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民航资源网>>民航专业文章

驱鸟寓言一则:关键所在“鸟语翻译”软件

来源:民航资源网专家 作者:路桥 2009-01-19 14:35:15 我来说两句(0)

专业分类民航安全 文章编号】9-2009-0002

  

关键所在——“鸟语翻译”软件

  摘要:

  飞鸟出没的机场,容易引发起降飞机的危险。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各个机场。驱鸟,便成了维护机场区域飞行安全的要务之一。虽然驱鸟的方式五花八门,但是能否达到预期的效果,至今还没有肯定的答案。

  新闻背景:

  2005年12月19日,香港《文汇报》报导,中国北京机场跑道虽然广播鸟类凄厉叫声的录音驱赶雀鸟,但雀鸟仍然经常在跑道上出没。原因是录音带是美国制造的,中国雀鸟听不明美国鸟的叫声。

  有感于上述新闻报导,编写下述故事……

  (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金秋十月的北京,真是秋高气爽。诺大的北京机场,坐落在京城的东北郊。北邻燕山余脉,近旁有温愉河、顺义河环绕。如此天时地利,机场周遭正是草木苍劲野花片片,依然是鸟语花香。侯鸟“过境”,本地鸟“常驻”,倒也是另一派繁荣景象。

  如今的机场当局和各航空公司用户,却都无暇欣赏身边的景致,而正为“谈鸟色变”。人们不单是害怕“禽流感”由侯鸟传播于人,再由人通过-铁鸟-飞机传播到五湖四海;其实人们更担心的是在飞机起飞、降落之际与鸟群或大鸟相撞。若果如此,轻则损伤飞机,重则导致飞机失事,酿成机毁人亡的空难事故。

  多少年来,世界各地的机场当局,一直在研究各种方法和制造不同的设备来驱赶机场范围的雀鸟。说来也很可笑,百多年来,人类仿效鸟类已经可以傲游蓝天;如今可谓“翅膀硬了”,又要与雀鸟为敌,与之不共戴天。

  话说北京机场,几代领导人为每年冬春和秋冬二次季节交替之际时常有雀鸟与机场起降飞机擦肩或相碰而担忧。因为一旦发生此类事件,在一定的高度之下,事件的责任是由机场当局承担的。其后果,不但是赔赏经济损失,而且也有领导的面子不知往哪儿搁了。为此,动了不少脑筋,也伤透了脑筋。什么土办法、洋办法,自创的、他人的,诸如传统的稻草人、驱鸟炮、摇控人造鸟、驯练隼鹰……都用过了,却都不理想。

  “解铃还需系铃人。”新上任的少壮派熊壮总经理在年初领导班子业务会上语出警人。全体班子成员彼此二目相视,随即又一齐面对这位年轻总经理,大家都在洗耳恭听。“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我们的美国同行们研发了一种有效的机场驱鸟设备。他们采用生态学理论,以鸟治鸟、以鸟驱鸟。据网上报导,目前美国有几个洲的机场经安装采用这套设备,反应很好。因此我建议,当然,如果大家无异议的话,建议立即成立课题领导小组,决定一考察、二洽购、三培训、四安装、五应用,直至在本机场全面推扩……”真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在座的各位副总经理和相关业务部门的经理们心想,这位即有思路又有信息的领导,给我们出了这个即有理又有利的好课题,而且考虑的步骤、做法又如此细腻,何乐而不为呢?于是纷纷说:好!妙!高!熊总的建议一致通过。这位新领导见此心喜,接下来说到:“为了体现我们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做事效率,从今天起,我们决定要少开会、开短会、开见效会。为此,我再提议,我本人作为该课题领导小组组长。下设考察组,由费协副总经理负责;洽购组由华前副总经理负责;培训组由白芒副总经理负责;安装和应用都由夏辉副总经理负责。各组成员即从各相关业务部门抽调。”这一建议,自然也是一致通过。好在公司的四位副总经理均有则重,都有机会,都有好处,自然也就都没意见。熊总最后又明确了一条纪律要求:“此乃一个整体,一个课题,一个目的,要达到一个完美的结果,大家务必分工合作,齐心协力,共创辉煌。”

  长话短说。自打此课题一敲定,费、华、白、夏,四位副总即按分工负责制,从初春忙到盛夏,再由盛夏忙到金秋。总算一环扣一环,一组接一组;大家都也忙忙碌碌,人人都也辛辛苦苦,但也都乐得其所。

  话说“十·一”长假过后,公司熊总召集课题领导小组会议,听取各小组情况汇报。得知万事俱备,只待领导一声令下,即可测试使用。

  十月十一日大清早,北京机场空气清新,天空湛蓝;东方地平线处,晨曦渐白,太阳将升。熊总亲自率领各组人马来到机场跑道南端西则,正忙着对新引进的驱鸟设备进行测试。

  此刻的北京机场,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停机坪上,各型飞机拖动、加油、检查、装载;各行人士机上机下涌动,各种车辆穿来复去,车灯信号灯亮闪不停……

  熊总引领领导小组成员稳稳站定,眼看着工作人员有条不紊的做着准备,耳边听得机场内车轮滚动、马达风声,飞机滑动、引擎嗡嗡。这声音好像在警示他:这一下就看你的了!又好像在催促他:快点成功吧!否则对谁都不是好事。

  突然,一群雀鸟在跑道端头飞过,有几只还窜入跑道边的草丛中……。这有如无声的令旗,提醒着年轻的熊总:“夏副总,安装调试即由你负责,今天的测试也就由你作总指挥,开始吧!”夏副总按分工是负责对引进设备的安装、调试以及今后的日常使用管理。自然没有机会到美国亲临现场考察、观摩;他对这套设备只是从外籍教员到京协助安装调试时的简短介绍中学到了一技半节。但凭他多年的经验,自忖胜任有余。此刻,听到熊总已发出指令,并让他做总指挥,心里自是暗中高兴。好!让我今日在此露一手给你们看看。咱一不出国门,二不用专门培训,比你们各位也只强不差。

  夏总指挥用眼巡视了一下四周,再定睛于操作员贾干事——小贾人小鬼精,为这项新引进设备,参加了由白副总带队的赴美培训班。此刻,见夏副总的眼色眼神,迅速来了个挺胸抬头、双腿双脚自然并拢直立,俨然是个等待首长命令的战士——发令吧!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夏总指挥见状自然心中得意。于是高声发号施令:“各就位,预备……”这时夏总指挥脑子一转,既然是引进美国的先进设备,今次测试咱也来个“中西结合”……于是,夏总指挥接下来就用英语喊出:“Start on!”(开始)操作员小贾被这突如其来的英语指令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冲着夏总指挥说:“夏总,只说Turn on NO1,Turn on NO2或Turn on both就可以了。”夏总指挥脸上略有不悦,一挥手:“别啰唆,干吧!”只见小贾依次逆时针扭转三个旋钮。瞬间,只听噗、噗、噗,三声轻微的闷响;接着,是一种似鸟非鸟的鸣叫,又好像是电子仿真的英语声。仔细听来像是:“HI-WILL!”“HI-WILL!”“HI-WILL!”声响之处,但见跑道头的那群雀鸟无动于衷,该飞的飞该叫的叫,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与此同时,跑道另一端正有一架飞机缓缓滑入起飞线前。只待一切正常,机长将油门一推,这架满载旅客的班机就要升入蓝天之中。为了赶在这班飞机升空之前完成测试,同时也正好可以避免这群雀鸟危及到这班飞机的安全。夏总指挥当机立断:“贾干事,启动第二组测试!”这回,夏总指挥没再用双语指挥,是为了争取时间。小贾心领神会,又是一连三下,只是改为顺时针方向转动,但听得“啪、啪、啪”三声清脆的声响之后,又传出似鸟非鸟的鸣叫,这次是比较明显的电子仿真鸟叫之声,仔细辩听,像是“GO-GO-GOOD-BY!”“GO-GO-GOOD-BY!”“GO-GO-GOOD-BY!”声响之中,但见跑道端头的那群雀鸟依然我行我素,该飞的飞该叫的叫,根本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正当在场的各位莫名其妙之际,只见那架呼啸而来的班机已经从人们的头顶上空掠过,直上蓝天远去。再看跑道尽头的那群雀鸟,此时正向着东南方向、迎着刚刚升起的太阳悠然而去。

  似成功又似失败。这样的结果,与大半年来付出的心血和投入的热情相比,真不令人满意,怎么回事呢?一直站在小贾身边的年轻后生小侯助理自言自语的一席话给大家不无启示:“刚才夏总发出指令,既有中文又有英文,英文说法又与贾干事不一致,可对我来说,因为我不懂英文,听起来反到都一样,就是两个字‘开始’。可是,前后两组声响发出的又像鸟叫又不是鸟叫,又像外语又不是外语,又像鸟语又不是鸟语的声音,我一点也理解不了了。”

  忙碌一大清早的这伙人,从夏总指挥到底下干活的各路人马,自然是心有不畅;而内心更不是滋味的课题组组长──熊总经理已经悄然离去。于是,夏总指挥叫全体测试人员收拾现场,打道回府。

  熊总经理在返回的路上边走边想,一时也摸不着边际。原本打算测试成功后,中午设一便宴,一是为各组人马的辛劳略表慰藉,同时也是为课题的圆满成功做个小结。待到年终总结时,只此一项,也可大书特书一番,亦不枉新上任第一年即马到成功……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

  倒是夏总心理比较平静。自从熊总确定上这个课题,立项考察、采购培训,几次出国都没能涉足参与;非但如此,自己还一直在岗位上值班操劳。引进的设备一到货,国内培训也无缘从头到尾参加,就投入第一线的安装架设生产指挥了。满以为自己付出的太多,得到的太少;今次测试的不佳结果,反到让夏副总自我感觉良好,内心深处倒也欣慰。论功嘛,自己即有辛劳也有苦劳,唯独没有占半点便宜;算责任麻,自己一没参加考察,二没参加采购,连培训也只是在国内听到一技半节。夏副总边抽着烟边思考,平静的心情使得他的心理越发的平衡。心平气和之中,小侯的话语又漂入耳中。“鸟叫、鸟声、外语、鸟语”,啊,有了!夏副总一拍大腿站了起来。他面带欣喜,兴冲冲地来到熊总办公室。

  “熊总,不必为今日之事烦恼。您听我说,这个课题大方向是对的,思路、做法都无可指责,只是我们忽略了一些细微的差别。您想,这设备在美国众多机场使用,效果都不错,为何在咱这机场就不灵光了?这里面有几个主要的差别与不同,一是国度区域的差别;二是语言习惯的不同;三是国外培训与国内培训的差别;四是经过培训与未经过培训的不同。这里又都只限于公司员工层面的差异,何况这套设备是面对与人不同的雀鸟们呢?”“难道你还要组织对雀鸟的培训不成?”熊总没等夏副总说完就插话反驳。夏副总笑着说:“对雀鸟培训也就罢了,我们可以进一步研究编制类似鸟语翻译的软件,用在目前引进设备的改进,使其理论结合我们机场的实际,最终达到发挥引进设备的应用和推广的目的。一旦我们掌握了这个软件程序,既解决了咱这个机场的难题,还可以略加改造,因地制宜地解决国内各地区不同机场的差异适用问题。说不定还可以由此获得一项发明专利呢!”

  熊总听罢,顿时喜笑颜开。对外喊到:“李秘书,传话,中午的便宴按时进行。”同时又转过身来对夏副总说:“老夏,真有你的!我主意已定,由你执行本课题的第二阶段任务。第一阶段是引进硬件,第二阶段是引进软件。如果第二阶段由你带领一小队精干人员从调研、考察、洽购、培训、安装、调试等环节一路进行下来,既减少交叉又缩减时间,争取年末,最晚在今冬明春之际完成,也好抓住时机重新试用。一旦成功,即可再上第二个课题,研发专利鸟语翻译软件,分别在国内及国外各有需要的机场推广销售。此举成功,真是名利双收。事不宜迟,一会儿我在宴会上宣布。”

  “走!老夏,一会儿喝多几杯!”

2006年1月18日完稿于香港

1荐闻榜

延伸阅读:驱鸟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