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追忆厦航成长史·讲述】:厦航初创亲历记

 2014-07-23 17:30:16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吴忠良  [投稿排行榜]

分享

    编者按

      时光飞逝,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沧桑巨变,转眼间厦航进入而立之年。随着厦航30周年庆典日子的临近,我们收到大量的纪念性文章和新闻线索,讲述与厦航共成长的故事。这些故事,勾画出30年来个人、企业、时代的成长历史,从这些故事里,我们看到厦航创业的艰辛,守业的不易,立业的精神。“追忆厦航成长史·讲述”,与大家共同追忆历史,铭记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总结经验,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激励后人,为厦航基业长青前仆后继。

      人物名片

      吴忠良,1985年5月从空军加入厦航,是公司初创阶段的重要成员之一。先后任职飞行管理部经理、福州办事处总经理、总值班室值班经理,于2003年4月退休。

      厦航三十岁了。“三十而立”,如今他已经屹立在世界航空之林,像一个壮实的小伙子,俊朗挺拔,意气奋发。

      但,在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他诞生的背景是什么?谁是他的“接生婆”?他的“第一声啼哭”什么样?

      下文仅以本人亲历的历史片段作一回顾,以飨读者并纪念厦航三十年华诞。

      我第一次听到“厦航”这个名称是在一九八四年九、十月间,福州飞往北京的专机上。作为空军专机组的成员,我曾多次接送过福建省及福州军区的领导来北京开会,与时任省领导的项南(省委书记)、胡平(省长)相稔熟。这次,当他们在机上亲口告诉我成立厦航的消息时,我还是大大地惊奇了一番:地方成立航空公司全国第一遭。福建又是一个财政小省,不仅基础设施落后,又缺技术人才,谈何容易?也许他们看出了我的疑惑,项书记说:“福建八山一水一分田,交通甚为闭塞,要改革开放特别是办特区,没有航空不行。全省只有福州义序这个军民两用机场,一天没几班,有时要开个全国性的会,我这个书记都得亲自过问机票,因此我们要有自己的航空公司,自己的机队。我们是没钱,但是有政策、有办法。”胡省长也说:“我们已经用科威特贷款建了厦门机场,但缺少机队。我们不走中国民航政企不分的老路,要办一个有地方特色的航空企业。回福州后,我会找相关负责同志与你联系,希望你能用自己的专业参与家乡建设,替我们出出点子、想想办法。”

      果然,当年十一月,省政府办公厅林方磊处长给我来了一封长信说,厦航的牌子已经在夏天挂起来了,张遗副省长兼任董事长,由省民航局局长刘同恕任总经理。还介绍了一些工作进展情况,其中有与外资外航合作等情况,如曾与美国夏威夷的阿罗哈航空(老板为美籍华人陈庆和,拥有十三架波音737,想把基地迁至厦门)洽谈等情况。林在信中还代表张副省长要我有空到厦门看看。

      十二月底,我终于获准休假,即携爱人作一厦门特区之行。到了福州,胡省长接见欢迎,并将我介绍给张遗副省长。张戴一副金色眼睛,可谓温文尔雅,在当时干部中颇为引人注目。张亦表示高兴。他第二天就要去约旦,与约旦航空谈。张说:“约旦航空也是两架飞机起家,现在有二十几架了,‘小’的经营正好适合我们起步。其董事长又是当今约旦国王侯赛因的弟弟。”

      从福州到厦门与厦门的副书记向真同行,二百多公里小车走了七八个小时,可见交通之艰难。

      冬天的八闽大地,仍然郁郁葱葱,甘蔗林成片、有眼熟葱茏,一派生机。我从遥远萧瑟的北方来,真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感觉。尤其临近厦门,三角梅正笑得灿烂,我深深爱上了这片土地。但由于厦门处于前线,极少建设,市区小而破旧,路窄车稀,航空公司就在马路旁一座收发室的二楼,总共不过四五间房子,一间大一点的屋子摆着几张办公桌,很像一个农村信用社的样子。留守的副总何平介绍:“一个秘书、一个总务、一个会计兼出纳,还有文书打字员司机各一,加上两个老总,公司搞了近半年,总共就这么多人。”为了迎接我这远方的客人,他们利用刘总出差的空档,把我俩安顿在他的宿舍,几位女同志赶紧为我们换床单缝被子,吃饭就去农机厂工棚里的职工食堂。

      想听一听情况,何平说,刘总一直出差,在民航局和省里跑,情况如何他回来了才能知道。他简单介绍一下公司成立的概况,然后就要求我讲讲,他们说想听听航空怎么回事,飞行是怎么回事。我随口讲了个把小时,他们可能感到很新鲜,所有的人都在听,有的还做笔记。可以看出,除了副总,他们全是门外汉,但很想多知道些。

      回到北京,过了春节,陆续传来消息:

      ——厦门民航售票处划归厦航经营;

      ——由于机种相近,民航方面的股东由上海局转广州局;

      ——引进两架波音737飞机已经落实,先由广州局代飞;

      可以看出,尽管艰难,进展还是神速的。张遗几乎每周都会乘联航飞机到北京来,我们有时在机场、有时去他的住处见面。一次,他对我讲引进阿罗哈航空高层意见不一,只好作罢,现在有了飞机没有飞行员怎么办。我说,来源无非两个:一个从民航来,一个从空军来。张遗说:“刘同恕搞了个引进方案,民航总局发通知要上海、广州和沈阳各抽出两个机组,但他们不看好厦航,嫌待遇低,都不来。”我则建议从空军找,把待遇定适当,再通过省里出面向空军张司令(张系福建沙县人)请求支援家乡建设。我可在下面做点工作,空三十四师三叉戟集中与波音最相近,从那里选些技术骨干模拟机培训一下最为便捷可靠。张高兴地说,很好,拜托了,咱们共同努力吧!

      张是得力的,说干就干。在与空军领导的见面会上介绍了福建方面的情况。空军刘世昌副政委、王定烈参谋长均印象深刻,认为福建的思路对头,方法可行,大有希望。空军表态给予支持。消息传到部队,许多人跃跃欲试,我则找一些素质佳、意气相投的飞行和机务人员做工作。但要他们真正下决心并不容易。三十四师毕竟在首都,人称“御林军”,各方面条件较优越,也没有像其他部队人员有待业回乡之虞。但毕竟此时改革开放的春潮已经涌动,“孔雀东南飞”,一些有为者走出去做一番新事业、开一片新天地的想法占了上风。

      飞行员方面,许志诚、赵中英二位最为积极,他们都当过飞行大队长,年轻素质好,技术上乘。机务方面有机务副大队长段斌以及机务中队干部苏广仁、周定国等均为骨干。当我介绍了这些情况后,张遗说:“老刘搞了这么久还是八九个人,七八条枪,空军来这么多骨干还是请空军来管。” 恰好此时王长富有此意,我引见给张。张此时住全国人大招待所,面谈后又请厦门市委组织部刘丰来考察。王也才三十多岁,是空三十四师主力团团长,常执行中央领导专机任务,还得到叶帅的赋诗称赞。他们遂排除了福航推荐的人选,把考察的意见汇报省委后,把王作为候任总经理定了下来。

      随后,空军批准了支援厦航的飞行和机务人员名单,第一批模拟机训练定在七月份。按照王的安排,六月份即开始理论改装。

      当我五月下旬再次到厦门的时候,一看许多准备工作并没进展,大部队马上要来,刘总照样还是一个人跑外很少在家,在家的不知从何干起。我们只得赶紧就接待、安顿和后勤安排列出时间表。倒逼时间、明确分工、落实责任。

      一天,张遗早早敲开我的房门。他要带我去参加市委市政府一联席会议。他怕会议议程太满,没时间谈航空,就早早坐在会议室里等。省领导也早早到场,会议不得不把第一个议题给了他。张不但讲了航空的进展,还讲了对市里的要求,意在调动所在地的积极性,同时也让各部门了解办航空之艰难,主动协调配合。

      六月一日,第一批空地人员齐集厦门,不久前公司在湖里海天路购得一座商品楼,作安顿家属之用,暂时集安顿、办公、教室及集体食堂于一身;机务人员则临时租住在不远处商用楼“百乐门”的大开间里,作为集体宿舍兼教室。此时的口号提:“一切为了开班培训”、“力争按时开飞”。吃饭怎么办,我找到前两天刚刚报到的陈耀明等几位从福航来的炊事员,他在一楼改造了一套单元房,连夜垒灶购炊具,两天后空勤灶居然有模有样地开伙了。

      六月初,关心此事的项书记来厦看望大家,从他解放后第一次坐印(度)航飞机赴日访问谈起,妙趣横生、旁征博引、侃侃而谈,从而联系到如何保安全如何搞服务,进而说到如何办企业,他赠给公司三句话:安全、服务和灵活作为工作方针。期间,我受张遗之命,还代拟了一封给空军领导的感谢电,电文如下:

      空军、张司令员、高政委:

      我国第一家地方航空企业——厦门航空公司在党的改革开放的春风中诞生了。经过各方面的共同努力,公司正在顺利起步,特别此次由于空军的有力支援,为我们输送了一批勇于创业、技术精湛的空地勤骨干,使我们有了自己的种子,为公司顺利起飞发展壮大奠定了可靠基础。我相信,只要我们勇于开拓创新,扎实工作、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贯彻“安全、服务、灵活”的方针,定能把厦航办成一个有特色的航空企业,矗立于各大航空公司之林。

      谨表深切的谢意并期望得到人民空军继续的支持和协助。

      接见后,项当场签字发出。此举为一年后再次从空军引进第二批七名机长埋下了伏笔。第二批者为沈志群、底建秀、梁峰、汤静晨、王加铭、吴玉林和岑龙裕。连同第一批的王长富、许志诚、赵忠英、杨永岭、张佐清、何金胜、张乐忠、伍思炎等,组成了厦航飞行队的基本骨干。

      会后,邹尔均市长在白鹭宾馆设宴为第一批空地人员接风。

      “好事多磨”,正当开飞准备如火如荼进行的时候,项南去职了,张遗也意外离世,民航方面原来支持厦航的局长沈图也换了人。准备工作几无进展,队伍出现了不稳定,省里改为分工游德馨副省长代管,但其与张的工作风格不一样。队伍不稳定的主要原因是招聘政策不兑现,为此,我不断给游写信反映,已经有个别人为此打退堂鼓了。后才由他主持在厦开了一次联合办公会。当我讲到这些同志属引进骨干,福建方面曾向空军许诺不降工资(为按一般专业干部工资到地方要向下浮动一二级)并给予招聘费。会上有一些人还是不同意。当我讲到按空军及民航的既定作法,空地勤灶还应有相应的伙食补贴时,有人当场反对。可能由于宣传不够,一些部门尚不理解。眼看快到八月十五,人到厦门已经二个多月了,工资补贴还分文未发,我想事关稳定痛陈厉害关系。游最终拍板工资不降,马上就发,招聘费由公司以后制定标准统一补发。

      一九八五年的年底,注定是不平静的。新一届董事会由游副省长主持在福州两湖宾馆召开。省里说我们给你们请来了一个很好的老同志,就是刚从省轻工业厅厅长位置上退下来的岳伟玉。总经理人选由于广州方面坚不妥协,仍决定由民航派出。决定公司下设三部一办,即飞行管理部、营运部、计划财务部和公司办公室。一月,新班子到位,岳伟玉以董事长身份兼任公司党委书记;吴荣南任党委副书记兼公司总经理;王长富任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李鸿禧为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兼营运部经理;陈耀宗为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兼计财部经理;何平为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兼办公室主任;我被任命为党委委员、飞行管理部经理。

      吴总厦门人,飞行管制专业,肯动脑能吃苦,一头扎下来,第一件事就是理顺各种关系,从零开始,殚精竭虑,他确定是把厦航当做自己的事业来做。王飞得好,也富有领导经验,双方都是顶尖高手。飞行管理部主管飞行队、机务队以及安技签派及航材等部门,人数最多,实为公司半壁江山,办公地设在航空宾馆四楼,条件相对较好。而公司总部前移,剩主修高崎机场时留下的一座闽南红砖民居就近办公指挥生产。吴总的办公室仅为门口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两张办公桌(与李副总会署办公),二个文件柜,里头除了一些文件书籍,最显眼的放有二人的碗筷。从办公室到停机坪还要经过田间小路。

      二三个月前,机长们的波音训练已顺利完成,经广州短暂带飞,并开始在广州执行航班任务,获得民航总局颁发的飞行执照,已具备移师厦门条件。期间,机务工作建立了相应的职能部门,订出了规章制度,人员在实习后也有相应的执照,取得了航线保障的合格证。各部门在公司的领导下,紧锣密鼓,也都逐步进入正轨,厦航以厦门为基地执飞的条件已经成熟。

      1986年11月16日,厦航最初的两架飞机(B-2516,B-2510)由自己的机长执飞从厦门升空。厦航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还有一事印象深刻,因初时无机组配餐,在本地过站时,家属排队到飞机前给飞行人员送饭,这也成了厦航初创时一道风景线。

      回顾这段历史,匆匆三十年矣,开创者们当年朝着既定的目标,“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克服了重重困难,其可谓“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我经历的仅仅是一小部分,还有许多直接和间接的参与者,他们的努力与贡献均不应湮灭。有一幅照片很经典:一个风雨夜,段斌身穿雨衣领着几名机务人员打着手电筒掀开发动机包皮排故,那时一无厂房二缺航材,为了次日航班的正常,常常彻夜工作到黎明。段后来病故在机务工作的岗位上。“10·2”反劫机斗争中牺牲的岑龙裕、刘寅朝、钱广连、方晓萍、钱树根等机组成员,血洒蓝天,把自己的生命贡献给自己深爱的航空事业。张遗老董事长也归了道山。今天,厦航三十华诞,当“白鹭”展翅飞遍九州飞向世界的时候,我们深深怀念他们,怀念一代开拓者。愿厦航这朵改革开放中绽放的绚丽花朵,更加艳丽多彩!厦航人更加有为更加幸福!

      (二零一四年五月八日于鼓浪屿)

    4荐闻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