多航空公司不可避免地寻找投资跨越国界。在亚洲越来越多地跨界合资,越来越多的投资意愿,这些都说明在亚洲航空许多新力量没有既得利益来保护,靠自身力量发展,对外打天下是自然而然的选择,比如海南航空已经购买了法国的航空公司AigleAzur和在加纳开办非洲世界航空公司(Africa World Airlines)。这些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看样子,跨境并购是历史的必然,在这方面阿提哈德航空公司就是大家关注的焦点。鉴于股权式联盟规模庞大,前进道路上既会有磕磕绊绊,也会有欢声笑语。至少大家已经开始关注阿提哈德航空了。

  不管今后联盟会产生什么样的变革或演化,我们永远需要记住这样一个词——利益。这个词在日常用法中是一个空壳,没有具体意义,必须填入具体内容才有意义。而对利益的理解,实际上是一种价值抉择。航空公司之所以不断变化着合作伙伴或是航空联盟,这背后永远都是利益这个词在发挥最主要的作用。(倪海云/文)

0荐闻榜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