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烈日下,机坪装卸员一天工作纪实

 2013-07-23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黄国庆 陈辰  [投稿排行榜]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烈日下,机坪装卸员一天工作纪实

  图:中午时分,装卸员将刚卸完的行李,货邮一车车捆扎固定 摄影:陈辰

      烈日炎炎的7-8月,是一年中最“晒”的季节,持续飙升的温度与生产作业的压力,不断考验着人的意志与耐性。在东航,有这样一群的劳动者,每天长时间曝晒在机坪上、货舱里,或是飞机上下,搬运着几十斤的货物、行李往返作业。7月11日,当申城气象预报显示当日最高温度38℃时,我们走进了地面服务部虹桥装卸服务中心装卸一分队10班班组,跟随他们,用镜头记录下装卸员的一天。

      05:30左右,地面服务部四号楼二楼,10班班长屠明峰与他的同事们也陆续到达,大家迅速换上工作服,穿好工作鞋,统一在26号门集合,等待搭载他们进入机坪的摆渡车。今天,班长屠明峰和他的同事看起来气色不错,我们从他那里了解到,每个班组由4名装卸员和1名驾驶员组成,通常,以小组为单位来负责一个航班的装卸作业。

      05:50,屠明峰与他的同事们一同到达工作区,签到、列队、开晨会,迅速有序。10分钟后,大家两三个一伙涌进了休息室,而此时的屠明峰正在调度室里等待今天的第一张工作单。

      06:30,屠明峰准时集合小组成员。他们接到的第一项任务是负责07:45起飞的MU5201航班出港作业,按照规定需要提前一个多小时到达飞机停靠位置,等待货车、行李车的交接。盛夏的早晨,机坪上已有太阳的影子。7点左右,两车货物缓缓驶来,小组成员们各自分工,衔接默契,副班戴伟强带着另两名装卸员顺着传送车进入机舱。由于机舱内的空间构造较低,装卸员们只能弯着双腿,拱着背,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一次次在机舱内来回运送货物。

     

      图:早高峰时段,装卸员在货舱内拱着背来回搬运货物。 摄影:陈辰

     

      早高峰是一天最忙碌的时刻之一,当07:45的MU5201航班顺利登机后,紧随而来的是08:30的MU5313。考虑到两个航班间隔时间较紧,装卸员们来不及回去休息便直接赶到601机位。这次他们需要装运的是7车货物,1车邮件及2车行李。屠明峰仔细核对货物单据,数量,由于这批货物中有贵重物品,屠明峰还单独交接了贵重物品货运单号,检查无误后,按照舱位布局,小心翼翼地将贵重物品箱放入指定位置。为节省时间,装卸员们兵分两组,开始装机作业。在搬运重物时,戴伟强使出浑身解数,好几次伸开双手从物体后方全盘拖住,借用顺势的力气将重物一步一步挪进去,而汗珠也随他的两颊慢慢滑过……

     

      图:装卸员弯着双膝,垂下身子试图将重物一步步挪进货舱。 摄影:陈辰

     

      08:45,装卸员们回到了休息室。戴伟强去茶水间泡了一杯茶,塑料的杯子上是一道道深褐色的茶渍,戴伟强笑着对我们说:“这杯子跟着我8年拉,呵呵。”在7个多平方的休息室里,屠明峰和他的同事们一个个挨坐在一起,吃起了早饭。两个馒头,一个鸡蛋,这是今天的固定配餐。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大多数人都将一日三餐包在了食堂,通过专门的工作人员负责统一配送。刚吃上两口,其他几个班组也陆续回来,大家挨得更紧了些。

      09:10,“出发280机位!”随着班长的一声吆喝,大伙儿再次出发。老李是5名成员中年纪最长的一个,刚过45岁的他笑着和我们说:“今天早航班还可以,早饭吃得挺饱,有时候早晨一连四架航班任务,一个上午泡在机坪,都没时间回来。”MU5403航班主要是大件集装箱,借助升降车装运可以减少劳动力,但却需要格外留心。屠明峰戴着安全帽在飞机下小心地指挥,老李则在升降车上一次次地示意驾驶员升降车的高度与位置。多年来,大家已形成了一种默契,几个标志的手势,就可以顺畅地衔接起各个操作环节。

     

      图:装卸员弯着双膝,垂下身子试图将重物一步步挪进货舱。 摄影:黄国庆

     

      每天中午11点到下午14点,是航班的第二波高峰,这意味着装卸员在每天11点前就必须解决好自己的午饭。10:40左右,一份份午饭发放至每个人的手中,入行两年的小张说,吃午饭是一天最享受的时候。此时,休息室的气氛也变得闹腾起来。

      中午过后,骄阳似火,这是一天中最为艰难的考验。分队长告诉我们,今天的进出港航班共有455个,装卸员们不仅要负责东航的进出港航班,还要负责代理南航的装卸作业。装卸员们按照规定时间到达指定机位,可是预计11:40落地的CZ3652超过了预计时间迟迟未到,他们只能蹲坐在机坪外延的台阶上,等待飞机落地。机坪的温度逐渐升高,酷暑难挡,装卸员们不仅要用身体抵抗着高温,还要在烈日的炙烤下,来来回回地搬运几十斤的货物。当南航出港航班还未装卸完毕时,距离另一架东航航班的落地时间将至,经过协调,戴伟强和老李预先赶往下一个机位,而他和小张则继续留守完成装卸。此时,他们的制服上已有大片大片的汗迹。

     

      图:刚刚卸下一大批货后,一名装卸员的衣服上渗透汗水。 摄影:黄国庆

     

      14:00,机坪气温升至45℃,此时的机坪就像一个“大烤箱”,对于长期在户外暴晒雨淋的他们来说,已是一种常态。远看,亮眼的橘色在飞机上下来回晃动,依旧是拱背,弯腰,屈膝,低头的姿势,依旧是一车车的行李货物邮件,依旧面对这太阳的炙晒,但装卸员们仍然坚守在岗位上日复一日地作业。趁着间隙时间,屠明峰对我们说,“我干了十年,做着做着也习惯了,我们不怕热也不怕冷,就怕航班延误,飞机没时间……”说完后喝了两口盐汽水,擦了下汗,又扎堆到一车车的行李中。

      上机、下机、装货、卸货、搬运、传送,一天工作下来,我们看到有些装卸员的衣服已被汗水完全渗透,有些装卸员的鞋子内也全是湿的,裤脚边上是搬运后留下的斑驳污渍。

      15:30,10班班组迎来了最后一个航班的进出港。每次等待飞机落地的时候,大家就靠在阴凉处挨个坐着,趁着短暂的时间休息片刻。虽然相互之间没有过多交流,但此时他们的脸上似乎多了一份松弛。最后一架南航出港航班由于流控原因延误,于是,他们继续遵在阳光晒不到的位置,看看飞机,等待对讲机内下一个指令。

     

      图:航班间隙时间,装卸员喝着盐汽水补充水份。 摄影:黄国庆

     

      16:00,屠明峰去调度室交接单据,而其余的几个一起凑到了洗手间,擦把脸,收拾起东西来。“今天共做了11架次航班,早班相对较少,晚班平均要达到13-14架次。平均一个装卸员每天需要搬运8-10吨重货物”。装卸一分队队长接着说道。“最让人担心的是雷雨天气。”雷雨,台风等不正常航班天气对装卸员来是又一大艰巨的考验。不仅要面对堆积如山的货物行李,迟迟延误的大量航班,还要经受住恶劣天气的考验,无论刮风,雨雪天气,装卸员仍然要在机坪上,完成一次次的行李交付工作,同时,还要防止旅客的托运行李在装卸过程中被雨水打湿,保质保量地将行李准点送入机舱或是卸下运入行李房。而他们自己常常被雨水淋湿大半……

      “等下洗个澡,回家,后天上晚班咯。”16:15,屠明峰和早班的同事们一同上了摆渡车,一天的工作终于完成。此时的太阳仍在炙烤大地,光线照在他们脸上,黝黑的肤色下是踏实的笑容。

     

      图:落日后,晚班装卸员将承接大量进港航班卸机工作。 摄影:陈辰

    18荐闻榜

    (供稿: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地面服务部

    延伸阅读: 东方航空2013年暑运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