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民航资源网>>民航专业文章

大话航空强国梦(五):黄沙百战穿金甲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 吴涛 2011-12-09 17:55:06

专业分类其他

  

  引子:尊严不是无代价的,要赢得支持和帮助,首先需要自强不息,中国空军在困境之中坚忍不拔、苦撑危局,用勇气与热血鼓舞着全国人民的斗志。1937年9月-1938年7月,日军所谓“四大天王”的战斗机飞行员三轮宽、山下七郎、潮田良平、南乡茂章相继毙于中国空军手下。在二战中,中国没有像法国一样妥协投降,是因为那时有无数为了国家和民族而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中国人。

  1、中苏联军

  “八一三”抗战进行了两个多月后,日军大规模在杭州湾登陆,中国军队为避免被包围而被迫撤退,日军迅速推进,南京岌岌可危。早在中日开战之际,中苏双方就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随之援助中国的不仅有各种战略物资,还有苏联志愿航空队。

 

  图1:南京依城奋战的中国军队。

 

  随着战争形势的急转直下,淞沪战场上中国军队的处境变得岌岌可危。面对近十倍于己的日本空军,中国空军战损严重,不得不退守南京,在南京保卫战即将打响之际,苏联志愿航空队开赴中国。苏军当时使用的是伊-15和伊-16飞机,性能上能够匹敌日军的96式战机。1937年12月1日,日军派出96式战机到南京执行抛撒传单的任务,中苏联合空军起飞迎战,赶走日军飞机。以后的几天里,中苏空军击落了9架日军,但随后由于机场被日军攻占,中苏空军飞机被迫转场到后方。

 

  图2:苏制伊-15战机。

 

  2、武汉大空战

  南京保卫战失败以后,中日军队在徐州附近的北方战场上再次激烈拼杀,日军的机械化部队在平原上威力大增,中国军队不得不大规模转移以拱卫武汉。此时中国空军损失惨重,急需补充飞机,但向欧美各国订购的飞机却因种种原因迟迟没有到货。

  西方强国中,只有苏联因为战略利益的需要仍保持着与中国的合作。到1938年2月,苏联售给了中国232架飞机,其中“伊系列”战斗机156架,“斯勃”型轻轰炸机62架,还有6架重轰炸机和8架教练机。对中国空军来说,这无异于雪中送炭,空军力量有所恢复,此时中国空军共有各种新旧作战飞机约390架。

  南京沦陷后,国民政府西迁战时陪都重庆,但不少党政军机关仍留在武汉继续坚持抗战,此时的武汉实际上成为当时中国军事、政治和经济的中心。日军妄图通过占领武汉来摧毁国民政府和中国人民的抗战意志,于是在日酋畑俊六的指挥下,约35万日军从数个方向扑奔武汉。

  1938年2月18日,汉口机场的中国空军第四大队(即高志航大队)的大队长李桂丹紧急命令所属的三个中队立即起飞迎战日机。双方几十架飞机在武汉上空激烈混战。整个空战历时10多分钟,第四大队击落日机12架,大队长李桂丹在掩护战友攻击日机时,不幸被一架日机击中以身殉国。

 

  图3:武汉大空战时的中国机场。

 

  1938年4月中旬,中国空军驻孝感机场的飞机击落了一架日军侦察机,并在飞行员身上找到了一份重要情报:日军准备在4月29日本天皇生日(天长节)那天大规模轰炸武汉。

  4月29日下午2点半,日本海军第2航空队按预定计划出动36架轰炸机,在12架战斗机的掩护下,一路杀气腾腾直扑武汉。早有准备的中国空军19架战机和苏联志愿航空队的45架战斗机此时已占据有利高度,等待日机进入预设战场。双方战机上下翻飞、追逐缠斗,经半个小时的激战,中苏空军一举击落日机21架,取得抗战以来空军的又一次重大胜利。

  形式主义有时候还真是挺害人的,偏巧日本人也喜欢搞“献礼”,再加上中苏空军的全力助演,于是一场“天长节”献礼大片被彻底搞成了杯具。

  5月31日又进行了一次类似的空战。在“2·18”、“4·29”、“5·31” 三次大空战中,中苏空军在武汉上空共击落日机40余架,给日本空军以沉重打击。

 

  图4:武汉市民“围观”大空战。

 

  某位仁兄在看完一部空军抗战戏后,大呼导演胡编乱造,并质疑说“飞机在天上空战的时候,街道上的人不四处躲藏,反而在聚众围观?”呵呵,这还真不是胡编的,每当中国空军起飞作战的时候,不但街道上有人围观,老百姓甚至会爬到屋顶和树杈上观看。如有飞机坠落,老百姓会拼命向失事地点奔跑过去,发现是中国飞行员就全力施救,发现日本飞行员就板砖伺候。围观也是一种力量,中国空军的飞行员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1938年武汉大空战期间,中苏空军还有其它比较重大的行动,如2月23日中苏空军轰炸机编队,客服巨大困难进行长途奔袭,轰炸了日军在台北松山机场的基地,给日军造成很大的损失;如5月30日,中国空军的两架B-10重型轰炸机长途奔袭日本长崎,投放传单20万份,有力地打击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嚣张气焰。

  3、苦撑危局

  中国空军的英勇作战遭致了日军疯狂的报复,随着日军战机的不断补充,8月3日和8月11、12日,中苏空军多次与日军激烈空战。日军飞机数量上的优势明显,中国空军损失惨重,10月25日武汉失守后,中苏空军全部西撤。

  1939年后,中国空军和日军在战机数量上的差距越来越大,继刘粹刚、高志航、乐以琴后,空军最后一位“天王”梁添成也在抗击日军对重庆的空袭中为国捐躯。即便如此,中苏空军也有着击毙日军“轰炸之王”奥田和奇袭汉口机场的英勇战例,他们在用血与火回应日军——但使中华飞将在,不教日寇虐长空。

  1940年是中国空军最艰难的一年,飞机越打越少,苏联志愿航空队只剩下一个大队,而中国空军最多时只能起飞40架飞机、最少时10架都不到。日军飞机却越打越多、越打越新,特别是8月最新研制成功的零式战斗机投入中国战场,几乎给中国空军造成灭顶之灾。

 

  图5:日军的零式飞机。

 

  9月13日,中国空军三、四大队34架驱逐机迎战13架日本零式战斗机,结果被击落13架,击伤11架,10名飞行员殉国,而日军飞机仅有几架轻伤。

  1941年3月14日,中国空军五大队31架驱逐机又和12架日本零式战斗机狭路相逢,再次损兵折将,第五大队正、副大队长以下8名飞行员殉国。从此,第五大队的番号被撤销,改称“无名大队”,队员一律配带“耻”字臂章。

  到1940年底,中苏空军飞机减至65架,日军仅零式战机就有近百架,而苏制飞机与零式飞机之间的性能差距十分巨大。为保存火种避免全军覆没,中国空军不得不采取避战方针,日军飞机肆虐中国领空,大肆轰炸无辜的平民百姓。中国空军与全中国的抗战形势一样,进入了最为艰难困苦的时期。

 

  图6:抗战期间的中国空军。

 

  4、游击奇兵

  正所谓福祸相依,在中国战场上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日军也有乌云盖顶、霉运当头的时候。1941年2月5日清晨,日本海军大将大角岑生乘坐大型运输机“微风号”,率领着高级幕僚从广州飞往海南岛,准备在那里密谋进攻香港和东南亚。天有不测风云,大角的座机在伶仃洋上空突遇旋风,飞机发动机失灵,被迫折返珠江口西岸,不料又遇上大雾,飞机迷航闯入中山县第八区中国军队的阵地上空。国军挺进第三纵队的观察哨发现了日机,于是在纵队司令袁带的带领下一阵密集火力射击,“微风号”中弹后摇摇晃晃地坠向地面。日本海军大将大角岑生和海军少将须贺彦次郎,就这样被一支连番号都听着别扭的中国游击队送上了西天,大角岑生是死在中国战场上军阶最高的日本海军将领。

  1942年12月18日,天气晴朗,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军团长)冢田攻中将结束了在南京的会议,正乘坐一架79式飞机返回汉口。因为航线在所谓的“占领区”上,这架军用客机做梦都想不到会遇到危险。正是天绝冢田,偏巧在安徽的大别山区有一支奉命游击的国军部队——第48军138师,这支桂系部队平时躲在山区里,有空就到鬼子的运输补给线上打个埋伏,小日子过得异常滋润。正巧这一日天气晴好,长官怕士兵安稳日子过惯了忘记如何打仗,便命令高炮连的炮兵擦拭武器,试射几炮看看炮弹有没有失效,炮兵刚刚摆好高射炮准备试射,正愁没有合适的靶子,只见沿着长江飞来一架日军飞机,于是炮兵们立即锁定目标,迅速开炮,一轮射击就将日机击中。包括冢田攻中将(死后追授大将军衔)在内的十一人全部丧生,冢田攻也成为了中国军队在抗战中击毙的日军陆军军阶最高的将领。

 

  敬请关注本系列的第六集——《男儿何不带吴钩》

 

  相关阅读:

  大话航空强国梦(一):沉舟侧畔千帆过

  大话航空强国梦(二):东边日头西边雨

  大话航空强国梦(三):一蓑风雨任平生

  大话航空强国梦(四):一寸蓝天一寸血

1荐闻榜

延伸阅读:大话航空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