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记东航甘肃分公司“功勋飞行员”李兴春同志

 2009-12-18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姜静  [投稿排行榜]
2009-12-21 15:49:06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记东航甘肃分公司“功勋飞行员”李兴春同志

  图:东航甘肃分公司机长李兴春。摄影:姜静

      民航资源网2009年12月18日消息:得知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Eastern Airlines Corporation Limited,简称“东航”)甘肃分公司李兴春同志获得了中国民用航空局(Civi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of China,简称“民航局”)授予的功勋飞行员称号,笔者一直想找机会和他聊一聊。可是他总忙于飞行,直到11月初,才见到了刚刚执行完任务回来的这位功勋飞行员。

      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一些,笔者来到了会议室,一进门,李兴春却早已等在那里,令笔者心里感到一阵温暖。

      按照事先的提议,李兴春从一个简单而老式的黑色皮包里,一个个取出了他的荣誉奖章和证书。从三级、二级、一级到铜质安全奖、银质安全奖、金质安全奖,还有今天的功勋奖章,足足占掉了会议室的半个桌面。一枚枚奖章,骄傲的散发着夺目光彩,它们记录了李兴春从青春年少到两鬓斑白所走过的日子。那是36个春秋,13140个日日夜夜,而他的飞行的距离已经足够绕地球360圈了。

    选对了行

      李兴春是山东肥城人,家里姐弟6个,他是老小。“家里生活困难,我的理想就是当兵。”他坦言,当兵复员后能有份工作,可以走出农村。没想到入到飞行这个行业里,而且深深的爱上了这份职业,爱上了每日穿梭的蓝天白云,爱上了驾驭的银鹰,这一爱就是36年,虽然家人曾经劝说他放弃此行,但他心里对这份工作充满了眷恋,从没想过放弃。

      1969年,李兴春参军来到兰州,成为陆军一名报务员。第二年,国家在部队招收飞行员,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他也报了名,没想到竟然被录取了。于是,他和其他入选者一起,到中国民航广汉飞行学院学习。三年后,他以“韧劲”、“钻劲”克服了各种学习上的困难,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蓝天通行证”,告别了“天府之国”,毅然来到了贫瘠荒凉的兰州中川机场。从此,他把青春无私的奉献给了这片黄土地,当年的帅小伙,如今已是两鬓斑白。

      李兴春先后飞过运五、安-24、伊尔14、BAe-146等六种机型,目前飞空中客车A320型飞机。他从副驾驶、正驾驶、机长到机长教员一路走来,是那样从容,那样镇定。

      回想起第一次驾驶飞机的前一夜,真是一个不眠之夜啊,“想想第二天自己就要开飞机了,我的心情就特别激动,整整一晚上都没睡好。”正是这样的盼望和激动,激励着他执着的坚持着飞行。

    化险为夷

      在36年的飞行生涯中,李兴春几乎拿全了国内民航系统的所有奖项,这些都是他精湛飞行技术、一丝不苟飞行作风的真实写照,也印证了他几十年的心得“飞行是一个严谨的职业,必须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凭借着自己良好的素质,过硬的技术,保持了24000小时的安全飞行记录,不是谁都能拥有的,这其中也有不少险情,但都被李兴春沉着冷静的排解。

      1988年10月,他接手一个日本旅游团包机,共80多人,从兰州飞往敦煌。飞机深夜零点30分起飞,正常情况下,一个半小时就能到达。一路上一切都很顺利,但在敦煌机场降落过程中,他发现襟翼(减速装置)被卡住,不能正常放下,情况非常危险。如果不能正常放下襟翼,飞机降落时将会冲出跑道。

      “我当时心里一紧,但马上平静下来。”李兴春回忆着当时的情况,身为机长的他立即向塔台报告险情,并同另外两名飞行员迅速制定出降落方案:转圈耗油、减少冲力。

      “我们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训练,”李兴春说,根据飞行手册他们得知,没有襟翼,飞机要在跑道上行驶3.6公里才能停住,而当时敦煌机场跑道只有2.2公里,茫茫戈壁滩,四周漆黑一片,难度可想而知。

      近两个小时内,飞机一直在戈壁滩的茫茫夜空中盘旋,数不清绕了多少圈,差不多消耗4吨油后,李兴春按照预定方案进行了一次穿场的模拟降落。

      快到跑道尽头,速度仍然很快,他赶紧把飞机拉起。

      不过,这次试降让机组人员心里有了底。高度压得再低一点、争取一进跑道就触地、触地后把机头迅速下压、使用最大刹车……此时飞机燃油即将耗尽,他们紧急细化降落方案。每一个步骤的精确实施,每一个环节的精准操控,最终飞机停在了跑道上1.8公里的地方,降落成功。

      凌晨4点,安全降落的飞机里,心绷得紧紧的日本游客同机组人员热烈相拥。旅客松了口气,机组松了口气,地面消防、救援人员松了口气,兰州空管局的领导松了口气……

      后来,李兴春因此荣立二等功,日本旅行团还专门写来感谢信。他说:“我们机组人员抱着一个决心:尽自己最大努力,全力保障游客生命安全。”

      李兴春把这件事一直压在心底。一两年后,他的爱人偶然听到别人说起,才了解到详情,“我们在飞行时遇到的任何险情,都不会向家里人说,因为怕他们担心。”

      李兴春常说,“安全飞行,对每一位旅客负责,就是我的宗旨”。在飞行中他时时刻刻保持高度警觉。1997年9月,他执行的兰州至杭州至厦门的航班任务,在河南周口航路交汇点,当时飞行高度为7800米,突然对面出现一架空军飞机迎面而来,几乎就要相撞(当时的BAe-146飞机上没有TCRS防撞系统),情况非常紧急,李兴春反映敏捷,行动迅速,操纵飞机及速下降,迅速降低300米高度,由于处置果断,避免了一起两机相撞的恶性事故。

    艰难改装

      飞行是一种特殊的行业,与汽车司机不同的是,一个飞行员一般只能驾驶一种型号的飞机。一旦机型或飞机厂商变换,往往意味着一批飞行员被淘汰。

      初到航校学习时,由于“那时候,招飞要求不像现在这样高,初中毕业就可以了”,当时初中毕业的李兴春就面对这样的挑战,他开始用功钻研起大学课程。

      从最初的国产教练机,到现在的空中客车A320,30多年时间里,他先后驾驶过6种型号的飞机。用他的话说,由于要重新学习,每换一次新飞机都会“脱一层皮”。

      1999年,李兴春离开驾驶15年的BAe146型客机,转而驾驶空中客车A320,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飞机。这两种飞机的驾驶区别几乎是质的改变:手动驾驶杆变为电传系统、飞机显示说明全部为英文、部分即时操控被键盘输入的程控代替……

      从头学起,对很多飞行员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尤其是年龄越大,越不敢轻易离开熟悉的机型。当年一些跟李兴春年龄差不多的飞行员,现在在一线飞行的已寥寥无几。

      这一年,李兴春已经48岁,改装这样高科技机型,难度可想而知。他被送到瑞典培训三个月,教材全部是英文,且多为专业术语,平时常用的就有上千个专业词汇。没有任何选择,他只能硬着头皮苦背。整个培训期间,他每天晚上都要背到深更半夜,投入全部精力和心血,眼看着人瘦了,眼圈也黑了,但学习的劲头依然不减。就靠着别人学一遍,他学两遍、三遍、四遍的毅力,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以优异的成绩顺利通过各项考核。在带飞的日子里,他坚持地面苦练,空中精飞,每次飞行回来,他都要到飞行监控室了解自己的飞行情况,不断总结经验,提高技能,最终使自己成为一名东航甘肃分公司的主力机长。

      李兴春说:“现在飞机越来越先进,仪器越来越多,对飞行员的素质要求越来越高,如果不继续学习,就会被时代淘汰,被蓝天淘汰。

    平和心态

      由于技术过硬、认真敬业,李兴春不断刷新自己的安全飞行记录,由于成绩突出,今年7月份,民航局为他颁发了民航飞行员的最高荣誉——功勋飞行员奖章,拿到此奖章的李兴春心态很平和,从不向别人炫耀,就连此次采访也是笔者再三恳请才答应的。

      在条件相对艰苦的兰州,作为一名飞行员很辛苦。尤其是70年代初期,往返机场和市区需要两个多小时,颠簸的小路,老旧的吉普车,收入很低已经成为那个时代的记忆。但就是在那样的年代,老一辈民航人用自己的奉献精神创造着奇迹,正是这一精神支撑着他们一路走来。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李兴春老家的哥哥姐姐都劝他不要再飞了,爱人和女儿也多次劝他“退休”,回到地面工作,但深深热爱飞行的李兴春始终不为所动,家里人见没什么效果,也就不再劝阻。

      由于地处经济欠发达地区,飞行员待遇相对较低,东航甘肃分公司近几年离职的飞行员先后有50多人。这些都没有动摇过李兴春的信念,“从我参军的那天起,我就一直住在兰州,对这里充满感情”他说,“更重要的是,从内心来说,我喜欢安静踏实,对于工作,只要自己觉得顺心就行了;至于待遇,钱多少才算多呢?”

      今年,58岁的李兴春仍在飞行一线,爱人开始劝他早点退休,颐养天年,可是对于飞行了三十六载的他来说,蓝天、银鹰,他怎么也割舍不下,心中仍然充满了依恋。

      望着李兴春远去的背影,笔者的心已被深深感染,这种敬业精神,这种无私的奉献精神是多么难能可贵。就是这个不算高大的背影,创造了自己辉煌的飞行历程,为自己、为家人、为企业乃至为国家赢得了荣誉,他迈着更加坚定地步伐,将走的更稳、更远。

    3荐闻榜

    (供稿: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甘肃分公司党委工作部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