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民航资源网>>民航专业文章

《蒙特利尔公约》系列研究

来源:民航资源网论文库 作者: 张长风 2008-09-08 14:46:09

专业分类民航法律

  

目录
《蒙特利尔公约》中规定,对于在航空器上和上、下航空器的任何操作过程中发生的死亡和伤害,乘运人应当承担责任。那么,“上、下航空器的任何操作过程”的范围应如何界定呢?
对于非托运行李,包括个人物品在飞机上遗失,承运人是否承担责任?
只要是公司原因引起的航班延误就要赔偿吗?
延误引起的损失包括那些?
因延误造成的损失,乘运人对每名旅客责任以?特别提款权为限?该限额可以突破吗?
在货物运输中造成毁灭、遗失、损坏或者延误的,承运人的责任以每公斤?特别提款权为限?

 

 

  《蒙特利尔公约》中规定,对于在航空器上和上、下航空器的任何操作过程中发生的死亡和伤害,乘运人应当承担责任。那么,“上、下航空器的任何操作过程”的范围应如何界定呢?

  承运人的责任期间有两类,一是“在航空器上”,指旅客处于航空器上的任何状态,是一种静态的期间;二是“在上、下航空器的任何操作过程中”,是一种动态的过程。

  “上、下航空器的任何操作过程中”是一个含糊的用语,在实践中引起过颇多争论。同样事件,在不同国家的司法实践中,可能得出不同的结论。以下解释主要是参照我国民用航空总局对此问题的理解做出。

  所谓“任何操作过程”,指的是运行过程,主要是旅客登机、下机的过程。其中:

  登机过程应是指旅客办理登机手续以后的、进入航空器之前因登机活动而处于承运人掌管、控制之下的期间。判断是否处于登机过程,要依以下几个标准:

  1)活动性质,即旅客活动是否属于登机性质,要看旅客是否正在登机,并且旅客应处在动态的行为过程中,不能是静态的事实和状态。

  2)控制,旅客是否处于承运人的指导、掌管、照料或控制之下。如承运人的工作人员通知旅客登机,并引导旅客登机,则应认为在其控制之下。

  3)位置,旅客正处在登机的区域,即从候机地点到航空器的地段,一般包括飞行运行区域、停机坪和飞机的停放地点。如果经承运人招呼而正在经过廊桥,则也应认为处于登机区域。登机区域应是在登机时刻专属于该承运人为旅客登机的目的而使用的区域(称之为“已特定化的区域”),不包括在当时供其他承运人或其他单位使用的公共区域或公共场所。

  4)时间,旅客已办妥登机手续但未在航空器上。登机手续指为登机而须履行的全部程序,包括乘机手续(CHECK-IN)、安检手续、出入境手续等等,不单单指CHECK-IN。

  根据上述四个标准,旅客办理登机手续后坐在候机楼内候机的期间不属于登机过程,因为旅客尚未开始登机活动,且没有处于承运人的掌管、控制之下,其所处的位置不是登机区域。相反,如果旅客走上舷梯至进入航空器的过程则是登机过程。因为无论从活动性质、控制、位置、时间上看,此过程符合登机过程的要件。

  判断旅客是否处于“下机过程”,同样也应当采用上述四个标准。旅客是否处于承运人掌管、控制之下,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标准。据此,下列期间不属于下机过程:

  1)旅客办理海关、边防手续后等候提取行李的过程(已不属于承运人掌管之下);

  2)旅客自候机楼走向中转手续办理点的途中(已不属于承运人专用的下机区域);

  3)旅客结束下机后发现将非托运行李遗忘在航空器上而返回航空器寻找行李的过程(不属于下机性质)。

  对于非托运行李,包括个人物品在飞机上遗失,承运人是否承担责任?

  根据公约的规定,承运人对非托运行李承担责任的前提是承运人或者其受雇人、代理人对损失的发生有过错。所谓过错,包括故意和过失,具体判定的标准应根据法院地的法律,其举证责任应由旅客承担。换言之,承运人不应该对因旅客自己或第三人过错而对非托运行李造成的损失承担责任,而只应对因承运人过错造成的损失负责。

  对于非托运行李,包括个人物品在飞机上遗失(以下简称物品的遗失),承运人是否需要承担责任问题,需要区别情况对待。即,如果旅客能够举证证明承运人对该物品的遗失有过错,则承运人应该承担责任(请注意责任限额[第二十二条二款]以及责任限额不适用的情况[第二十二条五款])。如果旅客不能证明承运人对该物品的遗失有过错,或该物品的遗失完全是由于第三人的过错导致,则承运人无须承担赔偿责任。

  只要是公司原因引起的航班延误就要赔偿吗?

  要想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明确什么叫“延误”?

  概括而言,延误是指在航空运输中未能在约定时间或合理时间内将旅客、行李或者货物运送到其目的地点。因此,公约意义上的延误不是指航班的具体始发时间上的“误点”,而是指旅客或托运人选择空运这种快速运输方式所合理期望的期限。

  其次,承运人只对延误引起的损失承担责任。(我们在下一题具体阐述。)

  第三,公约规定了承运人可以不承担责任的前提是,承运人如果能够举出证据证明其本人及其受雇人和代理人为了避免损失的发生,已经采取一切可合理要求的措施或者不可能采取此种措施。由此看来,并非只要是公司原因引起的航班就要赔偿,而是当我公司无法举证证明“为了避免损失的发生,已经采取一切可合理要求的措施或者不可能采取此种措施”,才要承担赔偿责任。

  具体而言,“一切可合理要求的措施”是公约采用的新概念,以替代旧华沙体制下的“一切必要措施”。“可合理要求的措施”,根据现代法学理论,是指普通旅客通常可以向一个具备“合理的注意”、“应有的谨慎”的承运人惯常或正常期望的措施。这里的“期望”是指期望承运人使用一切合理的技能、穷尽一切合理的注意来避免损失的发生。所谓“合理的技能”是指承运人为履行其职务而应当具有的一般技能和特殊技能。“合理的注意”是普通法概念,指“有理智的人”所会采取的注意,会明显防范的事件、可能的事件和可能预见的事件,但他不会防范很小的可能性、极不常发生的事件和完全不能预见的事件。总而言之,何谓合理,应由法院按照通常的情况来判断,而不能只依据承运人或旅客的单方意愿判断。另外,承运人所要避免的是“损失的发生”,而不仅仅是延误本身。

  延误引起的损失包括那些?

  承运人只对延误的损失承担责任,其包括两层含义,一是,只有因延误引起损失的,承运人才承担责任。在发生延误而未“引起”损失的情况下,承运人不承担责任。旅客和托运人应对其遭受的损失负举证责任。如举不出证据证明其遭受了损失,且无法证明这种损失与延误有直接因果关系,则承运人不承担责任。其二,承运人承担责任的方式是对损失承担责任,即损害赔偿责任。

  这里的损失单指直接损失,还是包括间接损失和附带损失?公约未作明确规定。这依赖于各国国内法和法院的判例,并由各国法院在司法实践中解决。

  因延误造成的损失,乘运人对每名旅客责任以?特别提款权为限?该限额可以突破吗?

  公约规定承运人对旅客运输中因延误而引起的损失的责任以每名旅客4150特别提款权为限。该限额原则上不可突破,只有经证明,损失是由于承运人、其受雇人或者代理人的故意或者明知可能造成损失而轻率地作为或者不作为造成的,才不得援引相关的责任赔偿限额。对于受雇人或者代理人的此种作为或者不作为,还应当证明该受雇人或者代理人是在受雇、代理范围内行事。

  在货物运输中造成毁灭、遗失、损坏或者延误的,承运人的责任以每公斤?特别提款权为限?

  答:在货物运输中造成毁灭、遗失、损坏或者延误的,承运人的责任以每公斤17特别提款权为限,除非托运人在向承运人交运包件时,特别声明在目的地点交付时的利益,并在必要时支付附加费。在此种情况下,除承运人证明托运人声明的金额高于在目的地点交付时托运人的实际利益外,承运人在声明金额范围内承担责任。

1荐闻榜

延伸阅读:蒙特利尔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