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民航资源网>>民航专业文章

大话航空强国梦(四):一寸蓝天一寸血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 吴涛 2011-11-25 17:25:23

专业分类其他

  

  引子: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后的一个多月,“八一三”抗战爆发了,中日双方都不断向上海附近集结军队,并进行了投入总兵力达到百万人的大对决。在最惨烈的罗店战场,双方军队的搏杀造成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罗店成为了不折不扣的血肉磨坊,时人慨叹:中国抗战,真是“一寸山河一寸血”啊!

  1、战时建设

  “七七事变”爆发以前,蒋委员长为了摸清自己的家底,请来西方专家对中国空军进行评估,得到的结论是中国空军只有90多架飞机能够用于对日作战,气得委员长真想毙了毛邦初。但气愤归气愤,国家的经济实力和工业基础在那里明摆着,弱小的中国空军不得不面对强大的日本敌人。

 

  图1:蒋介石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国民政府成立“空军前敌总指挥部”,周至柔任总指挥,下设驱逐、侦察、轰炸司令部,由高志航、张廷孟、晏玉琮分任司令。1938年3月撤销,改按地区先后在重庆、桂林、成都、兰州、昆明成立第1路至第5路司令部,1941年4月成立空军总指挥部。

  抗战期间中国增建10多航空总站、100多个航空站和机场,并购置和补充了大量飞机。据不完全统计,在抗战八年期间,中国共进口飞机2600多架,其中苏联伊-15、伊-16型、CB飞机共1200多架,美国B-25、P-40、P51型飞机近1400架。

  1940年中国空军扩编为12个大队,1942年因战损严重而缩编为8个大队和1个侦察中队;1943年,中国空军与美驻华空军一部组成中美混合航空联队。

  1937年底中央航校由杭州迁昆明,1938年春改名为空军军官学校。洛阳、广州分校迁柳州与广西航校合并编为中央航校柳州分校,后迁云南。1942年起,学员在航校完成初、中级训练后,赴美进行高级训练,总数达2700多人。1942年冬,学校初级班迁印度,1945年校本部也迁到印度,抗战胜利后迁返杭州。此外,还成立空军军士学校和通讯学校等。

  普通百姓也为抗战的航空事业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今天在中国航空运输体系中毫不起眼的芷江机场,在1938年开始的建设中,让当地普通百姓付出了伤亡一万余人的巨大代价。1938年为了力保西南大后方的安全和国际交通线的畅通,在冬日凌烈的寒风中,芷江周边11个县的一万多人涌向这里,这一天芷江机场的修建全面开工。当时挖土、运土、滚压等工作都是靠人力手工完成,民工在挖山头的同时,还要把剩土运去填塞沟洼,每填高40到50厘米,就要用锤子夯实一层,最深处需要填三到四米的土层。为修建和扩建芷江机场,先后投入了五万余名劳动力,后来竟有一万余人伤亡,以至于当时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人到芷江、九死一伤”。

 

  图2:用来碾压和平整机场土地的大石碾

 

  2、鹰击长空

  1937年5月,一位特立独行的美国“农民”从祖国踏上邮轮驶向了上海,他就是以空军上尉军衔退役的陈纳德。护照上职业一栏所填的“农民”当然是一种掩护,他是受到宋美龄邀请的中国空军顾问。原本的合同期只有三个月,但适逢“七七事变”爆发,老陈没有一走了之,而是相当够义气的说:“如有需要,愿意尽力为中国服务”。

 

  图3:陈纳德

 

  幸运的是蒋委员长同意了他的请求并委以重任,不幸的是他将不得不和弱小的中国空军一起面对恐怖的敌人。战争没有留给他太多的时间,“八一三”抗战的爆发迅速地将中国空军推到了历史的前台。

  我们不得不钦佩电视剧的力量,前些日子某位对历史从不感兴趣的美女突然问我:“高志航太帅了,历史上真有这样一个人吗?”以致我一时语塞不知从何说起。

 

  图4:中国空军的青年俊杰——高志航

 

  高志航是东北吉林人,原是东北军航空队的飞行员,留学法国学习飞行,19岁的时候已经是少校飞行员(陆军衔)。对比一下,陈纳德44岁退役的时候不过上尉军衔,你就明白什么叫做“少年得志”了吧!不过,“九一八”事变促成了这位少年的成长,他和不少东北籍飞行员一样流亡关内投考了中央军校,但“误国军”的名声让他们始终受到歧视。直到后来得到了航委会高层的赏识,高志航才有机会显露自己的才华,并在蒋委员长五十周岁庆典的飞行表演上一飞成名,不但得到了极高的褒奖,甚至委员长将自己的座机都赏给他自用。

  1937年8月14日,杭州笕桥机场,高志航刚刚率领两个飞行中队落地,还有两个中队尚在空中,机场地面上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高志航立即率领着刚刚着陆的两个中队紧急起飞,同时要求空中的两个中队就地拦截。经过不到半个小时的空战,第四大队击落日机两架、击伤两架,自身无伤亡。

  8月15日,高志航大队(即第四大队)再次重创日军木更津航空队。淞沪战场开始仅仅三天时间,中国空军就击落日机四十六架,沉重打击了侵华日军的嚣张气焰。

  8月19日,中国空军二大队的9架“诺斯罗谱”轰炸机从南京大校机场起飞,到上海黄浦江白龙港执行轰炸任务。黄浦江面上日军的十几艘战舰一字排开,几十门火炮正向中国守军的阵地进行疯狂地轰击。沈崇诲——这位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才生,和战友陈锡纯一道,驾驶轰炸机带弹强行撞击日舰,与日舰同归于尽。

  二战后期,日军在对抗美国海空军时,曾出现过一支神风特攻队,飞行员驾驶满载炸药的飞机撞击美军舰艇,一度迟滞了美军的进攻。但是应该指出的是,当时很多神风特工队员的飞机座舱被从外边焊死了,那些年轻的孩子可以说是近似于被迫去做人体炸弹。而在二战刚刚开始的中国战场,中国飞行员就开始用血肉去做同归于尽式的攻击,其勇气和精神是远胜于神风特攻队的。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那时的空军飞行员,很多甚至连骨骸都没能留下。

  虽有空军的英勇作战,但中日两国航空工业的巨大差距是客观存在的,双方飞行员的素质和数量也远不在一个水平上的,在中国像高志航这样的飞行员毕竟是凤毛翎角,随着数以百计的日军先进飞机投入到淞沪战场,中国空军损失惨重。

  1937年10月27日,刘粹刚在一次迫降时因缺乏夜航设备而与一座小楼相撞,机毁人亡;11月21日,高志航在河南周口接收苏联飞机时遭遇日机突袭,在准备强行起飞击敌时不幸被炸身亡;12月3日,乐以琴在升空与日机作战时被击中,因开伞太晚坠地身亡。中国空军的精华消耗殆尽,等待着它的只能是浴火重生。

 

  图5:同为东北籍的著名飞行员——刘粹刚

 

  敬请关注本系列的第五集——《黄沙百战穿金甲》

 

  相关阅读:

  大话航空强国梦(一):沉舟侧畔千帆过

  大话航空强国梦(二):东边日头西边雨

  大话航空强国梦(三):一蓑风雨任平生

0荐闻榜

延伸阅读:大话航空强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