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事件经过

  2011年6月10日,一架德国之翼航空公司 a319-100,执行4u-2529航班从西班牙巴塞罗纳飞往德国斯图加特,一架德国汉亚航空公司雷神390飞机, 执行从瑞士苏黎世至西班牙马洛卡岛帕尔马的 hhn201航班,两机位于瑞士苏黎世管制区域。

  德国之翼2529航班在瑞士伯尔尼西北 6 海里处从 fl340 开始下降,m2扇区管制员指挥2529航班下降到fl250,下降率为不低于2000 英尺每分钟,而在自动化系统中却输入 fl280。机组复诵“...下降到 fl250...”,但管制员没有发现机组复诵内容与雷达屏幕显示的fl280不符。而fl280是管制移交斯图加特进近时的协议高度。 此时,201航班经许可爬升至 fl270。当飞机爬升穿越 fl240 时,机组发现有一架下降的飞机正朝着他们飞过来,稍稍偏在其左侧。当时他们正在 l12 扇区,机组想要联系管制员询问冲突飞行情况,但却由于波道拥挤插不进话。随后,tcas(ta)告警,飞行员立即解除自动驾驶。此时,德国之翼2529航班正在与m2扇区的管制员通话,管制员告知机组直接飞至 arsut航路点,机组确认上述直飞指令然后说“等等”。就在这时,管制员发现德国之翼2529已经下降到 fl280 以下,低于雷达显示的指定飞行高度,所以她立刻联系机组,说道: “德国之翼 2529 号航班,你们的高度目前保持在fl270吗”? fl270是飞机停止继续下降可以选择的最近高度层。机组确认他们已经改平并保持在fl270。副驾驶(操纵飞行员)断开了自动驾驶,将飞机手动拉平。机组试图目视冲突飞机,但尽管天气晴朗,他们还是没看见。

来源:民航资源网  2017-07-11    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 新闻评论(0条)
共0页 
最新评论
共0页 

我来说两句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评论发布后将进入审核队列,等待管理员审核