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民航资源网>>民航专业文章

船员的不幸之旅

来源:民航资源网资料库 作者: 杨芳 2008-01-01 12:10:36

专业分类民航法律

     CA9XX航班从国内某机场飞往日本的东京成田机场,旅客李先生和黄先生在到达成田机场,开始通过边防检查时,被日方边检人员拦下。李先生二人是天津某国际船务公司的船员,此行是借道东京前往日本的横滨登船履职。日方边检人员在检查两人入境证件时,发现缺少一份重要的入境文件——“担保书”,经李先生向日方边检人员说明,在日方边检人员“陪同”下,前往行李提取大厅,欲从交运的行李中,取回“担保书”后,继续前往横滨登船。

  数十分钟过去了,CA9XX航班的行李早已传送完毕,可李先生始终没有看到自己交运的行李,看着空空如也的行李传送转盘,李先生怎么也没有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经李先生百般解释,两人还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被日方边检人员“监管”了一夜后,于第二天乘机返回国内出发地机场。

  李先生二人没有提取到行李,在成田机场填写了“行李运输事故记录”,返回国内某机场后,两人来到行李库房,在仔细查看了库房的全部行李后,相信自己交运的行李确实没有被滞留在这里。两人无奈之下,只得失望地登上了返回回天津的火车。火车上,李先生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内容大意是:在成田机场被错拿的行李,已经运回某机场,请你们速来提取。看着这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短信,两人真是欲哭无泪。

  火车还没有到站,李先生就将电话打到某机场行李查询,要求对此事解释、道歉并给予赔偿,否则拒绝领取行李。原来,为了能有登船工作的机会,两人已经付出了相当的酬劳给船务公司的相关人员,加上乘机往返东京和某机场至天津的机票,以及在日本被扣押一宿的住宿费用,两人各花费了近三万元人民币。无论行李查询还是承运人的工作人员如何解释,两人都嫌赔偿费与索赔额之间差异过于悬殊,而无法接受,遂导致旅客向高层管理部门投诉。

  元月十五日,旅客李先生和黄先生以及船务公司的领导、同事一行四人来到国航北京行李查询洽谈赔偿事宜,试图解决问题。工作人员在耐心听取了旅客的申诉后,用了近四十分钟的时间,向旅客介绍了《国航国际旅客、行李运输总条件》中第8.3.3款“限制装入行李内运输的物品”,其中包括旅客的旅行证件。

  《国航国际旅客、行李运输总条件》第8.3.3款“限制装入行李内运输的物品”,中的内容并不是随意的列入的,其中包含了航空行李运输事故多年案例所积累的经验。行李中放入旅客旅行证件,一旦行李延误或丢失,会给旅客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这一点已经被很多事实所证明。航空行李运输的责任和义务不是单方面的,而是由旅客和承运人双方共同担当的。这一点主要基于航空运输合同属于“双务合同”而言,所谓“双务合同”,即指旅客和承运人对合同互负义务,旅客应该遵照合同的内容搭乘承运人的航班旅行,当然承运人也应该按照合同的内容妥善保管和运输旅客的行李。

  经过工作人员的耐心解释和循循善诱的说服,旅客一行四人从刚开始听不进,坚持己见,到逐步开始认同《国航旅客、行李国际运输总条件》制作和实施的意义,转变了“拒绝接受”的心理,船务公司领导和同事对此表示了极大的理解,一周后,旅客终于接受了行李延误事故的赔偿建议。

  行李错拿事故难以避免,但是处理行李错拿案件时,承运人或代理人的业务水平,会直接导致事态升级与否。考虑到承运人此次的行李运输以及事故处理中存在诸如善后处理不当等问题,为此承运人付出了为旅客增加善意补偿的代价。

1荐闻榜

延伸阅读:国航 行李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