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民航资源网>>民航专业文章

认识博彩产业发展对社会净福利的作用

来源:民航资源网论文库 作者: 唐继宗 2006-09-08 22:06:24

专业分类其他

  

认识博彩产业发展对社会净福利的作用

  澳门民航学会 副理事长

  唐继宗 博士

  2006年12月3日

  以博彩业为研究目标的学者在讨论博彩业发展时多局限在分析博彩公司经营效率的问题而忽略了更重要的是博彩产业对当地社会净福利的影响(社会净福利 = 社会效益 - 社会成本).

  全球合法博彩市场规模持续扩大, 美国内华达州与澳门特区利用博彩产业发展成功带动总体经济增长的两个案例, 影响到亚洲区内多个地区的政府重新评估应否放宽或开放赌禁的议题. 继新加坡决定开设赌场后, 区内的泰国、日本和台湾等相继探讨在当地立法开设赌场的可行性. 人们参与主要是靠运气或机会而结果为不确定之博彩活动的历史, 可追溯至人类开始群居生活的年代. 但由于从事博彩活动而容易引致的病态博彩(pathological gambling)行为产生较大的社会成本(social cost), 以及受到社会传统价值观的影响, 各地社会对应否立法准许开赌多存在不同且难以互相妥协的意见. 至于已开放赌禁的地区, 当地政府实施博彩活动合法化政策, 普遍是出于合法博彩活动可刺激总体经济增长、创造工作机会、增加公共财政收入, 以及为了藉此打击非法博彩活动等几项主要因素的考虑.

  本文之目的是希望通过经济学理论与案例探讨亚洲主要博彩市场发展现况与其对当地总体经济增长之作用, 以及讨论博彩产业可能产生的社会成本之内容.

  亚洲博彩市场发展趋势

  若对博彩产业市场进行细分, 可分为乐透彩票(lottery), 体育博彩(Pari-mutuels)(包括赛马, 赛狗和各类球赛), 赌场(casino), 以及在线博彩(internet gambling)等四大主要类别; 其中又以赌场所占的市场份额最大. 2004年按照收益计算, 赌场占美国博彩市场 之比重达63.6% ; 而预期在2006年博彩市场规模可超越美国拉斯韦加斯之澳门特区, 根据2006年上半年统计数据显示, 赌场毛收入占当地整体博彩市场毛收入总额比重更达到了98.12%的水平 . 本文对博彩市场的讨论将会集中在赌场类别的分析.

  美林证券估计,10年内亚洲赌场收益将从现在134亿美元增加到448亿美元。为了开发区内博彩娱乐的庞大需求, 通过发展博彩产业刺激当地服务现贸易出口及利用所得之税收以支持政府的公共服务与建设, 现阶段在境内设有合法赌场的亚洲国家和地区众多, 包括格鲁吉亚, 印度, 格鲁吉亚, 印度, 哈萨克斯坦, 吉尔吉斯, 斯里兰卡, 土耳其, 土库曼斯坦, 柬埔寨, 韩国, 老挝, 澳门, 马来西亚, 缅甸, 尼泊尔, 菲律宾与越南, 以及正在兴建赌场之新加坡. 此外日本, 印度尼西亚, 泰国和台湾等地区亦正在讨论放宽或开放赌禁, 并考虑在境内准许合法开设赌场. 而蒙古政府亦与一家美国公司签署了建立扎门乌德国际自由贸易区的协议,协议规定将在该贸易区开设一个有赌场、宾馆、会议中心、购物中心和其它金融机构的娱乐综合体以及一个现代化机场 。

  以社会管治严谨称着的新加坡政府准许在境内开设及营运赌场的模式是强调结合休闲娱乐的发展, 而亚洲地区博彩市场之领导者澳门特区则决定以博彩娱乐成为推动其总体经济增长之主要手段.

  新加坡的博彩产业发展

  新加坡开放赌禁的起因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去年(2005年)宣布,解除40年来有关设立赌场的禁令,希望藉此政策措施振兴当地旅游服务贸易出口。新加坡无意变成像澳门这类型的赌城,当地政府将在南部旅游区圣淘沙岛,以及离市中心商业区5分钟车程的滨海湾,建造世界级附设赌场的综合度假胜地,预计2009年建成,投资额达到30亿美元。开放赌禁设置赌场是新加坡振兴旅游业的重点,政府希望此举可以令每年旅客量增加一倍,达到1700万,并预计可以创造3.5万个职位。新加坡管理大学经济与社会科学院许朝福副教授预期,于2009年赌场设立后,新加坡政府每年可额外征收13亿新元博彩税,同时带动GDP增长最少1%或2%。此外,在境内设置赌场还能降低新加坡的博彩类服务贸易进口水平。据美国创新集团调查,新加坡人每年在海外赌场消费的赌金达16亿新元。

  赌场设置进展及配套政策措施

  2006年5月新加坡发给拉斯韦加斯金沙公司(Sands)第一张赌场执照,预定投资金额为50亿星币,约合31.25亿美元的金沙赌场,将成为全球最昂贵的赌场计划之一,有证券分析员认为,金沙能打败其它3个来自美国及新加坡本地的财团,反映新加坡政府希望大力发展会议展览业,金沙总裁兼首席营运总监William Weldner在获得赌场执照后透过新闻稿表示,金沙集团经营会展生意的经验,及与各国际会议和展览会主办机构合作,将会为新加坡带来稳定的及可以预测的海外商务访客。据《彭博通讯》报道,金沙计划在当地兴建一个120万呎的会展中心、一个20万呎的文化及科技博物馆、一幢2500间房的酒店,以及一个100万呎的购物商场,总投资额36亿美元。新加坡第一个设于滨海湾的赌场项目将在2009年落成,赌场有30年的经营期,另一个只有10年经营期的赌场的竞投结果,将在2006年年底公布。至于有意欲争取新加坡第二张赌场执照的竞标者马来西亚赌场事业云顶集团,其旗下的云顶公司与丽星邮轮已与美国环球主题公园及度假区业者结盟,争取在新加坡圣陶沙兴建环球影城。

  为了配合赌场的设置及降低对当地居民的负面影响, 新加坡政府的博彩产业发展政策在场地数目及设置位置进行了严格的规管, 对外宣传推广上并避免跨大博彩活动的主体而是多强调以博彩促进综合娱乐及推动会展活动的功能. 此外, 政府亦考虑禁止新加坡人进入赌场,或是订定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入场每天要付费100新元或每年2000新元等限制,及设立机制处理病态赌徙的问题。

  博彩活动所引致的社会成本

  各地政府在探讨开放赌禁政策时不能仅把焦点放在博彩产业从数字上对经济的贡献, 更重要的是要清醒地认识到博彩产业为当地可能带来较大(相对于其它产业)之社会成本.

  根据香港中文大学心理学学系一份关于香港问题赌徒的研究结果显示, 被归类为严重病态赌徒之人士多在赌场赌博. 而在调查对象当中属于一般问题赌徒、病态赌徒及严重病态赌徒, 有近半的人士之欠债数目为二十万港元以上. 病态赌博被定义为「持续及长久之沉溺的赌博行为,以致个人、家庭生活及工作能力受到不良影响」. 相对而言, 赌场类别比乐透彩票类别博彩活动较容易产生病态赌徒.

  在欧美一些研究博彩活动所产生的社会成本的研究发现, 博彩活动所产生的社会成本包括由病态赌徒所引致的借贷、人力资本损耗、对家庭成员的影响与犯罪率上升等. 而愈方便或进入成本愈低之博彩活动, 如赌场遍地开花贴近民居, 或在线博彩等形式的博彩产业发展模式对当地社会构成的负面冲击则愈大. 此外, 博彩活动亦较容易与高利贷、洗黑钱、卖淫、黑社会等犯罪活动连上关系. 某些地区的政府在开放赌禁的同时对降低所产生的预期社会成本采取了较严格的控制措施, 如美国对赌场的放贷业务实施的管制, 某些地区更规管赌场不得向赌徒进行贷款, 以减少产生病态赌徒的数目. 另外, 在东南亚地区已开放赌禁准许合法设置赌场的国家如马来西亚、老挝与韩国等, 对赌场的牌照及场所设置的数目、地点及本地居民准入等均经过细致的规范, 尽可能把博彩活动对当地社会所构成的负面影响降低.

  跟进讨论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 推动博彩产业发展无疑可通过刺激服务贸易出口、吸引外来投资和带动相关产业活动等因素促进了地区的总体经济增长, 并为当地劳动力市场创造了大量的工作机会, 以及为政府带来可观的财政收入. 但是, 不容忽视的是要关注与评估这类产业所产生的较大(如相对于休闲旅游或教育服务贸易出口等产业)之社会成本, 需要及早对此采取适当之预防措施, 将预期负面影响减少或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以内. 因此, 政府在制定博彩产业发展政策的宗旨与目标应该清晰及明确的设定为「博彩产业对社会净福利极大化」而非「产业效益极大化」。

0荐闻榜

延伸阅读:博彩 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