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民航资源网>>民航专业文章

关注马航客机失联事件:媒体的无力与焦灼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 柴莹辉 2014-03-12 17:34:04

专业分类其他

  

  3月12日,凌晨在恍惚中惊醒,下意识地去拿床头的手机,刷新微博跟进马航的最新进展。依然没有实质性突破,一个重量接近250吨的庞然大物在雷达屏幕中消失,即使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100个小时之后也依然没有消息。

  早晨收到一条来自同行的短信:“今天起床,我开始怀疑我的工作。”我很想说,其实这也是我从事民航报道近10年来,最无力的一次。

  关于空难的报道经历过很多,最近两年的8.24伊春空难,2013年的韩亚航空旧金山机场事故,但从未象这次一样如此焦灼。因为直到现在,航班上的旅客依然生死未卜。作为一个专业记者,我们当然可以向大家普及搜救的难度与知识,呼吁理智、杜绝谣言,但是作为一个普通人,我内心也曾经被数次动摇。而这一次,中国的媒体更是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

  首先,必须承认,我们无法获得一手消息。尽管国内有能力的媒体都有驻外记者站,并派驻记者前往马来西亚进行报道,但是核心内容的披露我们只能等待外媒的发布。在马航失联事件中,中国媒体彻底成为了聋子、瞎子,只能援引外方报道或者等待马航召开发布会。

  正因如此,所有的官方媒体都或多或少成为了假新闻的传播者,比如飞机坠海、发现残骸、失踪地点转向马六甲海峡,包括人民日报这样的官方媒体微博也未能幸免,这件事情形成了一个怪圈:外媒发布——中国援引——马方否认。

  其次,我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短板。国际化,这个被企业用来包装自己高大上的词语,这个时候却拷问了中国媒体的能力。马航失联的事情发生后,中国媒体也都迅速发布了各种分析,多以采访空管人员或者机长为主。就我个人而言,其实在采访中遇到巨大障碍,无论是民航局官员、飞机制造商还是机长,都不愿意提及这个事件。当然,出于专业素养,在飞机调查事故没有发布前,任何揣测都需要及其谨慎,但是当民众信息如此不对称的时候,媒体能够提供的信息及渠道又如此有限。

  在搜救几天没有进展的时候,我想与多人都更想知道航班搜救的情况,这个时候如果可以采访参与过航班搜救的人员,会在很大程度上缓解民众由于信息饥渴而带来的焦虑。很遗憾,我没有这样的国际采访资源,国内大多数媒体也没有。迄今为止,我只是在博客天下中看到了对于法航447黑匣子搜寻团队的独家专访。

  而其中对于法航坠毁大西洋海域情况与马航可能的坠落海域进行的对比,解决了我心中很多疑问。在此,向同行致敬。

  最后,马航事件让新闻伦理进入了公众的镁光灯下。我个人没有去前方采访,一是判断采访家属没有办法获得关于航班的有效信息,二是对我个人的情感控制能力有疑虑,我不能做到在失神恸哭的家属旁边举起手中的相机。但有些同行做到了,因此还引起了家属的强烈谴责。

  在席卷全国的记者证考试中,关于新闻伦理有这样一道考试题:灾害报道中,为避免采访中的“再次伤害”,业内外许多人士都提了不少建议,下列哪个建议不合适?A. 不要采访受灾群众;B. 不采访刚被救出的伤员;C. 尽量不将灾区尸体满地,受伤人员血流满面,灾民号啕大哭等惨烈画面传回直播间;D. 电视报道中尽量不配悲情音乐。

  答案是A。

  灾难报道,其实是对记者体力、脑力与道德的三重考验,一方面,据我所知,大量媒体用了整版去报道马航事件,部分财经媒体甚至高达10个版以上,采访家属成为了其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但另一方面,在心如油煎的家属面前一遍遍询问“你家什么人在飞机上”,又确实是一种人性中血淋淋的残忍。在我的微博上,也有大量留言在质疑记者报道,一个人赤裸裸的说:家属最不需要的就是你们这些妓者。

  这句话如同一个火辣辣的耳光,让我楞了很久。因为据我所知,在现场有些家属主动寻求记者帮助,让他们监督马航开展对话、获得信息;也有些记者放下了录音笔,默默坐在饮泣的家属身边一个下午,只是为了陪伴。

  此外,我有太多报道民航的同行放弃了对家属的采访,转而去追寻空管员、飞行员和其他具备专业知识的业内人士。这其实也是另一种媒体尊严,用理性代替了煽情,用专业代替了祈祷。

  可是另一方面,我又存在真实的疑虑。民众有知情权,需要知道现场与家属的动态,如果所有媒体都处于现场报道的失语状态,会是更好的选择吗?中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灾难报道?亲人的悲痛是需要媒体展示的内容之一吗?

  我知道,没有人能给出答案。在灾难式报道的路上媒体本来就在探索,只是有些事情允许试错,有些事情却要付出太大的代价。

0荐闻榜

延伸阅读:马航MH370失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