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十天十夜大搜寻:北方航空“5·7”空难纪实(下)

  来源:人民网 作者:王科  [投稿排行榜]
2002-05-25 13:39:47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i]CARNOC编辑注:本网站已于CARNOC国内新闻栏目中前日和昨天分别发表了此文的上篇和中篇,标题分别为《为了忘却的纪念:北方航空“5-7”空难纪实(上)》《军民联手大救援:北方航空“5·7”空难纪实(中)》,您可以通过点击标题衔接查看相关网页,谢谢。[/i]

  是什么导致了“5.7”空难?人死不能说话,但“黑匣子”可以发言。然而,海上搜寻打捞“黑匣子”在我国是首次,结果会怎样?人们还来不及细细思量,十天十夜的大搜寻便开始了。

  [b]“黑匣子”在哪里[/b]

  搜寻“黑匣子”,从救援行动之始就是参战各方的重要目标。5月9日,落水后自动发出37.5千赫声波信号的“黑匣子”,初现身影,搜寻人员在大连港外北侧600米处通过声纳捕捉到它的信号。5月11日,搜寻人员又把“黑匣子”锁定在30米的范围内。然而,“黑匣子”仍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人们能感知它的存在,却难以捕捉到具体位置。

  在138指挥船上,海军首长指挥6艘舰艇,启动雷达、声纳等设备,侦听“黑匣子”的回波信号。706艇声纳兵解飞一直坚守在声纳舱,不间断地监听着。三天来,小解几乎没休息过,凭着过硬的专业本领,他先后发现了20多批次回波信号。700艇声纳兵吕克明坐在监听岗位常常十来个小时不挪窝,双腿麻木得站不起来,领导劝他休息,他说:“找不到‘黑匣子’我就不离开岗位。”为了找到“黑匣子”,官兵们想尽了办法。138船把4艘救生小艇分成两组,将钢缆系在小艇的尾部,对声纳探测发现的可疑点进行拖扫。官兵们和20多名潜水员一起每天天一亮就出发,像犁田一样对每一片海域来回拖扫,发现可疑点,立即停车定位,潜水探摸。

  随着飞机残骸打捞的进展,“黑匣子”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5月10日,搜寻人员打捞出一块14米的飞机残骸,属于飞机头部及前舱的一部分。5月13日,搜寻人员又打捞上飞机的一块约二米长的尾部,另外还有一个飞机发动机后喷装置。这些残骸在飞机上的部位与“黑匣子”相邻,它们对于“黑匣子”的打捞具有重要参考价值。根据已打捞出的机头残骸到机尾残骸的位置,打捞领导小组将飞机坠落的区域缩小在长600米、宽400米东西方向海域内。这样,“黑匣子”的位置初步被锁定。

  [b]千呼万唤不出来[/b]

  然而,打捞“黑匣子”在我国毕竟是第一次,加之大连湾海底淤泥厚、障碍物多,搜寻打捞一次次受阻。交通部烟台救捞局的搜寻人员为了早日找到“黑匣子”,24小时不间断潜水打捞,进行地毯式的水下搜索。渴了,喝一口瓶装水;饿了,吃一口凉包子;实在累得不行了,就轮流打个盹。好象要考验这些胶东汉子的毅力,“黑匣子”端坐海底,千呼万唤就是不出来。

  5月11日下午,堪称我国水下声波研究“大拿”的中国船舶重工集团760所的研究人员来到搜寻现场。这些自发前来为打捞“黑匣子”尽力的专家们,以他们的专业知识找一个声波信号那还不是“小菜一碟”。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测出了“黑匣子”的声波信号,使搜索“黑匣子”的范围大大缩小。该所副所长张琼给我看她们测出的声波信号:一幅很完美的彩色“心电图”。但是,他们缺少小小的信标定位仪,虽然其技术含量不算太高,可我国现在没有。于是,空难处理领导小组决定从美方调进“黑匣子”专用控测仪。5月12日晚,有关专家携仪器到达现场并立刻投入搜寻打捞,把可疑地区锁定在100米左右范围。进一步的搜寻,发现了相距约40米存在两个信号源,分析认为这是失事飞机上两个“黑匣子”发出的信号。同时,美方人员非常钦佩760所前3天所做的工作,认为中方专家的努力成果给此时的探测奠定了基础。

  然而,“黑匣子”像个顽皮的孩子,和每个人都要开个玩笑。一次次满怀希望,一次次擦肩而过。“黑匣子”的打捞似乎阻隔重重……

  [b]决战大连湾[/b]

  5月13日晚,指挥部分析研究后决定调整打捞方案,先集中力量打捞信号最强的“黑匣子”,并紧急调来一台正在使用的“黑匣子”让潜水员辨认。5月14日清晨,天津海事局海测大队的“海标0507”号船顶风赶到打捞现场,并在“烟救捞5号”船首抛锚。两船相连后,加上原有的“德润”轮,构成了新的打捞平台,以120度夹角通过声纳定位仪重新确定了“黑匣子”的方位,并尽可能降低误差。打捞人员则继续清理这一水域的杂物,为即将到来的正式打捞作好准备。

  13时50分,潜水员摸到一件长约10厘米、直径2.5厘米的圆柱体,捞上来一看,竟然就是“黑匣子”上发射求援信号的信标!人们既高兴又紧张:“黑匣子”就在附近,但信标分离等于“黑匣子”成了哑巴。四十岁的烟台救捞局潜水员马有坚穿上重装潜水服进入水中,以发现信标的地点为中心作圆周式的搜索探摸,一寸寸、一尺尺,终于在15:05分找到长约32厘米、宽约20厘米、高约12厘米的“黑匣子”——“驾驶舱语音记录器”。随后扩大战果,在17:05分,找到第二个“黑匣子”的信标器。5月15日,大连市委四楼会议室,国务院“5.7”空难处理小组举行最后一次情况通报会。会后,云集滨城的记者收拾行囊打道回府,大家都认为第二个“黑匣子”可能已经破碎,出水无望。然而,这个“黑匣子”没让人们等待太久。5月18日下午14时52分,第二个“黑匣子”终于被交通部烟台救捞局潜水员陈受吉打捞出水,并被立即送往北京。世人瞩目的“5.7”空难搜寻打捞工作,至此告一段落。

  ……

  “5.7”空难过去已近半月,事故原因正在紧张调查中,善后工作也在继续进行。那些撕心裂肺的日日夜夜渐行渐远,时间将填补人们心底深处的伤痛。然而,回望突如其来的大灾难,我们的思考也许才刚刚开始。

>>以往评论<<

0荐闻榜

人民网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