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飞向阿里——西藏阿里昆莎机场飞行校验侧记

 2009-11-10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董义昌 许晓泓  [投稿排行榜]
2009-11-10 15:16:45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这是一块充满魅力的神奇土地,屋脊的屋脊、最遥远的地方、古格王朝、神山圣湖……都是她的代码;

  这是一份绵亘40年的梦想,1969年12月18日,毛泽东主席签发《关于加强阿里地区工作的指导》的文件上,就曾提出在阿里修建飞机场,空军司令部和南疆军区曾两次派人前往阿里勘察;

  这是一条圆梦的天路,2009年10月18日14时27分,中国民航飞行校验中心的B-3642机组完成对阿里机场的校验飞行、平稳降落在新疆和田机场,这标志着阿里机场已具备了通航的条件,交通这个制约阿里经济社会发展的最大障碍也将随着阿里机场的不日通航而成为历史。

  10月12日至19日,《中国民航报》记者跟随B-3642机组,全程参与了阿里机场的校验飞行

神秘的校飞,寻常的工作

  10月12日上午10时刚过,一辆中巴车载着两个机组匆匆驶向中国民航飞行校验中心位于首都机场西跑道边的机坪,其中以该中心副主任魏刚,飞行部副主任李海金,飞行中队中队长周荣魁,校验中队副中队长曹飚为成员的机组,此行的目的地就是西藏阿里机场,去完成这个新机场的投产校飞任务。此时,该机组的另两名成员——机务刘鹏、高雷正在机坪上对即将执行本次任务的B-3642飞机进行航前检查。

  B-3642的中文名是奖状E,是奖状五的改进款,其家族在校飞中心的势力强大:4架奖状五,1架奖状六,1架奖状十,占据三分之二的江山。作为校飞中心当下的主力机型,奖状E机身长为51.8英尺,高为17.2英尺,翼展为55.7英尺,虽然这些数值比普通民航客机要小得多,但其在关键性能指标上一点也不逊色,仅以飞行高度来论,最高可达13800米——目前在飞的民航客机极少会飞过13000米,因而由其执行校飞任务,可以说绰绰有余。

  B-3642即将奔赴的阿里机场,海拔4274米,是目前国内第二高的机场,当地地形、气象条件复杂。为保证此次投产校飞任务安全顺利完成,早在今年8月,校飞中心就派出一名飞行员与一名签派员,从拉萨坐汽车前往阿里了解当地的相关情况;同时要求机场方面提供与校飞工作安全相关的全部数据;

  准备好了飞机性能评估手册、阿里机场性能分析手册、应急突发情况处理预案等资料;配备了精干的机组成员:有丰富高高原作业经验的魏刚与周荣魁实行双机长飞行,飞行部主管校验工作的负责人——李海金和曹飚联袂出征,B-3642维修小组负责人刘鹏带上了与自己一样有十几年维修经验的机械师高雷……

  这一天,北京的最低气温是12摄氏度,而B-3642所要飞向的阿里,最高气温不到10摄氏度,此前几天甚至还闹起了雪灾,这把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校飞工作能顺利完成吗?出于保险的考虑,校飞机组没有选择直接飞往没有除冰液、没有给飞机除冰经验的阿里机场,而是飞往了国内离阿里机场最近的军民合用机场——新疆和田机场,这是为阿里校飞任务的调机机场。

  10时40分,6名机组成员各就各位,B-3642腾空而起,向着祖国的西北方向出发。北京到和田要8个小时。

  B-3642上,机务刘鹏坐在驾驶舱后面的侧座上,协助机长完成一些相关信息的记录工作。校验员曹飚则打开校验设备——不时拿飞行中的B-3642的数据与数据库中的数据进行比对,查验校验设备的准确性。校验员李海金则从工具箱里翻出一摞阿里机场校飞的资料,研究起阿里机场校飞任务书。

  在校验中心出具的校验飞行通知单上,阿里机场校飞的任务只有短短的6行,包括完成一套盲降、两套全向信标、两套PAPI灯光以及飞行程序的校验。但据机长魏刚介绍,这套校飞科目的难度相当大,一来阿里机场海拔高,且地形复杂,气象条件多变;二来其涵盖的科目在投产机场中也算比较多的。“出于这些方面的考虑,我们事先进行了精心的安排。”魏刚说。

  高高原机场校飞的难度主要体现在飞行方面,对校验员来说,飞高高原和飞平原,工作内容是一样的。李海金说,校验员在阿里机场投产校飞中的主要工作是用装载飞行校验系统的B-3642,采集所有与阿里机场有关的导航设备设施的数据参数,然后对这些参数进行评估,看其是否符合民航飞行校验规则以及其他一些规范规定的要求,如果符合就出具合格报告;如果不合格,就要进行分析,同时要求地面进行调整优化。

北京时间出发,

乌鲁木齐时间收工

  10月13日,北京时间8时刚过,整个和田还在睡梦中,B-3642机组从宾馆出发前往和田机场的20分钟的路上,只看到一名清洁工。在前一天19时到达和田机场后,B-3642机组已经与机场等方面开了两次协调会,确定了校飞时间段、导航与气象支持、油料供应等阿里校飞的保障情况。

  或许好事多磨,就在机长魏刚进入和田机场调度室了解当天阿里的气象情况时,调度员突然通知机组,相关单位没有收到放行B-3642的命令……几经周折,临近11时,B-3642机组获得当天14时后可以起飞的许可。一上午,机组人员就待在做完航前检查、加完油的B-3642上,随时待命。

  10月13日14时43分,B-3642终于从和田机场腾空而起,并于59分钟后顺利抵达阿里昆莎机场,舱门打开,阿里机场建设指挥部指挥长胡金法为每位机组成员献上了洁白的哈达。

  在并不算多的欢迎人群里,有一大拨人的目标是B-3642,这大概是他们与飞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此前,进出阿里只有往拉萨和新疆叶城两个方向,三条超过1000公里的路,没一条好走,交通被认为是制约阿里经济社会发展的最大障碍,这也是为何当阿里机场投产校飞启动时,胡金法会发出“盼望了很久了!”的感慨。

  机场简短的欢迎仪式后,全体人员转到阿里机场建设指挥部,现场协调会上,“全力以赴!”成为出现频率最高的字眼。就连天公也成人之美,阿里的天蓝得让人晕眩。为节省油料,B-3642机组兵分三路,机上留下两名机长与校验员曹飚,校验员李海金前往跑道一侧架设校验盲降科目所需的地面GPS差分仪,机务则留在航管楼待命。从海拔1300多米的和田骤升至4300米的阿里,高原经验再丰富的人都难免有些高原反应,即便这样,B-3642还是迅捷起飞,一次又一次俯冲;李海金还准确实时地在地面设备旁与机组进行对话,飞机一停稳,已经等候在机坪的机务刘鹏马上对B-3642进行相关检查。

  要克服的不只是高原反应,还有温差,一小时前的和田机场停机坪,太阳烤得机组成员穿起了衬衫;一小时后的阿里机场停机坪,羽绒服加军大衣的组合也丝毫不让人觉得累赘。而为了表达对阿里机场建设者的尊重,整个机组在机长魏刚的带领下,穿着雪白的飞行制服与欢迎人员合影,然后才套上羽绒服。

  最考验机组的是在空中的那些分分秒秒,在地面上或许有风和日丽、春风浮面之感,但在低空飞行完成相关校飞科目的B-3642要经受的是变幻无常的风向考验。阿里机场地处喜马拉雅山脉与冈底斯山脉围成的山谷地带,机场气象部门监控的数据显示,仅10月13日上午半天,这里的风向就变了两回:北风、南风、西风,多变的风向成了B-3642机组收到的一份不想要的“礼物”。10月13日,完成4个起落后,B-3642停稳在阿里机场,机长周荣魁从驾驶舱出来,跑到坐舱内宽敞的座椅上躺了下来——胃不舒服。10月15日上午校飞盲降科目时,机组里最壮的校验员曹飚也感觉不妙,“从没在校飞中吐过的历史就这么打破了吗”?他一边拼命跟肠胃做斗争,一边坚持着进行校验科目的记录工作,一分钟,两分钟……他硬是坚持到了B-3642落地,把工作跟留在地面的李海金做了交接,然后饭也没吃,直接躺了整整一下午。

  当B-3642第一次从阿里返回和田时,时针已指过19时——当地大多数人下班的时间。整个机组除了李海金找到了几块月饼外,已经7个小时没有进食。就餐没有规律,成为机组整个阿里校飞期间的一个规律。北京飞和田时,中午时分正好在嘉峪关落地加油,但机场没有餐食、往返市区又要两个多小时,机组选择了以几袋蛋挞、几罐八宝粥和几瓶矿泉水作为午餐。在阿里机场校飞的日子,机组差不多每天13时左右落地,赶到阿里机场建设指挥部食堂匆匆吃上几口,就马上返回机坪,起飞……10月18日,校飞结束日,完成全部校飞任务已过了13时,机长魏刚见天空云层加厚,出于安全考虑,决定机组加油后立即返回和田机场,于是校飞圆满完成的庆功宴是当天15时左右,在和田一家小饭馆里的6碗牛肉面。

临时的小家,永远的大家

  10月19日16时多,B-3642在嘉峪关机场完成了此行的最后一次加油后,向着终点北京进发,机务刘鹏靠在座位上,突然很小声地说了句想家了。两个小时后,B-3642飞抵北京上空,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扒着舷窗,看着这座已离开8天的城市的万家灯火。

  10月18日,B-3642机组这个“临时小家”经过一天的休整后再次奔赴阿里,怕当天飞不完,他们做好了在阿里过夜的准备。虽然最后顺利地于当天飞完,让他们少了些展现小家魅力的机会,但一周的时间已经让他们真的有了小家的样子。

  6人里,机长魏刚是唯一的“60后”,他也很自然而然地担当起老大的角色。校验飞行,固然是为了保障日后正常航班运营的安全,但其自身的安全也同样不容忽视。在阿里机场的协调会上,魏刚说,要坚持安全第一的方针,留足安全裕度。“如果天气还可以,但是属于可飞可不飞的边缘,我们可能就不飞。这里毕竟是高高原,又是投产,对气象情况和着陆条件什么的不是很熟悉,希望大家多理解,我们也希望尽快地完成任务。”

  在刚性的飞行安全要求之外,他还有四川汉子耐心体贴的一面。机组因故得不到起飞的批准时,其他协调人员慢慢地都蔫了,只有他还耐着性子,一边鼓劲,一边在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寻找解决办法。而在B-3642机组第一次降落阿里机场前,他会轻轻地提醒搭档周荣魁:“下去以后动作慢一点。”

  机长周荣魁,校验员李海金、曹飚是“70后”,尽管他们在各自的业务领域都有了一定的建树,但在这个临时组建的“小家”里,没有一点“摆架子”的表现。周荣魁平时话不多,冷不丁说出几句关心人的话,让人听着格外感动,他脾气有点“急”,好几次大伙都还在吃着,他就放下碗筷,跑去办理起飞的相关手续。李海金看着文质彬彬,做事却很麻利,遇到搬卸行李这类体力活,从不往后缩,看到别人受伤,他显得比受伤的人还着急,恨不得马上把人送医院。曹飚爱开玩笑,有他在,机组必然充满欢歌笑语,而骨子里的山东人的基因,则让他又显得很沉稳。

  对这个临时小家关注的,不只是他们各自的家人,还有他们的总部——中国民航飞行校验中心。尽管每次起飞降落前他们都会与中心值班人员电话沟通一次,初航阿里后回和田住处的路上,这个小家还是收到了总部领导的电话关怀。除此之外,他们还会跟同样在执行任务的其他校飞机组联系,哪怕只是短短几句话,一个玩笑,彼此心中都会升腾一股暖意。

  不能忘记的,还有为了保障阿里机场顺利通过投产校飞,民航各单位给予校飞机组的家人般的支持与帮助。

  阿里地区缺油少电,9月初,阿里机场建设指挥部就与中航油西南公司协调,从拉萨向阿里派出三辆油车;在指挥部的协调下,校飞期间阿里机场24小时供电,保证了相关调试工作可以连夜进行。9月20日,新上任的阿里机场负责人与技术骨干也全部从拉萨赶到阿里,与负责调试设备的西南民航空管工程建设有限公司进行全程无缝衔接。

  从10月13日起,新疆和田机场相关业务部门,为保障校飞机组提前了上班时间,平时10时30分上班的他们,改为每天8时30分上岗。

  还有西南民航空管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的工程师们,10月9日,国庆节一过,他们就从成都出发赶赴阿里……

  在B-3642机组与其背后的民航各单位的共同努力下,阿里从2009年10月18日这天开始拥有了天路,当下它所期待的是2010年7月1日,首架大飞机从这条天路来到阿里,将天边的阿里与祖国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夜幕下的狮泉河镇,阿里地区行署所在地,一位年轻的出租车司机说,阿里通航后,他一定会坐飞机回四川老家。

  资料链接:

  飞行校验是指为保证飞行安全,使用装有专门校验设备的飞行校验飞机,按照飞行校验的有关规范,检查和评估各种导航、雷达、通信等设备的空间信号质量及其容限,并依据检查和评估结果出具飞行校验报告的过程。

  飞行校验科目包括仪表着陆系统校验、全向信标/测距仪校验、跑道灯光校验、甚高频通信校验、飞行程序校验等。

  飞行校验是机场开放和航路运行的最基本前提之一,是保证通信、导航、雷达等设施设备符合航班正常运营要求的必要手段,是保障飞行安全、旅客生命和人民财产安全的重要环节。

0荐闻榜

《中国民航报》

延伸阅读: 阿里机场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