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澳航、维珍寻亚洲伙伴 欲与东航、国泰结盟

 2012-12-20 13:19:51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Adia/编译  [投稿排行榜]

分享

      据CAPA报道,澳洲航空公司(QF)与中国东方航空公司(MU)正在进行接触,希望进一步建立覆盖澳洲至中国航线的伙伴关系。目前双方态度都很积极,只等待有利的时机和资源来达成协议。澳航最近正忙于与阿联酋航空(EK)建立伙伴关系,以及进一步完善暂时亏损的国际网络;而东航则是一家慎重发展的航空公司,主要关注于自身扩张。双方还合资拥有捷星香港(HH)这家廉价航空。

      风头更盛的是发展更为迅速的维珍澳洲航空公司(DJ),它已经与新加坡航空公司(SQ)建立了伙伴关系,但是可能仍然在寻求一家位于亚洲北部、比新航更能促进该地区网络发展的战略伙伴。国泰航空公司(CX)具备成为这个伙伴的有利条件:除了网络优势外,双方都视澳航为竞争对手。但也有一项不利因素:国泰和澳航同属寰宇一家。

    澳航与东航结盟的战略优势

      虽然论中澳间的航线运力,东航与澳航的运力相比而言都很低,但是按照其今年12月的运力来看,双方一旦结盟,将占据32%的市场份额,成为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Z)的有力竞争对手。南航目前占据45%,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占据剩下的23%。而随着东航的不断发展,与澳航结盟后可提高到38%,双方任何形式的合作关系都可以帮助其对抗澳亚市场上的巨头——国泰航空。更何况国泰的合作伙伴——国航也是国内的航企巨头。这条航线上的其他公司都正在筹划携手合作以增强与国航、国泰竞争的实力。

      当然,二者的合作并不仅仅是更广阔的代码共享、常旅客计划等普通扩展,双方还能共享网络收益。中国目前奉行的政策基本上是:一条国际航线上只批准一个中国航空公司运营,该政策旨在减少国内航企的竞争,积累与国际航企竞争的经验。

      唯一不受该规则约束的只有国航,虽然三大航都是国有公司,但国航是载旗航空。虽然上海至悉尼航线上已有东航运行,国航仍被允许执飞该航线。但反过来,东航就不被允许执飞北京至悉尼航线。这么做的后果就是国航比其他航空公司享有更广泛的网络覆盖,也引起了国内其他航的不满。

      所以东航如果与澳航结盟,将获得一个能更广泛地铺开中澳网络的伙伴。澳航此前曾执飞北京至悉尼航线,但09年剔除了该航线。有了东航的客源,这条航线将再次带来稳定收益,重新开放。澳航目前唯一一条飞往中国大陆的航线是悉尼至上海,2009年澳航还终止了墨尔本至上海航线。

      图2:上海浦东机场澳航空中客车A330客机   摄影:民航资源网网友“CXN4689

     

      当然,结盟能为双方带来固定好处,诸如更好地连接国内市场,合并常旅客协议,分享候机贵宾厅等等。

      目前,双方如果合作,澳航将能够能与东航在上海至北京、成都、大连、福州、广州、哈尔滨、昆明、青岛、沈阳和西安的航线,以及上海至新加坡航线上代码共享;相应的,东航则能分享澳航的11条澳大利亚国内航线,5条跨塔斯曼航线,以及新加坡至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珀斯和阿德莱德的航线。

      双方合作更长远的好处是澳航可以借机发展中国飞欧洲的航线。早在澳航决定与阿联酋航空结盟、并把其欧洲航线的中转基地从新加坡移至迪拜之前,公司首席执行官阿兰•乔伊斯(Alan Joyce)就曾在2010年提及过这一可能。考虑到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上海对澳洲旅客(无论是商务旅客还是游客)的吸引力越来越大,澳航都应该把这个想法列为长远规划。

    维珍澳洲寻找另一亚洲伙伴

      自从博格提(John Borghetti)执掌维珍澳洲之后,公司的目标就是确定两个亚洲合作伙伴:一个位于南亚、一个位于北亚。最后维珍澳洲选定了新航,新航在北亚也拥有广泛网络、声誉良好,这样维珍澳洲可以把注意力放在其他战略发展计划上。

      但现在维珍澳洲显然需要另一位北亚伙伴了。新加坡虽然对东南亚、印度和欧洲航线很方便,但对北亚就不是这么便利了。比如,从悉尼飞往北京的航班,如果从新加坡中转要比从香港中转远15%。

      图3:维珍澳洲波音737飞机

     

      博格提的选择范围不大:如果选择位于日本或韩国这样地理位置太过于北部的伙伴,则意味着需要放弃一些略为偏南方的目的地。更何况那些国家的航空公司本身在澳洲市场的实力也比较薄弱,即便是地理位置较好的台湾航空公司也是如此。那么北亚地区可能只剩下国泰、中国南航和国航可供选择了,这三者之间毫无疑问应该选择国泰。国泰在澳洲本身就拥有广泛的航线网络,维珍澳洲可以轻松利用这一网络;双方还可以合并航线网络和目的地、品牌优势和常旅客计划。

      合作对国泰来说也有巨大好处:不仅可以进一步深入澳洲市场,还可以帮助其自身发展。

      二者合作的潜在不利因素在于,维珍澳洲可能无法拿到国泰飞大陆航班的代码共享权。这种第三方国家的代码共享权需要获得当地政府的批复,而中国通常情况下不会批准。当然也有一些例外,柏林航空(AB)最近就成功拿到了阿提哈德航空(EY)飞中国航班的代码共享权。

    维珍与澳航的尝试——航企合作伙伴领域的进一步变革

      未来航企的合作模式将是双方越来越倾向于学习对方的经营策略,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运营,廉价航空还是其他合作伙伴。

      与亚洲航空公司结盟非常符合各公司战略发展的需要,不过不甚符合加强与全球三大航空联盟关系的传统观念。但是关于合作伙伴的观念正在转变,只有极少数像汉莎航空(LH)这样的航空公司才坚守基于三大联盟的紧密伙伴关系。

      随着维珍和澳航各自结盟的进一步进展,跳出单一航空联盟、组成“以自我发展为中心”的伙伴关系必将能给航空公司带来前所未有的收益。

      《澳航、维珍寻亚洲伙伴 欲与东航、国泰结盟》原文地址

      更多国际民航资讯,尽在 民航译讯

    0荐闻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