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搬迁后的昆明巫家坝国际机场 听得见蛐蛐叫

 2012-07-01 来源:昆明信息港 作者:李鸿睿  [投稿排行榜]
2012-07-01 10:58:11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搬迁后的昆明巫家坝国际机场 听得见蛐蛐叫

  图:向女士在丈夫指导下,在巫家坝机场空旷的停车场学开电动车。 摄影:实习记者黎汉沿

      90年沧桑的巫家坝机场迎来了搬迁后的首个周末。

      机场前,昔日昼夜川流不息的停车场有些空旷寂寥;还在搬迁剩余尾货的机场换上了另外一家保安公司的保安在值守;没有了飞机的轰鸣声,68岁的老奶奶说“好像觉得缺了点什么,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与机场一墙之隔的老昆明民俗街——关街,照例迎来了四面八方的赶集人。

    停车场只停了5辆车

      在巫家坝机场出站口的一根柱子下,一只蛐蛐正在不停地叫着。出站口的几道大门前,分别有身着制服的保安在值守。保安小李从6月28日机场搬迁后,替换了机场内部保安,前来值守,“进门要有证件,出门也得有证件方可放行”。

      11点刚过,一辆三轮车载着午饭,给正在这边做清洁工作的环卫工人们送来了午饭。李阿姨所属的这家物业公司一直都在负责机场卫生工作,在机场搬迁之前,她负责清扫机场外围,每个月1200元的工资。这个收入比其他同行稍高,所以,李阿姨在这边已经干了一年多。李阿姨没有去过长水机场,“如果那边工资还可以,我还想过去”。她所在的公司通知员工,是否愿意跟着公司到长水继续从事清洁工作,由员工自愿选择。李阿姨还没想好,她目前要做的就是把机场的最后一次清洁工作做好。

      李阿姨身后就是机场的停车场,在机场搬迁前,这片停车场很难找到车位。可在昨天中午,这里只停了五辆车,空荡荡的停车场上甚至能听到回声。在巫家坝机场搬迁前,舒先生在这一带开了个机票售卖点,老婆向女士看店。现在机场搬走了,他只能把妻子安排在北站附近的机票售卖点。为了便于上下班,舒先生昨天把电单车骑到了停车场前,教老婆骑电单车。车场很大,舒先生两口子可以放心驰骋。

      车场一角,从河南来云南旅游的卫先生带着女朋友在等待机场大巴车转往长水。他们一周前来昆,从巫家坝机场下机,“当时很以为是到了火车站”,卫先生觉得昆明的机场很旧。此前,他不知道昆明机场搬迁一事,没想到这次来滇旅游,竟然无意间跨越了昆明机场的两个时代,“听说长水机场不错,很期待去看看”。

    没了飞机轰鸣,老昆明不舍

      雨龙路紧邻巫家坝机场,路的另一侧就是昆明人所熟知的关街。沿农地展开的关街这天依然人来人往,拥挤不堪。刚从地里劳作回来的巫奶奶今年已经68岁了,才两天没有听到飞机轰鸣声,她就觉得“好像觉得缺了点什么,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巫奶奶觉得自己对巫家坝机场的熟悉程度,就像“我自己的父母一样”,在有飞机的日子里,巫奶奶已经练就了通过飞机轰鸣声判断风向的技能。“如果飞机从南边起飞,说明刮的是南风;如果从北边起飞,刮的是北风”,巫奶奶知道,飞机只会从这两个方向起飞,不论什么天气,飞机都只从北边降落。巫奶奶的父母辈都参与修建过巫家坝机场,对巫家坝机场有着说不出来的感情,“28号晚上10点,我们和甸营村的很多村民听说这是最后一班从巫家坝起飞的飞机,男男女女上千人都出来看它最后一眼”。

      小学文化程度的巫奶奶至今还坚持看报。她从报纸上看到,将来的巫家坝机场可能会变成商业区,虽对巫家坝有千般不舍,但她说社会总是要发展的。

      陈师傅41岁,也听了41年的飞机轰鸣声。飞机离去,他现在还感觉不出来有什么不习惯。在陈师傅小时候,巫家坝机场是没有围墙的,小朋友们钻过铁丝网,可以近距离看到飞机,“那时候还有军用飞机,军机起飞的时候,可以把地上的公分石刮得飞起来”。

      与巫奶奶和陈师傅不一样,在关街赶集的宋先生虽是昆明人,但住得离机场远,他对搬迁后的巫家坝机场依然有着浓厚的兴趣。“我有个想法,能否在机场全部搬迁完后,开放几天给我们这些普通市民去从头到尾看一遍?”(记者李鸿睿)

    0荐闻榜

    昆明信息港

    延伸阅读: 巫家坝机场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