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民航资源网>>民航专业文章

大话航空强国梦(七):往事如梦隔云端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 吴涛 2011-12-23 18:12:56

专业分类其他

  

  引子:包括曾经学习民航相关专业的学生在内,大家了解中国民航历史都是从1949年的“两航起义”开始,那么民国时期的民航业是什么样的呢?也许正是因为缺少足够的了解,反而让那个时代的民航业像徐志摩的诗歌和张爱玲的小说一样,始终覆盖着一层朦胧和神秘的气息。

  1、关于两航

  中国航空公司于1930年8月正式成立,由当时的国民政府交通部与美商中国飞运公司订约合营,中方股份占55%,美方占45%。1945年7月,中、美双方合约期满,12月续签新约5年,中方股份增至80%,美方减为20%。中航在其存续的20年间,始终得到国民政府的支持和优惠待遇,在技术、设施和经营方面均领先于其它航空公司。

  中央航空公司的前身为欧亚航空公司,1931年2月正式成立。由国民政府交通部与德国汉莎航空公司合办,中方认购66.7%的股本、德方占33.3%的股本。二战爆发后,由于各自所处的阵营不同,1941年7月,中德两国中断外交关系。8月,国民政府交通部接管了“欧亚”的德方股份,并改为国营航空公司。1943年2月,交通部与航委会合作改组欧亚为中央航空公司。

  图1:两航的徽标。

 

  中国航空公司先后开辟了沪蓉、沪平、沪粤及重庆——昆明航线,至1936年底,拥有各型飞机16架,航线里程达5151公里。1931-1937年间,中航旅客、货邮运输量合计为63047人次和650吨;欧亚航空先后开通了北平——洛阳、北平——银川、北平——广州、西安——成都、西安——昆明等航线,至1936年底,航线里程达7600公里;至1937年底,欧亚的旅客、货邮运输量合计达到27746人次和780吨。

  除了两航以外,地方政府也兴办过航空事业,如1933年两广政府还曾联合云、贵、闽的地方政府,成立了西南航空公司,开辟了西南各省间的航线和到越南河内的航线。

  1944年4月,“中航”代表刘敬宜参加了在芝加哥举行的第一届国际民航组织会议,并被推举为技术标准与措施委员会第五小组委员会主席;1945年5月,他又出席了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成立大会,由此中国成为了这两个最重要的国际民航机构的创始国之一。

  很多年来,一直以为台湾的中华航空公司(英文名称为CHINA AIRLINES)就是原来的中国航空公司,直到前两年登陆该公司网站去查看简介,才发现该公司原来是成立于1959年12月,与原来的中国航空公司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中航的标识是一个圆圈里有一个“中”字,而台湾华航的LOGO是一朵梅花,这真是个一个英文名称引发的巨大误会。

  2、民航往事

  世界上最早的民用航空事业源于欧美,由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失业的空军飞行员为谋生计,驾驶飞机为民用运输提供服务开始。中国最早的民航飞行始于1920年,应该说起步不算太慢,但由于内耗不断、战火连连,民航业的发展道路却坎坷多艰。

  民国时期的民航飞机上,很长时间里是没有空姐的,1937年欧亚航空公司(中央航空公司的前身)首次招聘空姐,直到1938年1月中国才有了六名合格的空姐。那时候的空姐要求很高,比如年龄在20-25岁之间、体貌端正、体重40-59公斤,能讲国语、粤语、英语,并能读写中英文字等等。直到1948年,全中国的空姐总数也只有几十人。

 

  图2:民国时期的“中航”空姐合影。

 

  在民国时期,驾驶和乘坐飞机都是一件危险性较高的事情。某本人物传记提到了杜月笙乘坐飞机的故事:抗战爆发两年后,正是中国战场局势最艰难的时候,日方抛出了一个所谓《日华新关系调整要纲》,汪精卫集团已投靠日本人,并准备和其秘密签订合约。高宗武、陶希圣发现汪精卫的汉奸行为后幡然悔悟,准备携带“汪日密约”的影印件投奔重庆,此时人在香港的杜月笙成为了关键的中间人。杜月笙深感兹事体大,急忙乘坐民航客机准备赶往重庆向委员长汇报,不料客机在途中遭遇了日军飞机。开客机的飞行员也真是牛人,驾驶着民航飞机上下翻飞、闪转腾挪,愣是依靠娴熟的技术和空中云朵的帮助躲过了日机。不过杜月笙可倒了霉了,那时候的飞机没有紧急供氧设备,杜月笙也没有飞行员那么良好的身体素质,于是飞机降落时这位流氓大亨被医护人员抬了下去,并由此得上了最终夺去他性命的肺水肿。

 

  图3:民国时期“中航”的主力机型——DC3。

 

  3、失事那些事儿

  提起民国时期的飞机失事,有几起是让人记忆深刻的,这里我们简单回顾一下。

  徐志摩,现代诗人、散文家,浙江海宁人,曾留学英美,新月派代表诗人,徐志摩还是金庸的表兄。不知道这样的介绍是否多余,当年十几岁的小男生谁不会背诵两首徐志摩的诗歌,当然小女生们注意的可能是他与民国几位著名才女纠葛不清的感情故事。

  1931年11月19日,徐志摩要赶回北京参加当天晚上林徽因为外国使者举办中国的建筑艺术演讲会,他乘中航“济南号”邮政飞机由南京北上,飞机抵达济南南部党家庄一带时,因大雾弥漫难辨航向,飞行员为寻找航线降低飞行高度,不料飞机撞上白马山,两名飞行员与徐志摩全部遇难。轻轻地他走了,正如他轻轻地来,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任何一片云彩。

 

  图4:诗人徐志摩。

 

  戴笠,字雨农,浙江江山人,1926年进入黄埔军校,1928年从事情报工作,1932年组建中华复兴社(又名蓝衣社),1938年成为军统局副局长。这是一个让民国时期的党政官员和军阀大佬闻之胆寒的名字,特别是抗战期间他一手组建了亚洲最大的情报网,日本人也是咬牙切齿几欲杀之而后快。

  1946年3月17日,戴笠从北平飞往上海转南京的途中,飞机坠落于南京江宁板桥镇戴山,戴笠身亡。当然关于戴笠之死有很多版本的传说,如政治谋杀论、权利斗争论等等。

  我读戴笠的故事,印象最深的是戴笠竟然不是国民党员。1938年3月,蒋介石欲圈定戴笠为国民党中央委员,戴笠得知此事后,连忙向蒋介石报告:“我连国民党党员都不是”。蒋非常惊奇,问到:“你既是黄埔学生、复兴社社员,又在我身边干了这么多年,为何还不是党员?”戴说:“我以往一心追随校长,不怕衣食有缺、前途无望,入不入党决不是学生要注意的事。高官厚禄,非我所求。”看到这儿大家明白没有,戴笠的意思就是“入了党我就是党的人啦,不入党我永远是委员长的人”,高——实在是高啊!

 

  图5:中国的盖世太保——戴笠。

 

  不仅仅是民航飞机,就连美军的运输飞机也难保平安。1946年4月8日,出席重庆国共谈判与政治协商会议的中共代表王若飞和秦邦宪(博古),为向中共中央汇报请示,与新四军军长叶挺、中共中央职工委员会书记邓发等冒着恶劣天气飞返延安,同机的还有八路军军官李绍华、彭踊左、魏万吉、赵登俊、高琼、叶挺夫人李秀文以及4名美军驾驶人员。当日下午,飞机在山西省兴县的黑茶山因遭遇浓雾而失事,机上人员全部罹难,这就是党史上著名的“四八空难”。

 

  图6:“四八空难”的罹难者——王若飞、叶挺、秦邦宪、邓发。

 

  民国时期由于战乱频仍,当权者无力向民用航空方面投入过多的精力,加之航空技术水平低下和管理不善,直接导致民航飞行安全性低、事故频发。据统计,1937-1947年间,“两航”共发生事故110多次。

  举两个例子来说明一下当时的航空技术水平:1937年12月南京被围的时候,蒋委员长坚持要在最后一刻撤离,结果其座机因为缺乏夜航设备等原因竟然无法起飞,蒋委员长愣是在飞机里等待了五个小时,差点儿被围城的日军包了饺子;1938年10月,日军攻陷广州,粤汉铁路被切断,国民政府觉得困守孤城已无意义,所以决定放弃武汉。24日晚,蒋委员长夫妇作为最后一批撤退的军政要员,乘坐飞机离开武昌,不料航行途中仪表出现故障,飞机迷失了方向。幸好专机飞行员是百里挑一的好手,愣是观察着地形地貌摸了回来。到了武昌上空一看,机场上一群战士忠实地执行着“焦土抗战”的政策,正在破坏机场跑道呢!此时已经能够听到城外日军轰隆隆的炮声,估计再晚回来一会儿,委员长夫妇也就彻底扔在武汉了。

  往事如梦隔云端,民国时期的民用航空业也只是看起来很美。

 

  敬请关注本系列的第八集——《半江瑟瑟半江红》

 

  相关阅读:

  大话航空强国梦(一):沉舟侧畔千帆过

  大话航空强国梦(二):东边日头西边雨

  大话航空强国梦(三):一蓑风雨任平生

  大话航空强国梦(四):一寸蓝天一寸血

  大话航空强国梦(五):黄沙百战穿金甲

  大话航空强国梦(六):男儿何不带吴钩

0荐闻榜

延伸阅读:大话航空强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