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高温下 民航那些不为人知的美丽面孔……

 2013-08-19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陈辰 鲁弢 董昊赟 苏承玥 冯凯宙  [投稿排行榜]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高温下 民航那些不为人知的美丽面孔……

  图:污水车随车员杨成见正在飞机下进行污水排污 摄影:黄国庆

      一根排污管道,散发出阵阵恶臭。长久以来,他,一直与“污臭味”为邻;

      一把维修工具,是他每日的必备品,一双带茧的手上常常沾满各种污迹;

      一盘散落的行李,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分拣出来,他们在“暗房”中炼就了一招“火焰金睛”;

      一部对讲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们实时监控着现场的货物载重与平衡操作,与装卸员,机务一起长期在机坪日晒雨淋……

      上述的“他”或“他们”,在奋战高温的镜头中几乎从未出境。虽然不是在最炎热,最艰苦的岗位,但和所有的员工一样,他们同样顶着烈日,在各个一线生产角落坚守岗位,默默保障着每一架飞机的顺利起航与安全落地。

      今天,就让我们走进东航地面服务部来认识一下这群美丽的面孔……

     

      图:一股浓重的污臭味漫袭在空气中,而杨成见却不以为然地继续他的工作 摄影:黄国庆

     

    污水车随车员经年累月与“污臭味”为邻

      在大多数人的概念里,客舱清洁工作似乎只是在狭小的客舱内进行8分钟的打扫、清洁与整理工序而已。事实上,客舱清洁系统中还包括另外一项重要的部分:客舱污水的排放与清洗。每当一架飞机在机坪落地后,污水车随车员的工作便从这一刻开始。

      8月15日下午两点,笔者来到东航地面服务部虹桥站坪服务中心车辆分部,跟随污水车随车员杨成见一起亲眼所见了他们为飞机厕所提供排污、加水服务的全过程。在275停机位上,车中温度超过45摄氏度,几乎与机坪温度持平。杨成见坐在滚烫的副驾驶座位上双眼直视前方,在不超过飞机2米的距离时,他从车上跳下,用娴熟的手势指挥着污水车驾驶员一步步前行,按机型排污口位置指挥污水车靠机作业。刚将排污管道与加水管道插入飞机下的排放闸口,一股恶臭直入鼻腔。

      “好臭!”周围的人下意识地往后撤了两步,而只有杨成见仍然在飞机下,一丝不苟地用手按住排管进行作业。他一边观察着污水阀门污水排放情况,同时,另一个清水接头也在飞机下循环清洗。两项工序完成后,还需要给飞机加上循环水,投放化粪剂,才算一个航班的结束。五分钟不到,杨成见全身的衣服已经湿透。

      杨成见这样的污水车随车员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10小时,平均一天需要处理30-40架次的航班,他们不仅要将污水从飞机上排出,还要将污水车内溢满的污水排倒至五公里以外的污水站,在高温曝晒的夏季,长时间炙热阳光与“污臭味”为邻,这种感觉可不好受。

      虹桥站坪服务中心车辆分队书记刘扬介绍,遇到有些飞机的管道老化,无法机器排污时,这些随车员们就拿着水桶,爬上飞机一桶一桶地将水灌倒进客舱厕所的马桶中,用人力来排污、清洁。

      面对此情此景,让人不得不感慨:虽然毫不起眼,虽然不为人知,但是他们同样是客舱里的美容师。

     

      图:夏春华正在贵宾室厨房内维修下水管道 摄影:鲁弢

     

    物业维修工烈日下徒步行走40分钟

      每天顶着高温,穿梭在虹桥二号航站楼、生产现场与各个办公区域间,维修设施设备,排查安全隐患,解决生产运营中的各类疑难杂症,他就是夏春华-地面服务部后勤保障部的物业维修工。

      地面服务部西区办公楼与航站楼距离近2公里路,徒步单程需要20分钟,夏春华每天至少在38度的高温下往返两次,只要一个电话,夏春华便立刻开始“救急之旅”。为了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他总是独自快走,往往是到达目的地还没开始维修,汗水已经湿透了蓝色的工作服。

      虹桥T2贵宾部的员工们,没有一个不认识后勤保障部物业维修工夏春华,在同事们的心目中,他早已成为一名不可缺少的“编外”员工。看到他来时,工作人员总会不约而同地说:“每次都是这么快!”

      “你看这个厨房,水都顺着流出来了,我们还要给旅客安排餐食,怎么办?”

      夏春华在贵宾室的厨房间里仔细转了两圈,很快找出“病根”,“管子老化生锈了,换个新塑胶管就好,以后就不用担心在生锈了。争取在二十分钟之内解决问题。”一句话让厨师长安了心。

      他麻利地关上总阀门,打开水龙头放掉管道内的余水,站在木凳上,熟练地锯下“问题”铁管,管道不时冒出一股锈水,夏春华毫不在意,用最快的速度换上新的塑胶管。维修中,夏春华在不到4平米的狭小空间里蹲上蹲下,忙好时后背早已被汗水浸湿。还等不急喝上一口水,夏春华又急匆匆地在烈日下徒步走回办公楼……炎炎夏日,他用自己的双手亲力亲为着每一件事,为夏季航班生产工作提供最有力的保障。

     

      图:夏春华蹲坐在桌椅下检修设备故障 摄影:鲁弢

     

    行李分拣员“暗房”中炼就“火眼金睛术”

      从日光强烈的机坪上一眼望去,虹桥T2航站楼250号机位下的行李分拣区似乎像一个“暗箱操作”的“地下工厂”。而行李分拣员们就在这样昏暗的灯光下,不间断地辨识着每天几百架次航班行李,再将他们分拣到不同目的地的行李车上。

      上午10点,分拣区域32号转盘,李秀伟和他的组员们正曲着背,埋着头,目不转睛地在转盘上查找他们各自负责的航班行李,每找到一件,就利索地将其拿起,撕下行李小票,再规整地搬运到行李车上。虽然行李分拣区与机坪相比,免去了不少阳光的直射,但密不透风的分拣区就好似一个的桑拿房,不透气的闷热滋味实在不好受。

      航班高峰时段,航班量大,时间紧,分拣员们必须在昏暗的灯光下“秒杀”出行李,再将他们按照“大不压小,重不压轻”的规则科学放置在仅仅两个平方的行李车上,长久以来,在“暗房”中炼就了一招“火眼金睛术”。几百件行李不间隔地在转盘上打转,而分拣员们则不断地重复着曲背,低头,查找,搬运的动作。航班忙碌时,有时要在转盘边持续工作3小时,忙完之后,分拣员浑身上下被汗水浸湿,腰也直不起来,手上的防护手套也常常因为摩擦破损。

      7-8月份的航班旺季,给分拣员们带来了更大强度的工作量。1名分拣员平均一天550件行李,8.25吨的货物。遇到特殊情况,行李需要翻舱时,分拣员还需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已经规整摆放的行李一件件翻起,确保行李准确送达飞机下。“最担心的是天气不好,航班取消,这些行李需要人来看管,我们的分拣员就不得不留在单位里,通宵达旦地看守着这些行李。”行李运输分部的一位负责人说道。

     

      图:李秀伟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转盘上的行李 摄影:黄国庆

     

    现场监控员机坪上的“第三只眼”

      在酷热炎炎的机坪上,橙色与黑色是最为醒目的两类标志,但还有一群人同样守候在最接近地面的位置,他们手拿对讲机,监控着航班保障的各个操作环节,他们是载重平衡监控的“第三只眼”。“航班靠桥,旅客下客”。“货物已经到位,开始装机了”,“3舱的货物装不下了,调三分之一改装4舱,看看平衡重心受影响吗?”,“卸机时,发现飞机地锚故障,装不了集装器了,制作装载计划的时候注意一下。”他们精确地踏着每一个节点,传输着各类重要信息,监控着飞机下的货舱装载工作,保障着航班载重平衡的安全。

      中午时分,机坪上已经开始徐徐升温,正面是发动机散发出来的高温,背后是玻璃窗上反射下的热量。抬头望天,刺眼的阳光毫不吝啬地普照大地,隆隆的引擎声与阵阵热浪,更增加了几分“燥热”。一抹显眼的荧光绿照在80后监控员的脸上,一道汗水顺势流下。我们走近他身旁,发现他正在仔细核对货物的货号及重量,每核对一项便在工作单上认真地打上一个勾,“哆!”豆大的汗珠打落在工作单上,他一边用手抹去汗水,一边调侃道:“现在才刚刚升温,不算什么,下午才会真正进入‘烧烤模式’”。说罢,他露出了一个腼腆的微笑,又转身跑到装卸人员前,开始沟通装机的相关事宜。机坪上炙热难耐的高温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

      11:27,飞机缓缓推出,这个80后的小伙的衬衫上已经湿了一大片。他走进休息室,喝一口盐汽水,拿毛巾擦了把脸,一手拿起排班表,没歇多久,“我要去监控下一个航班了。”他抓起对讲机,又忙开了……

     

      图:一位行李分拣员在闷热的行李房内来回搬运着一件件超规行李 摄影:黄国庆

     

     

      图:一名80后的现场监控员顶着烈日监控着货物装载情况 摄影:黄国庆

    0荐闻榜

    (供稿: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地面服务部

    延伸阅读: 东方航空2013年暑运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