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民航资源网>>民航专业文章

新一代空管技术战略背后的国家利益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 吕人力 2014-09-05 17:09:38

专业分类空管

  

  新航行系统(FANS)是由美欧为主体的国际民航组织专家委员会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提出的,八十年代后期概念与框架已基本成熟,仅在九十年代的推广过程中经历了一次强调技术还是强调需求的理念转变。但美国和欧洲新一代空管技术战略的推出却已迟至新世纪之后,二十多年的拖延似乎不符合常理,但其实道理并不复杂:国家战略与国际组织的行业技术规划最大的差别在于,国家战略的出发点是国家利益而非技术效益。

  一、美欧新一代空管系统开发中的国家利益

  美国与欧洲新一代空管技术战略都有技术之外的国家利益,否则,纯粹的技术战略难以上升为国家(跨国)战略。美国提出NextGen的背景是美国全球首屈一指的研发能力、市场能力、原始创新能力难以引入到效益低迷的航空业。冷战结束后,美国国防投入占GDP的比重从1985年的6.2%降为1998年的3.2%,大量尖端研发人员闲置。而美国民航业由于竞争激烈,行业利润率低下,不仅导致美国民航业基础设施多年缺乏投资,也已直接威胁到美国航空制造业的全球竞争力。波音787研制、交付过程中的困境暴露出美国商业航空研发制造能力的衰退,787项目之前,波音公司已经有十五年未启动民用新机型的研制,在全球的市场竞争中疲态初显。通过发起国家战略与启动少量的政府投资可以吸引私营研发资源进入民航业,民航运输业和航空制造业都将受益,军民一体的航空制造业还将为美国保持全球军事优势提供雄厚的研发基础。

  奥巴马政府上台后,着力将国家的创新能力由畸形发达的金融领域转回高就业、高回报的高端制造业列为施政重点之一。2011年,由奥巴马总统倡议,美国商务部成立了NextGen的全球推广委员会。美国自有航空业以来一直享有航空业技术领先者的巨额经济利益,NextGen着眼的是美国“保持全球航空业领先地位”背后的国家战略利益, 正如美国政府在《NextGen综合计划》中直言不讳指出的那样——“我们负担不起在航空业发展的第二个世纪里成为二流的航空供应商”。

  SESAR(欧洲天空一体化空管研究)规划阶段的工作非常扎实,提出的战略目标也最为具体——容量提升三倍,安全性提升十倍,环境影响降低10%,单位成本降低50%。鲜明战略目标的听 众是欧洲各国的决策层。只有利益清晰、步骤可行的战略才可以吸引决策分散的欧洲各国投入其中。SESAR技术指标之后的战略意图是实现欧洲空管一体化的资源整 合效益。

  欧洲分散的空管系统已不堪重负,空管运行的不统一给欧洲民航业造成了多方面的损失:一是各国空管技术与能力不匹配,导致航空器的先进性能难以获得技 术效益;二是各国空域之间缺乏统一规划,导致航路体 系不科学;三是欧洲各国空管规模小、部门多,不能发挥企业规模效益,增加了总体运营成本。据统计,欧洲单一航班的空管费约为1050美元,而在美国仅为600美元。换句话说,欧洲各航空公司每年付给空管部门的177 亿美元中,约75亿美元因效率低下而被浪费。另外,欧 洲因航路体系不合理而增加了12%的平均飞行时间与航 程,造成每年1600万吨的无效碳排放。在环保思想激进化与人口老龄化导致的经济长期下行趋势的双重压力下,欧洲精英阶层难以忍受欧洲内部政治边界带来的非效率。2005年之后,欧盟意识到空管一体化将是证明欧洲政治、经济一体化正确性的最典型、最直观的证据之一,因此欧盟推出SESAR计划的战略利益绝不局限于新技术效益。

  当前美欧空管的新技术战略都遭遇了技术挫折与实施障碍,但技术之上的战略利益可以确保NextGen和SESAR推行无碍。

  二、我国空管技术发展中的国家战略利益

  “863计划”与国家科技支撑计划中的空管专项都还只是参照国际行业标准提出我国新一代空管系统的技术指 标。换言之,我国的新一代空管技术战略仍然停留在技术追赶与进口替代的技术方案层面。

  参考各国空管新一代技术战略的国家利益导向,我国新一代空管技术发展也应以国家利益为技术战略的最高原则。我国空管技术领域最大的战略利益空间是在技术升级 中实现军民航空中航行技术的“并轨”。

  我国军民航空中航行技术体制分立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了军民航在飞行指挥程序、运行标准、空域使用规则、飞行间隔、技术装备标准制式甚至陆空通讯用语等多方面的 差异,不仅造成军民航重复投资、军民技术难以共享,更由于运行程序不一致、设备不兼容、数据接口不匹配导致飞行安全隐患与空域运行低效率。从现实意义而论,随着 我国航空运输与通用航空的持续高速发展,军民航空管技术体系的融合是解决空域拥堵与航班延误这一航空业头号难题的底层技术基础。从国家自主创新与科技推动经济社 会发展的宏观角度,在我国“北斗”二代卫星导航、“大飞机”制造等航空业运行的基础要素或平台逐渐实现“并轨”的大环境下,推进军民航空管技术体制并轨,寓军于民、军民共享,实现军民航空管资源的协同效应将是航空业层面的重大利益。

  军民航空管技术融合很可能是我国空管技术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唯一机会,国家的“大飞机”制造以“寓军于民、军民共用”而成功立项是最可参考的例子。

  三、以战略需求分解机制确保技术服务于国家战略

  运行规范与技术标准的并轨是当前军民航最具备共识的改革方向,既是当前空管体制改革的最大公约数,也是空管体制改革中的前提。在本轮全球空管技术升级中,一个鲜明的特色是各国技术战略都建立了从战略需求到技术系统总性能,再到运行概念、技术框架、子系统性能,最终落实为装备性能的战略目标分解与支撑模式。

  在我国新一代空管技术发展中树立战略导向与国家利益原则,重点是建立国家空管战略需求与系统总性能需求之间的全过程确认机制与评估机制,并贯彻到新一代空管系统的研发、制造与部署的全寿命周期中去。通过建立与评估“军民航空管技术一致性指标”、“国家空管核心技 术自主知识产权比例指标”、“国家空管技术行业兼容性指标” (如与“北斗”导航、“大飞机”兼容性)等战略性指标体系和运行阶段的“核心空管设备自主知识产权比例”、“军民航空管数据一致性”、“军民航空管运行程序(标准)一致性”等运行指标体系来确保空管技术服务于国家利益。

  (原文载于《中国空管》杂志)


  作者简介:

  吕人力,厦门大学管理学博士、研究员,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通用航空系主任、研究员。曾担任中国民航管制员十余年,获“民航局中青年技术带头人”、“民航优秀教师”称号。

0荐闻榜

延伸阅读:空管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